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美人、哭花了眸子,我可是会心疼的。”

    琉璃荼由远及近,看着喜极而泣的百合,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

    百合闻言一愣,抬头,看着面前稍显妖媚俊逸的琉璃荼微微有些恍神儿。

    “刚才、谢谢你了。”

    刚才若不是他出手,定是贼人的长剑率先要了她的命。

    “感谢什么的就免了,怎么样、要不要做我的贴身丫鬟啊。”

    见这丫头机灵可爱,琉璃荼一时不禁逗弄了起来。

    却忘记了此刻的他正是男儿着装。

    “百合、过来。”

    重伤的雷霆微微蹙眉,开口唤着百合。

    百合乖巧应声,关切地走了过去。

    “雷霆大哥,你怎么样,是不是很疼啊。”

    这般说着,百合一双美眸顿时再次噙满泪水。

    “乖、不疼,我自小皮糙肉厚,这点伤还不足以给我挠痒痒。”

    见她哭泣,雷霆顿时有些慌了,似是为了证明他真的不疼,他来来回动了几下身子,谁料牵动伤口,百合一下子哭得更加伤心了。

    “得、又一个名花有主的。”琉璃荼顿时笑言。

    “知道你还敢逗她?”邪九接话,一边上前一边道,“千万别小看雷霆大哥,他的厉害,你还没见识到呢。”

    是吗?琉璃荼一脸好奇。

    哈哈、哪里,哪里……

    被人这般夸奖,雷霆也突然有些不自在了。

    “奇怪……为什么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一股很熟悉的感觉。”

    突然,靠近过去帮忙的邪九脚步一顿,神色思索了起来。

    “到底是什么时候呢?”

    雷霆先是一愣,继而突然想起那次他奉命将邪九打晕,伙同大海将其剥光了……

    “啊、啊、阁主,好疼啊,好疼啊。”

    突然、原本闷声不吭的雷霆突然大叫起来。

    “咳咳……那个,马上,马上就好了。你忍着,忍住啊。”

    慕容夜亦是干咳两声。

    她自也是记起了往事。

    没想到,邪九这家伙感知觉倒是敏感。

    那日,她命大海和雷霆借助药物联手偷袭,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能有印象。

    “究竟发生了什么。”

    稳住了雷霆的伤势,慕容夜这才开口道。

    闻言,百合与雷霆均是一脸凄然颓色。

    最后,雷霆开口,将过去几天发生的事情尽数告知。

    “大海他们去平阳镇的?”慕容夜疑惑。

    低头俯首,她细细地趴在地下,听着大地传来的声音。从而判断大海一行应该是平安离去了。

    “邪九……我有点不放心他们,你带着剩下的邪卫,朝着平阳镇的方向速速追去,务必在追兵到达之前,找到他们,保证他们的安全。”

    慕容夜开口。

    “是。”邪九当即道。

    他曾和蝶儿在琉璃阁有过一片时光,对那些人也多多少少有些感情。

    “姐姐、我也去。”

    琉璃阁受难,慕容蝶也是瞬间红了眸子。

    “蝶儿、你就乖乖留在这里。”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琉璃荼。

    废话。

    无论他信不信,七彩琉璃心都在慕容蝶手中。

    他肯定是要寸步不离地保护她的。

    “是的、蝶儿,此去惊险,你就乖乖留在这里吧。”邪九转身,递给慕容蝶一个灿烂笑容,轻轻挥手,他便召集了剩余邪卫,匆匆而去。

    临行回眸,对上慕容蝶那双关切轻灵的眸子,他心中一暖,朝着她挥了挥手。

    慕容蝶呆呆地望着那道背影,只觉得心里堵堵的。

    灵魂深处,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她,追上去,追上去!

    可是、她不能。

    她要留下帮助姐姐。

    另一旁策马扬鞭的邪九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

    此去经年竟是差点阴阳两隔。

    而他与他蝶儿的命运,也是因为日后,彻底分道扬镳。

    ……

    “蝶儿,我需要一些干净的清水,你能帮我找来吗?”

    突然,慕容夜微微蹙眉道。

    慕容蝶微微愕然,乖巧答应。

    还不快跟上?

    见慕容蝶转身,慕容夜立马递给琉璃荼一个眼神。

    “欸……天生的主子,奴才的命啊。”

    琉璃荼一声长叹,悠悠跟了上去,那委屈的模样,瞬间逗乐了众人。

    不一会儿,察觉他们走远。

    慕容夜这才清眸微扬,目光定格在不远处的树后,微微莞尔。

    “既然来了、何不现身?”

    “偷偷摸摸,可不是你的性格。”

    慕容夜冷冷道。

    先前、在邪九等人远去的同时,她便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只身一人、你倒也真是心大。”

    慕容夜起身,清眸微转,细细看向来人。

    “美人心、吴馨。”

    素唇喃喃,慕容夜精确地唤出来人的名字。

    “一个人、你就不怕我出手杀了你?!”

    慕容夜冷冷,这个昔日差点害死蝶儿的女人,慕容夜早就想将其挫骨扬灰了。

    曾经、她或许有些顾忌。

    可现在、她已经无所顾忌了。

    “我既敢一个人,便别无顾忌,我欠蝶儿半条命、纵然邪王妃要将我挫骨扬灰,我也无话可说。”

    吴馨一袭紫色棉袍,悄然出现。

    “只是、若时光可以重来,我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你。”

    吴馨坚定道。

    慕容夜微微蹙眉。

    “可惜了、以前你没有机会,现在的你,更不会有机会。”

    她冷静地陈述着事实。

    “我知道。”

    吴馨微微叹息。

    “我来、是阻止你的。”

    “沧源一切的祸乱均是因你而起,现在……或许只有你远遁归林,或许才能了却这尘缘。”

    吴馨灵音淡语道。

    慕容夜蹙眉,似是想到什么。她突然扭头,认真地打量着面前的紫衫女子。

    “是你救的人?”

    既然雷霆都遇到这般强大的围追堵截,那么大海他们也不可能这般顺利逃走。

    除非、有人在暗中帮助他们。

    而吴馨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恐怕是为了雷霆二人来。

    只是没想到会偶遇到慕容夜。

    闻言、吴馨一愣,清秀的面庞露出一抹无奈。

    果然、什么都瞒不住邪王妃。

    “谢谢、这份情、我会记住。”

    慕容夜颔首,认真地点了点头。

    恩是恩,仇是仇。

    她慕容夜向来分的很清楚。

    “所以、你能答应我、带着你的人、从沧源彻底消失,有多远走多远。”

    脑海中突然想起那个本性大变女人的手段,吴馨不由得深深打了寒颤,近乎有些祈求道。

    慕容夜蹙眉,为什么她看起来很惧怕的样子呢。

    明明是敌人,为什么此际特意告诫自己远走。

    难道……沧源还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