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我什么我!”

    “没错、你是猜得没错,一直以来,我就是偷偷躲在君莫笑身后、帮着他为虎作伥。”君莫玺冷冷笑道。

    “不、确切地说,有些事儿甚至连君莫笑他本人都不知道。”

    “孽畜!他可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啊!”君尚威痛心疾首道。

    “兄弟?!”闻言,君莫玺却像是听到了极大的笑话一般。

    “什么兄弟?从小到底、他君莫笑凭什么都要自恃高我一等?明明都是嫡出,你们为什么非偏偏钟爱于他?母妃是这般,你也是这般,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君莫玺、你们给我取名君莫玺、不正是意图警示我不得继承大统吗?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可以、凭什么就连君莫邪那个下人所生的庶子都能高我一头,这些都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说,你倒是说啊!”

    君莫玺猛地出手,紧紧拽住君尚威龙冠,腥红的眸子自瞬间化作一只发狂的野兽。

    “逆子、逆子啊……”君尚威心灰意冷,痛呼连连。

    “逆子?是、反正我从小不招你们待见。既然如此,我就让你亲眼看看,那被你尊崇的沧源国是怎么尽数毁灭在我手上的!来人啊、给我好好伺候我的父皇大人!”

    冷声而喝。

    君莫玺冷然挥手道。

    身后,很快便有手执夹板,火钳的人围了上来。

    君莫玺冷眼旁观,眼底划过一抹刻骨恨意,怒然拂袖,这才转身而去。

    ……

    “大哥、大哥、星挽月、星挽月不能继承不老山。”

    沧源皇子府。

    灯火通明处。

    衣衫褴褛的梦天启狼狈不堪地拉住主位上那衣冠锦然之人,急急道。

    “天衍大哥,你是没看到,这女娃娃是真的屠戮了我一船的兵将,还带走的飞毅,其心思之歹毒,可见一斑!”

    “哦?竟有此事?”

    主殿之上,原本正在细细品茶的梦天衍身形一震,神色震惊道。

    “千真万确!”似是想起什么恐怖的画面,梦云启猛地打了个寒颤。

    “也不知道飞毅此刻是生是死……”说着,梦云启突然悲从心来。

    “哦、三爷爷回来啦”。

    沉闷的气氛中,突然,一袭翩然白衣飘至,粉黛不施,绝代风华的俏丽美人不是星挽月是谁

    “你、你怎么……”。见到是她,梦云启舌头差点惊得打结。

    “怎么、很吃惊我还站在这里吗?还是……吃惊我没死在你和邪王妃的阴谋下?”

    轻轻莞尔,星挽月绝美的面颊悄然爆发出一抹愤怒。

    “什么、你在胡言什么?什么阴谋?”

    突然,心头突然泛起一股不好的感觉,梦云启猛地扭头,一把上前,万分郑重地拉住梦天衍的手臂。

    “天衍大哥,你别听这妖女胡言,她就是恶魔、留她在不老山,我们迟早都会死在她手上的……”梦云启锥心般悲鸣道。

    “天启、我知道,我知道的。我相信你,咱们虽说是堂兄弟,但自小一起长大,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亲弟弟,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

    梦天衍推心置腹道。

    继而抬头,神色冰冷地扫了眼一脸恬静的星挽月,怒然冷喝道。

    “来人啊!”

    太好了、天衍哥果然还是相信自己的。

    梦天启疲惫的眼眸顿时闪过一抹欣喜。

    不料、梦天衍却突然出手,对着他胸口就是和赫然一掌。

    “天衍大哥、你……”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梦天启在痛心之时,也是一脸惊诧。

    “你这不老山的叛徒!还有什么脸面回来?!”谁料,梦天衍却像是变了一个人般,居高临下地扫了他一眼。

    “若不是月儿和飞毅命大,他们早就死在你这个叛徒手里了!”

    “昔年你放走孽障星挽梦,我念在你愚昧无知也就不予你计较,谁曾想你竟恶从胆生,竟妄想加害月儿、还设计害死了不老山诸多将士、今日……怕就算是我,也饶你不得!”

    梦天衍愤恨道,继而拂袖。

    “月儿、既然他有愧于你,我就将他交于你处置了,是生是死,交于你处置。”

    说着,梦天衍一声长叹,悲愤而去。

    “谢天衍爷爷、您放心,我会看在您的面子上,留他一命。”

    红唇轻启,星挽月乖巧道。

    闻言、梦天衍前行的脚步微微一顿,身形也稍稍挺直了几分,星挽月肯卖他人情,他也很是喜闻乐见的。

    身后、梦天启不停地解释着,挣扎着,却只能看着他背影而去。

    “别喊了、他是不会相信你的。”

    星挽月闲庭碎步而来,悠悠坐下,轻轻替自己斟了杯水,淡淡品茗道。

    “是你、一定是你这个妖女!”

    一口鲜血喷出,梦天启颤抖地指着星挽月,满眸不甘、不死心地喃喃,“不会、不会的、天衍大哥是不会相信你的。”

    “是吗?”星挽月勾唇冷笑。

    “可、若是不是我呢?”星挽月极为无辜道,“或许你不知道,从幽冥海活着回来的,可不知我呢”。

    “你、你是说?”梦云启顿时面如槁色,“不、不会的,飞毅是个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他是不会和你狼狈为奸的!”

    梦云启不信、但内心的颓凉却瞬间出卖了他。

    天衍大哥疑性很大,他若信星挽月,就不会派自己监视前行了……如此、怕是只有一种可能。

    “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他留你一命,自不会食言。”

    星挽月似笑非笑道。

    当然、她也有的是手段让他生不如死。

    ……

    与此同时。

    一道道惊天秘闻自沧源各大世家传了出来。

    原来、沧源赫赫有名的邪王妃竟是十六年前不老山逆贼的血脉。

    此消息一出,顿时掀起轩然大波。

    很多民众表示不相信,其中,要是琉璃阁以及琉璃阁的众多支持者为盛。

    然而消息还不到半日,就在众人盼着皇室下诏证明邪王妃清白之时。

    沧源的二皇子却道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

    一份洋洋洒洒的“念弟辞”,道出了他的无奈,以及慕容夜对君莫邪下毒,并设计将其诱骗之幽冥之森的消息。

    消息一出、天下震荡。

    幽冥之森啊。

    原来邪王妃竟带着王爷去了那等地方。

    至此,君莫邪先前的腿疾也被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拿来大做文章,一时间悠悠众口,百口铄金,都在争论着事情的真相。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