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闻言、原本正要奔赴而去的慕容夜身躯一顿,抬头,循声望去。

    触目只见一个极其彪悍的男子,手拎双斧,带着一股强横的气息,洋洋洒洒破空而来。

    “不老山自诩圣洁无瑕,如今以这般残忍手段示人,不觉得滑天下之稽吗?”来人朗声大笑,说话间健壮的身躯也落至高台。

    他一出现,立刻引起了不老山高手纷纷戒备。

    “你是谁?”星挽月冷声皱眉道。

    “哈哈、无名之辈而已,登不上大雅之堂。早年受恩,旧人之子,今日遇见、理当报恩。”

    来人大笑道。

    “岿王斧神、我认得那两把斧头!他、他难道就是隐居深山的符刑天?!”

    高台下、有些眼尖之人立马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竟还人能记得老夫啊。”符刑天神丝有些追忆道。

    眉头微扬、笑着看向另一个方向。

    “老朋友,既然来了,那就现身吧。”

    话音未落,只见空气氤氲,一个穿着黑衣黑袍的冷冽身影顿时出现在了空中,执刀而立,冷酷异常。

    “符刑天、这么多年,你还活着啊。”

    黑衣男子冷冷道,双眸之间带着一股冰寒刻骨的气息。

    符刑天、

    慕容夜脑袋嗡然作响。

    曾经、江湖上有一斧一刀两大高手,奈何二人彼此不服,尝尝约战,直到、“一剑飞鸿”的出现,不仅化解了二人恩怨,还使得二人把酒言欢,曾被江湖广为流传。

    那……

    那名黑衣人,就是传说中拥有“天霸之刀”,韩霸天了。

    “韩老头、你还没死,老夫怎可能先你一步。”符刑天不以为意笑道。

    “韩霸天、天呐,竟然是他。今天到底什么日子,竟将这两尊吹来了。”

    有人倒吸凉气,目光炙热地看着二人。

    “据说、他们和“一剑飞鸿”是旧友,现在不老山要对付旧友之子,怕是就连他们也坐不住了吧。”

    有些细细低语道。

    他们是……爹爹的朋友。

    慕容夜心头不禁微热。

    感受着二人身上强烈的压迫,星挽月握着断剑的手指猛地用力,冷漠地扫了眼黑压压的人群,又瞟了眼漫天飞舞的雪花,凛然笑道。

    “看这副架势,是要劫人啊。”

    “不过……就你们两个……恐怕。”

    星挽月看向二人的眼眸忌惮中充满了激动与杀意。

    “还有我、”

    “还有我!琉璃阁阁主与我有恩,此恩不得不报!”

    “对、还有我……”

    星挽月话音未落,众多身影宛如变戏法般,纷纷自人群跃出。

    眨眼间便有了百八十人。

    人数虽不多,但百姓们定睛一看,这些人竟然都是江湖上叫的起名号的侠士。

    天下豪杰尽聚于此、这怕是又要掀起一场旷世绝伦的大战啊。

    “……”

    星挽月微微沉眉。

    果然、就算是不老山威名在外,“一剑飞鸿”的名望亦是盛名远播。

    “小丫头、老夫看你年纪轻轻、为何心性如此歹毒,不如……你帮这四人交给老夫,我们定会如约退下,与不老山井水不犯河水。”

    看到众多江湖人士,符刑天也是面色微喜,扭头朝着星挽月建议道。

    当年、飞鸿老弟之事发生的太过猝然,待他们二人纠兵而去之时,却连他们夫妇的尸骨都未曾见到。

    而今日、不老山的人又处心积虑地算计飞鸿之子。

    他们这把老骨头,自然也是到了发光发热的时候了。

    “呵、是吗?”星挽月淡漠莞尔,不知所畏地敛了敛深眸,极为猖狂道。

    “人、就在这里、若你们有本事,就来吧。”

    说着、星挽月手中短剑微微挥动,再次朝着地上生死不知的花无情划去。

    “住手!”

    见此,符刑天大惊,斧柄飞扬,间不容发地朝着星挽月扔了过去。

    “符刑天、你是欺负我不老山无人吗?”

    星挽月神眸平静,就在巨斧即将要落到星挽月身上时,一道白影划过,梦飞衍一身白衣,仙风道骨地出现在了星挽月面前。

    素手横推。

    原本破空而来的岿斧便被他挡了下来。

    “梦天衍?!”韩霸天冷眸微皱,竟然是这个老不死镇场、看来,这下有些麻烦了。

    “无知小儿、还不速速退下?”颇有风度地挡住符刑天,梦天衍居高临下地看了眼二人。

    二人的确很强,可梦天衍行走江湖的时候,他们怕还没自娘胎出生呢。

    “哈哈、韩老弟、看来今日,咱们是要和不老山的大长老好好过过招了。”虽有惊讶,可二人的眼眸依旧没有任何惧意。

    “你最好别托我后腿。”韩霸天道,宝刀飞扬,如山凛岳般朝着梦天衍压了过去。

    “哈哈、”符刑天扬天大笑,扩斧横开,朝着梦天衍挥了过去。

    梦天衍面色肃然地迎了上去。

    下一刻,狂暴的内力如海翻腾、三人争斗,竟然是生生将周围的雪花扫荡一空。

    “冲啊、帮助二位大侠。”

    大战将起,众多江湖人士也是一声长啸,悍不畏死地冲了上去。

    “给我拦住他们!”

    星挽月凝眸冷喝。

    身后梦飞毅带着人立刻迎了上去,君莫玺因为要避嫌,他也就只提供了兵力,自己倒是早早灰溜溜地躲了起来。

    刀光剑影,顿时间喊杀震天。

    “那、我就继续我的了?”

    面色微笑地看着手上的断剑,因这个插曲,她还没从花无情身上取食材呢。

    手腕转动,她就这般大刺刺朝着花无情再次刺去。

    此时,众多江湖人士早已和不老山众人纠缠在一起,无瑕分神。

    就在众人眼看着那短剑即将接近地上的花无情时。

    “叮!”得一声,宛如金属碰撞般的声音响起。

    星挽月素手微震、纤细的手指竟因短剑上传来的内力而生生滑落了剑柄。

    “是谁?!”

    她大惊、这般浓厚的内力,又是什么潜藏的高手?

    慕容夜吗?

    不、上次交手,她分明没有半点内力。

    “不是你一直在找我吗?怎么、而我、一直就在这里,认不出来了?”

    在星挽月极限震惊的目光下,慕容夜信步而出,身侧,琉璃荼一击命中,而后迫不及待地扯开了自己的假面,露出那俊逸非凡的面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