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为什么吗?”沐莎莎凄然苦笑,“还不是因为那可笑的自尊心。”

    “我不想让你们觉得我是一个失败者。”沐莎莎无言泪流道。

    “傻丫头……”沐笑笑突然上前,猛地将妹妹拥入怀中。

    “是的、姐姐恨你、姐姐一直在诅咒你,诅咒你被人疼爱,诅咒你生活幸福……”沐笑笑亦是瞬间泪奔。

    “可傻瓜、无论你外面遇到多么大的委屈,姐姐就是你的家啊。”

    姐妹相拥,顿时哭泣不止。

    周围一种的琉璃姐妹也在瞬间红了眸子。

    手中的招数更是不要命地朝着不老山之人招呼了过去。

    男人、都是这些可恶的男人害的她们姐妹嫌隙,她们要杀光这些臭男人。

    “啧啧……好一出姐妹情深的戏码啊。”

    突然、星挽月清亮的声音插了进来,似笑非笑地看着沐家姐妹,绝美的眸子悄然爬上一丝丝诡异。

    “只可惜……我这辈子最恨见到、便是姐妹情深!”

    “我倒是想要看看,在极度恐怖的死亡的面前,你们的姐妹情深,究竟能坚持到几时?”

    星挽月娇然冷喝。

    下一刻,身形凛动。

    再出现时,便已出现在了沐笑笑身前,断匕横出,险些割断了后者脖颈大动脉。

    “姐姐小心!”沐莎莎惊叫。

    “还有空担心别人?”星挽月冷冷莞尔,另一只手的断匕却是狠狠扎进了分心二用的沐莎莎大腿上。

    “莎莎!”沐笑笑后退的身影一顿,手执长剑,黑衣凛动,朝着星挽月便刺了过来。

    抬头、星挽月看向剑影宛若灿花般的沐笑笑,漠然勾唇。

    素手酝力,朝着地面猛然轰出,借助反作用力,她身躯一跃老高,纤足微踮,闪电般将沐笑笑的长剑压制脚下。

    脚步微碾,莲足猛地擦过长剑,星挽月电光火石间来到了沐笑笑面前,然后,在其震惊的双眸中,皓腕横推。

    “呯!”沐笑笑宛若瞬间对上了一座大山,周身经脉刹那间尽数断绝。

    这个女娃娃是谁?

    明明不过雨季年华,竟有如斯恐怖的实力。

    “姐姐!”见姐姐受伤,沐莎莎也是强忍着疼痛,火鞭缭绕,朝着性星挽月挥去。

    淡然回眸,星挽月简单地抽出断匕,匆匆而舞,看似毫无章法地打斗却是尽数化解了沐莎莎的所有攻击。

    “就这点水平?”星挽月嘲讽勾了勾唇,俶尔挥手,一把揪出那赤色红鞭,一个猛然,连带着沐莎莎也拽了过来,脚步闪动,下一刻,星挽月手中的匕首却是准确无误地送进了沐莎莎的心脏。

    “噗……”

    沐莎莎瞪大了眼眸,无力倒下,嘴角咕噜噜冒着鲜血。

    “姐、姐姐……”死死看着不远处的姐姐,她无声喃喃着,一双清眸早已氤氲成滴。

    直到此刻,她才知道自己曾经究竟是多么痴傻。

    “姐、我、我错了……”沐莎莎无声苦笑,脑袋一歪,彻底告别了这个世界。

    “妹妹……妹妹……”

    另一旁,经脉寸断的沐笑笑亦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妹妹、你自小、就太过黏人,黄泉路远,还是姐姐陪你一起吧……”

    说完这句话,沐笑笑亦是轻轻合上了眼眸。

    “莎莎!”

    “笑笑!”

    见二人双双离去,琉璃众女也是悲恸不已。

    阁楼之上,凤仙儿听到门外啼哭以及那视死如归的喊杀声娇躯一震,一行清泪无声划过。

    焚香炉内,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六十根火香。

    “莎莎、笑笑、你们慢走,我们、随后就到。”

    轻轻莞尔,凤仙儿的眸子没有一丝一毫的退意。

    她虽不会武功,但、势必也要与琉璃阁共存亡。

    ……

    沧源皇道、一时间血腥弥漫,杀意滔天。

    看着那宛如仙子般精美的星挽月,沧源百姓却是一副宛若见到诡魅一般。

    原本那对势如劈竹的姐妹,在这小丫头手里,竟还没撑过一刻钟。

    这、

    她究竟是什么来路?

    琉璃阁这到底是惹到了什么人。

    ……

    “姑姑……”

    千里之外的牡丹红众人却是一声哀嚎,压抑不住的泪水顷刻间宛如决堤的洪水般泛滥开来。

    “姑姑、姑姑。”

    不仅是她,就连百合与玫瑰灵亦是泣不成声。

    ……

    “走吧……莫要辜负了、姑姑她们的牺牲。”良久,大海伸手,轻轻搭在牡丹红纤弱的肩膀上。眸色如狼般故乡回望道。

    “你放心、终有一天,我们会卷土重来,为姑姑她们报仇!”

    “嗯……”众人点头,猛地擦了眼泪,头也不回地绝然而去。

    ……

    云定风清。

    琉璃阁。

    无数女子血衣横尸、七零八落地散在地上,北风呼啸,徒自呜咽着,宛如一首送葬曲。

    琉璃阁内。

    “人呢?!”

    星挽月一把掐住凤仙儿地下巴,阴冷地威胁道。

    “不知道。”凤仙儿一脸平静。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闻言、星挽月笑了。

    笑得极其诡异。

    “来人啊、给我追!琉璃阁上下,势必鸡犬不留!”

    说着,她猛地将凤仙儿甩开,捏着抹布细细擦拭着手掌。

    “至于这个女人,先给我带回去。”

    “报!”

    突然、一个传令兵迅速而来,附在星挽月耳边小声絮叨了几句,就见原本盛怒的星挽月突然喜上眉梢。

    “好、如此一来,我就不信她慕容夜还不上钩!”

    ……

    这一日、原本昔日繁盛的琉璃阁惨遭灭门,就连琉璃阁的下属基业,也被依附着不老山的各大世家所吞并,所有琉璃分阁几乎在瞬间,化作一片废墟。

    死亡人数更是高达数千人。

    就在所有百姓期待着皇室之人插手拯救时。

    沧源皇的一道诏书,更是彻底震惊天下。

    “邪王妃乃罪臣之女,更三番四次加害朕之孩儿,如今幸得不老协助。朕感激不尽,以此昭告天下,势必要与邪王妃不死不休,早已拯救邪王。”

    同一时间,不老山方面更是朝着天下下达了一条命令。

    “聚天下豪杰追杀慕容夜、非友即敌、阻挡者定杀无赦!”

    简单粗暴的命令,却足以彰显了不老山的霸道了气魄。

    一时间、整个沧源彻底乱成了一锅粥。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