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邪王妃是十六年前剑仙“一剑飞鸿”的血脉?”

    仅仅一夜时间,整个沧源瞬间吵闹一片。

    有人不信、有人疑惑,更多人则是选择观望。

    而对于一些江湖人士,一时间对于慕容夜便多了几分热切。

    毕竟、当年飞鸿剑闪电迅疾、而“一剑飞鸿”为人亦是有颇有侠士风范,因此,江湖中还是不少的崇拜者。

    ……

    “蠢货!看看你做的什么好事儿!”

    皇子府。

    星挽月秀手凛动,看似柔弱的巴掌瞬间拍在了君莫玺脸上,后者瞬间肿起。

    “是谁要你多此一举的?!”

    星挽月恨恨地看着眼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气得牙痒痒。

    “你以为你暴露了慕容夜的身份就会陷她于四面楚歌的境地?”

    “难道你不知道龙飞鸿是多少江湖侠士心中的崇拜偶像吗?”

    清眸紧皱,星挽月冷冷地抿起嘴角。

    若不是看在这个草包皇子还有利用价值的份上,依她的脾气早就一巴掌拍死了。

    尤其是……他是杀死星挽月本尊的罪魁祸首。

    这个、自他初见到自己时的那份惶恐与不可置信,星挽月便心下了然了。

    只是、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宗、宗主……我、我只是想帮您。”

    被人这般凌辱,君莫玺却是大气也不敢出。

    他不信什么死而复生,又怕被星挽月发生自己所行之事儿,秋后算账,没想到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只是……

    现在的星挽月比之他曾遇见的她,厉害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儿。

    “谁用你帮?!你的任务就是从老皇帝那里拿到诛杀他们二人的诏书,快给我滚!”星挽月烦躁道。

    君莫玺连忙灰溜溜退下。

    从君尚威拿到诏书肯定是不行的了,他用尽一夜酷刑,愣是没得到任何有用消息。

    不过……

    谁说诏书一定得是那老狐狸下的了?

    君莫玺冷冷莞尔。

    ……

    “月儿、气大伤身,当心你的身子。”

    梦飞毅适时出来调解道。

    见到他、星挽月面上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点。

    看在他不惜为了自己,陷害了梦云启的份上,星挽月暂将他看作了自己人。

    “传令下去、我不老山要举全族之力诛杀慕容夜,凡是阻挡者、杀无赦!”

    星挽月娇声冷喝,纤细的手指被握地棱骨分明。

    既然君莫玺那个蠢货已经将事情捅了出来,那她索幸就也不藏着掖着了。

    纵然“一剑飞鸿”英名远扬,对上不老山的威名,她倒要看看,谁会这么不开眼。

    梦飞毅神色微闪,继而应声。

    “对了、听说……沧源第一势力的琉璃阁慕容夜的势力?”

    突然,星挽月扭头,娇眸闪过一丝莫名笑意。

    “是。”梦飞毅点头。

    “好、既然如此、那我的屠杀、便从这琉璃阁开始好了。”

    ……

    琉璃阁。

    “大海,小海、你们快带着他们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天字一号间,凤姑扫了眼宛如仙境般精致的阁间,却是疾声催促着众人。

    “姑姑、我们为什么要走?!阁主不就是“一剑飞鸿”的血脉吗?这难道不是好事吗?只要消息传出去,加入我们琉璃阁的人一定会越来越多。”

    “是啊、姑姑。”牡丹红等人立即应和着。

    大海一脸憧憬道。

    “你……”

    凤仙儿气急,却也知道若是不说明,这个傻二愣子怕是死活不肯走的。

    “其实、有一件事儿,我一直没告诉过你们。”

    众人闻言一愣,静待凤姑下文。

    凤仙儿轻轻叹息,目光不禁露出一抹追忆与感激。

    “你们知道琉璃阁的由来吗?”

    凤仙儿自语道。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儿、我被那个无情人抛弃之后,流露异乡。”

    “就在我以为此生无望之时。突然,一个面带纱巾的女子出现了,即便是半遮面颊,我也看出了女子的倾世风华。”

    “她不过豆蔻年华,却有着极高的武艺,为人更是热心善良。”

    “她教我识字、算账。后又在遇到千年难遇的旱灾时,收留了许多孤苦无依的女子,建成了琉璃阁。成为众多尘世飘零女子的港湾。”

    “那后来呢?”众人追问道。

    “后来我便再也没见过她。”

    凤仙儿神色有些痛苦道。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出现,与我告别。那时候,我还不明白她一番话的含义,直到平玄三年,那件震天动地的大事儿发生。”

    “平玄三年?那不正是“一剑飞鸿”与不老山决战断魂崖的时候吗?难道……那名神秘女子就是不老山的圣女?”大海吃惊道。

    凤仙儿点头。

    “那……她留下了什么话?”大海急忙道。

    “她要我照顾好众多姐妹、照顾好自己,若未来足够幸运,照顾一下她那孩子。”凤仙儿叹息道。

    “后来、便爆出了慕容清愁出卖旧人之子的消息,从那以后,我便整日以泪洗面,愧对妹妹的临终遗言。”

    凤仙儿抬头。

    “这也是为何我当初为何要一再逼迫慕容夜的原因。”

    “因为我想复仇!”

    “但……差一点,差一点,我就毁了昔日恩人唯一的血脉啊……”

    回想起曾经种种,凤仙儿只觉脊背发凉。

    “这……”

    至此,大海算是彻底明白姑姑的苦心了。

    若慕容夜是前不老圣女之子,那么……不老山定然是不会放过她的。

    “那当初那个被人杀死的男婴呢?”大海不解道。

    闻言、凤姑亦是深深一叹。

    “我一度以为慕容清愁荒淫无度,却没想到、他为了情意,也有那般大义凛然的时候。”

    “……”大海猛地倒吸一口冷气。

    脑海里顿时蹦出李代桃僵四个大字。

    “现在、你们明白了吧。”

    凤姑沉声道。

    众人压抑着澎湃的心情,点头。

    “既然明白了、那就快点走!”凤姑厉声催促道。

    “姑姑、要走一起走!”大海急道。

    “不……我要留下。”凤仙儿突然笑了。

    她需要留下,替他们争取时间。

    不老山的那些人,迟早会刀子伸向他们,她不得不防。

    “姑姑!”见凤仙儿一脸的视死如归,众人紧张大喝。

    “大海、听我说……邪王妃的娘亲于我们有恩。我们不能恩将仇报。你们留下,只会成为她的软肋。你们必须走,保存琉璃阁的顶尖实力。”

    凤仙儿苦口婆心道。

    “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报恩,你们明白吗?”说着凤仙儿抬头,美眸婆娑地看向众人,眼神中充满了无尽鼓舞。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