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伴着皎洁月辉,慕容夜一路向东,月上柳梢之时,路过一条小溪,她这才停下脚步。

    细心地将曼陀罗花自怀中取出,将有毒的根茎泡在清凉的溪水中,再将它小心包好,无意间瞥见水中倒影,不禁一呆。

    水中这盈润水眸,含丹朱唇,琼珑姣好的端庄女子是谁?下意识摸了摸面庞,水中的倒影,竟是自己?

    “哐啷”诧异之时,一抹暗绿跃入眼帘,磕在溪边石块上,发出清脆鸣声。

    这是

    慕容夜挑了挑眉,取出怀中的玉佩,细细抚摸着上面的纹路。

    温凉不失晶润,柔泽不缺古朴,堪称稀世宝玉!

    玉佩也就巴掌大,边缘用金丝镶嵌着两只金龙,盘旋呼啸,首尾相接,好不气派。

    正中间,入木三分地雕刻着一个“邪”字。

    凤飞鸾舞,气势滂沱,足矣彰显那背后之人的嚣张霸道。

    金龙雕琢的玉佩,这意味着什么?

    慕容夜突然有些后悔刚才的作为,原以为是一个浪荡风流的二世祖,死了也就死了。

    可现在,对方或许和皇室有渊源

    静静凝视着玉佩上的“邪”字,越看越觉得心惊。

    倒不是怕,只是有点棘手,她至今还记得当年手刃一国总统后被撵得上天入地的场景

    良久,慕容夜甩了甩脑袋。

    算了,杀了就杀了,她慕容夜有“阎罗爷”的称呼,与她杀人如麻的性格也有几分关联。

    当然,她行走江湖,最主要的有两点:不会滥杀无辜,亦不会姑息养奸。

    今晚,若她乖乖就范,会换来和谐安康吗?

    不会,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与嗜情蛊之人交融之后的惨状地狱。

    那男人所说的留她全尸,所言不虚。

    她曾亲眼看到有人嗜情蛊发作。

    中蛊者强行与人发生关系,虽能一定程度上压制蛊毒。但无辜者不消片刻,全身脱水而亡,像是被泼了浓酸一般。彻底化作一片黑炭。

    嗜情蛊的阴毒,无疑于草菅人命。

    这么说来,自己顺水推舟,除掉那人,倒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慕容夜不禁莞尔,在她心里,玉佩的主人必然是有死无生。

    理了理裙摆,将曼陀罗匿在怀中,看了眼天色,起身抬步。

    蓦然,只感觉天旋地转,心下一动,方才嗅到空气中淡淡芳香,心中懊悔叹息,这具身体,不仅体能差,连五感都很迟钝。

    失去知觉的瞬间,慕容夜只能隐约看到两道身影朝自己而来

    京城皇都。

    邪王府,此刻却是灯火通明,一众侍女小厮行色匆匆,就算两相误撞,也是迅速爬起来,拍拍身子,小跑而去。

    主院,正轩阁。一片沉寂,三名面带银具的黑衣男子战战兢兢立在一旁,眉眼低垂,宛如一个受气的小媳妇儿似的。

    “啪!”手中的玉杯应声而碎。

    君莫邪冷眉一挑,狭长的眸子厉色瞥了眼三人,声音不自觉寒厉了几分,“人呢?”

    “属下知罪!”一股冰寒凛至,为首的邪一跪地俯首,惭愧道。

    “自己去刑房领罚!”君莫邪摆摆手,语气猝然一寒。

    “传我命令,给我严格搜查以皇都为中心三十里地域,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挖出来!”

    岿然不动,淡漠的声音如剑光般凛冽。

    此刻的他,明明静坐自酌,给人的感觉却好似是一道雷霆,氤氲而动,气势如虹。

    “是!”邪一等人登时大喝,心下不禁为那得罪了王爷的女子心生怜悯。

    没有人比他们更明白王爷的喜怒无常,也没有比他们更了解王爷的雷霆手腕。

    四岁习武,六岁带兵。八岁便打得北方匈奴闻风丧胆。

    他们王爷自小便是神话的缔造者,沧源国的守护神。

    在沧源,你若问沧源皇是谁。绝对是十问九摇头。

    可你若问邪王是谁,那可真的是苍茫星土,莫有不知。

    现在,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丫头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这让邪一在怜悯她的同时,不禁也为她的勇气暗自喝彩。

    这年头,敢和王爷叫板的人,真的是凤毛麟角了。

    “至尊石有消息了吗?”

    几息过后,君莫邪睁开眼睛,狭长的星眸又恢复了往日的深邃幽冷。

    “邪九还没回来。”邪一蹙眉,摇了摇头。今夜皇宫失窃,王爷带领邪九追踪,要不是碰巧王爷毒发,兴许盗窃者已经落了。

    “至尊已失”冷眸微氤,想起今夜蹊跷的失窃,君莫邪不动声色地沉了沉眉。

    先是皇宫失窃,至尊石不翼而飞,后自己蛊毒病发,偶遇的神秘女子。

    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吗?

    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玉佩,君莫邪瞬间神色大变,豁然而立,紧捏的拳头筋骨突暴,厉声道。

    “传令邪九回来,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找到今晚那个女人!”

    “王王爷?!”邪一等人错愕。

    要不是看着王爷肃然冷凛的模样,邪一都以为自己听错了,相比与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至尊石的价值明显无法估量的啊

    “从现在起,全城戒备!直到找到人为止!”大手一挥,君莫邪果断道。

    除了父皇与自己,普天之下,没有人知道:至尊石机关重重,得之也无用。

    唯有邪王玉,才是开启至尊石的重要钥匙。

    那个女人莫非与那偷盗之人有什么联系?

    这一切,是巧合还是阴谋?

    君莫邪思忖着,蓦然想起那个女人,脑海里便是那如画面容,似魅灵动般狡黠猖狂的笑容。

    下颚之上,似乎还残留着她的馨香。

    “妞,给爷笑一个!”更是宛如魔音灌耳一般,挥之不去

    剑眉一竖,君莫邪深深眯了眯眸子。怒火不可遏制地暴涌而出,牙龈碎咬,铁拳紧握,所有的冷静在此刻岿然崩散。

    女人,这可是你先招惹上我的。偷了我的邪玉,盗了我的株药,若不将你挫骨扬灰,实难消我心头之恨!

    夜色如水。

    皇城郊外。

    沉寂的黑夜中,突然,一人一骑暴射而出,身后万剑齐发,战马嘶鸣。

    “邪王卫!名不虚传!”

    战马之上,一人黑袍掩面轻声,开口之余一道血箭喷薄,周身气息顿时变得异常衰弱。但他丝毫不以为意,桀骜冷道,“只是,这点手笔,还不足以留下我!”

    “君莫邪,咱们来日再会!”

    说着,黑袍人双腿猛地发力,自马背一跃而起,翻身旋转,避开周身暗箭。将黑袍结结实实套在了马头上,从背后看,就像是一个人执缰而坐,策马扬鞭。

    “嘶”失去了视觉的受惊马儿,开始疯狂的嘶鸣奔跑。不消片刻,冷芒呼啸,波澜壮阔,宛若诡魅般追了上去。

    良久,路边的草丛方才探出一个脑袋,看了眼远去的兵马,会心一笑,转身,消失在茫茫夜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