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爷”

    邪九一顿,那两位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儿,此番前来,定是冲着王爷来的。

    看着邪九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君莫邪冷唇淡抿,紧握的拳角微微一松道。

    “既来之,则安之。”

    “诶要我说啊。九九你跟着莫邪多年,他是个多变态的人,你还不知道吗?”

    “这世上只有他君莫邪让别人吃亏。”

    “能让他吃亏的人嘿嘿,这个我还真没见过”

    一旁、慕流川见两人大秀主仆之谊,忙插言进来。

    脚步微动,顺手为自己倒了杯水,细细品茗道。

    闻言,邪九眉角一蹙,怨忿地看向一身红袍锦绣,慵懒散漫的慕流川。

    君莫邪却是不以为意地扯了扯嘴角。

    让他吃亏的人吗?

    毫无征兆地,脑海深处一抹绝色俏影淡淡显出。

    邪魅不羁、猖狂霸道。

    “太子驾到!”

    突然,一道阴绵的男音响起。

    “哈哈莫邪、为兄找了你许久,没想到、我们清心寡欲的三弟,竟也会来这风尘世俗的烟花之地”

    紧接着,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响亮不失威严。

    庄严不缺亲和。

    “微臣参见太子殿下。”

    君莫邪闻音转身,不动声色地敛去眼角的笑意,躬身行礼。

    “欸、三弟。你我兄弟,不必客气!快快请起!”

    君莫笑一身明皇锦冠,熠熠生辉。

    冷薄的唇角,如风的眸彩。

    光艳威严。

    和煦内敛。

    眼前的人,看上去、与君莫邪有几分相像。

    显然,这位便是沧源的太子君莫笑

    !

    “欸?慕公子,你也在啊”

    神色跃过君莫邪,君莫笑一眼看到其身后风流妖艳,苍发邪魅的慕流川。

    嘴角一勾,语气怪怪道。

    转眸,神色不戏不谑地看向君莫邪。笑意如风道。

    “三弟果真好福气!”

    额

    慕流川一身冷汗,连忙起身。

    “草民见过太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

    还未行完礼,便被君莫笑扬手打断。

    “殿下说笑了。”

    抬头,君莫邪目沉似水,淡然无波地对上君莫笑满含探寻的笑意清眸。

    转眸,神色平静地看向尴尬窘羞的慕流川。

    挥了挥手。

    后者顿时如蒙大赦,临走还不忘拐走邪九。

    “世人只言无价宝,真人只求知心者。”

    “三弟此生,倒算是幸福美满了。”

    慕流川拉着邪九,迎面便撞上其后二来的沧源二皇子,君莫玺。

    一身白衣纤尘。

    一手羽扇纶巾。

    君莫玺,一介宛如书生般温润如玉,瑕俊似仙的皇子。

    显然,先前说话的正是他。

    此刻,他舒眉清笑,瞥了眼仓惶而去的邪九二人,羽扇轻挥,摇头叹息道。

    “看来,三弟才是通古烁今的真人啊。我等只能望其项背”

    “二哥言重了。莫邪才疏学浅,焉能与上古真人媲美,实在羞愧。”

    君莫邪低头,神色淡漠道。

    眼角之处陡然闪过一抹杀戾。

    慕流川面貌俊美妖异,与自己来往密切。

    再加上一切有心人的恶意教唆。

    坊间便有了自己断袖之癖的谣言。

    自己多年不见女色,又似是坐实了谣言。

    这便是慕流川为何一度催促自己的原因。

    亦是父皇君尚威对自己冷眼相加的内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