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花花、花花……”

    似是感受到花无情的气息,慕容狄不安地扭动着身子,试图朝着花无情移去,奈何却被刽子手用刀背狠狠击打在地。

    “至于这最后一位、或许你们会很陌生。”

    星挽月笑意不变道。

    “她、就是邪王妃的娘亲……”

    “当然、准确的说,应该是养母。”

    “邪王妃真正的身份,却是我不老山叛徒之子,所以……你们要怪就怪慕容夜吧,谁让她有那么一个令人鄙弃的母亲呢。”

    星挽月淡淡道。

    “果然、夜儿……你果然是七彩琉璃心的主人。”

    别人听到这句话时,心情或许是沉重,但琉璃荼却是大喜过望。

    不老山前任圣女的血脉。

    普天之下,除了母妃和自己,没有人知道那不老山前任圣女和琉璃阁关系。

    就算是一手遮天的不老山,怕也是猜不到这份曲折。

    “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儿。”

    慕容夜开口。

    此刻,她没心情和这货纠结,心里像是着火了一般紧张地看向高台之上的娘亲。

    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一次之后,娘亲始终对她避而不见,现在的她们,竟会以这种方式相见。

    “放心、你放心、你和蝶儿都是我的妹妹,我会保护好你们的。”

    琉璃荼激动道。

    “只是、你要答应我,此事过后,务必要与我去趟琉璃。”

    慕容夜点头,实际却是无瑕听他言语。

    “慕容夜、我知道、你来了。你就在人群中……”

    高台之上,星挽月轻踱步子,伴随着漫天雪花,悠悠转身,留给众人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你看清楚、在这台上跪着的每一个人,都是和你脱不了干系之人。”

    “我知道、你想救他们。”

    突然、星挽月转身,如剑冷眸横扫众人,更是下意识地在慕容夜身上流转了几圈。

    “光想无意、不如即刻行动。”

    “我星挽月、就在这里,恭候大驾。”

    说完这句,星挽月轻轻挥手,立刻有人将太师椅移了过来,星挽月就这么当着所有之面,堂而皇之淡定落座。

    场内一片寂静。

    慕容夜微微敛眸。

    实在是因为她不敢抬头。

    只要一台头,看到上面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娘亲,她对星挽月的恨意就无法控制地宣泄着。

    她知道。

    只要她一抬头,势必会被敏锐的星挽月所察觉。

    “忍住、小不忍乱大谋。”

    琉璃阁低声道,拿着先前慕容夜安慰自己的话抚慰着她。

    忍……

    慕容夜狠狠咬牙。

    脑海中,无数脑细胞沸腾、旋转。

    她在快速思考着计策。

    这里、就她和琉璃荼二人,强行劫人肯定是不可能的。

    ……

    “邪王妃?难道……邪王妃真的在?”

    人群中,不少人开始絮絮低语了起来。

    有些曾见识过慕容夜身后的人神色间充满了希冀。

    而那些墙头草,则是一副副鄙夷的模样,毫不隐晦地叫嚣着。

    “邪王妃?我怕是胆小鬼吧?”

    “对啊对啊、自己的亲人都被送上断头台,还能如此坦然,这份气度,在下真是甘拜下风啊。”

    一时间,那些不老山的归顺者、尤其是那些门阀世家都纷纷开始嘲讽道。

    “……”

    一些人面色不忿,奈何却是敢怒不敢言。

    但凡他们多说一句维护邪王妃的话,代价恐怕上之前顶撞了星挽月的小丫头一个下场。

    ……

    “怎么、迟迟不肯露面吗?”

    星挽月莞尔开口,扫了眼人群,轻轻端起茶杯,细细品茗着,淡淡道。

    “看来、我们的好戏是无法上演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履行我之前的许诺。”

    “我、请大家吃肉!”

    说着,星挽月明眸微闪,一抹诡异悄然自眼底划过。

    “飞毅、给我准备油锅。”

    慕容夜、我就不信、这样,还不能逼你现身。

    ……

    高台之下,慕容夜猛然打了一个寒颤。

    星挽月、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女人,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

    数万双眼眸下,星挽月轻轻起身,莲步微移,她悠悠来到凤仙儿面前。

    手握断剑,她轻轻在凤仙儿干瘪的脸上摩擦了几下。

    “既然是你最先遇到的慕容夜、那么就从你开始吧。”

    她阴阴一笑,俶尔转手。

    就见凤姑一声惨叫、面颊之上却是血肉横飞。

    一片横肉,精准无误地飞到油锅里。

    嗅着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星挽月由衷闭眸,深深吸了一口气。

    好久闻的味道。

    慕容夜……

    上一世、若不是慕容夜将她全身致残,扔到非洲部落的食人族,她怎么会夜侍千夫、最后身体还被人片片割下,油炸入肚……

    她曾所遭遇的一切,这一世,她要千倍百倍地朝慕容夜讨要回来。

    “该你了!”

    很快、星挽月行至慕容狄跟前,手起刀落间,只闻慕容狄一声惨叫,一只耳朵便落在了星挽月手上。

    “就当、冬至吃饺子了。”

    星挽月兀自打趣、乐然笑道。

    “嗷呜……”

    突然,高台之下,无数人抱肚而呕。

    原先听闻星挽月要他们看戏,吃肉,他们还很是兴奋。

    可现在看到这肉的来源,众人只觉得胃里翻腾,难受非凡。

    “哦?你们、这是都饿吐了?”

    星挽月回头,狐疑地扫了眼众人,星眸莞尔。

    “别急、马上就好。”

    说话间,腕角飞动。

    饶是君尚威、也差点忍耐不住。

    只见他颦蹙着眸子,一脸痛苦地望着星挽月。

    她的手上,正是从自己左股血肉。

    不老山。

    君尚威戎马一生,第一次由衷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幸好、幸好他先一步将莫邪支走了。

    “到你了……”

    “看来、十几多年,你养的这个女儿,对你没有半点感情。”

    星挽月兀自嘲讽着。

    抬手,短剑朝着气若游丝在地的花无情而去。

    那感觉、似乎她锁定的正是花无情的头颅。

    慕容夜只感所有热血尽数涌上头顶,一种她控制不住的情绪瞬间将她吞没。

    素手而起,她一把推开琉璃荼的阻拦,手腕转动,凛然而起。

    “住手!”

    一声长啸,宛若石破天惊般瞬间吸引了所有注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