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就是幽冥之花?”

    慕流川仔细观赏着慕容夜带回来宛如萝卜根一般的东西,砸了砸舌头道。

    “你确定它是花?”慕流川一脸无奈地打量着手中珍贵无比的幽冥花。

    “这货出来简直是给花丢人现眼的。”

    片刻,他贱兮兮道。

    “少贫!快点把它磨成粉,加上马蹄莲给莫邪服下。”

    慕容夜挽着蝶儿而来,闻言,好气地给了前者一脚,催促道。

    乐得一旁的蝶儿咯咯直笑。

    “笑、笑、你姐姐欺负我,你还笑。”慕流川打趣儿道,见蝶儿重现微笑,他也很是开心。

    自从慕容蝶再次醒来、这丫头总是黏着慕容夜,那模样,活脱脱一副孪生姐妹的架势。

    就算是邪九有时候要靠近蝶儿,也会被慕容蝶一脸嫌弃地赶走。

    几番下来,邪九简直是要郁闷死了。

    蝶儿醒来,慕容夜也曾明里暗里几番试探,却发现她对前几日所发生的事儿记忆不甚详细。

    甚至有时候,连梦和现实都无法区分。

    慕容夜也询问过慕流川。

    慕流川也是无法解释。

    “莫邪……”

    轻轻握起君莫邪的微垂的手掌,慕容夜神丝有些迷惘地在自己脸颊轻轻蹭了蹭。

    “莫邪、你要快点好起来。”

    “我还有很多话要和你说。你一定要好起来啊。”

    在心里,慕容夜喃喃自语着。

    关于嗜情蛊、前世她也只是找到了解毒方法。

    至于,是否有人真的逃过嗜情蛊的灾难,她还真的不清楚。

    很快、慕流川将一切准备完毕。

    慕容夜的心,也在顷刻间揪了起来。

    “王妃……”

    “夜儿……”

    “姐姐?你不是要救姐夫的吗?怎么愣住了。”见慕容蝶停住,众人也是不解。

    艰难地冲慕容蝶递过去一个笑容,慕容夜这才端着汤药而去。

    怎么办?

    他还有选择吗?

    流川将莫邪抬起,慕容夜将汤药给莫邪服下。

    之后,好几双明亮的眸子尽是“骨碌碌”地看向紧紧盯着君莫邪。

    半刻钟……

    一刻钟……

    就在慕容夜接近奔溃地认为失败的时候。

    君莫邪原本乌青的神色却逐渐褪了下去,转而换位白皙的红润。

    成功了?

    众人一脸欣喜。

    “那是什么?”

    突然、慕容蝶朝着君莫邪手臂上诡异出现的甲壳虫一般的虫子指了过去。

    那是一只通体血红的虫子,周身围绕着许多触角,触角迎风而舞,看起来美丽极了。

    “别动!”

    慕容夜连忙制止了蝶儿。

    “这就是嗜情蛊”。慕容夜倒吸了一口凉气道。

    蛊毒入体时,最大也不过蚂蚁般大小,而现在,这只虫子的体积竟然宛如一只野核桃一般,可想而知这么些年它在莫邪体内都做了什么。

    “这、就是嗜情蛊?!”

    最为吃惊的自然要数慕流川了,他帮莫邪与此毒纠缠十数年,最后发现竟是一只虫子在猖獗。

    “你可不要小看了这虫子。”

    慕容夜正色道,吩咐邪九取来一只透明的玉**,将虫子小心翼翼地放置了进去。

    “王妃、你处死这畜生吗?”邪九有些愤然道。

    “别急、它的存在虽然有些天理难容,但若稍加利用,也是一把双刃剑。”

    说着,慕容夜看向玉**的眸子多了分阴寒。

    不老山、

    你们加注在莫邪身上的痛苦,我定要百倍千倍地讨要回来。

    ……

    沧源皇城。

    一处隐秘别苑。

    一道黑影翻墙而跃,快若闪电而去。

    就在这时,一道不咸不淡地声音悄然飘出。

    “沧源赫赫有名的绝色玲珑,这是要去哪里呢?”

    闻言、那黑影身形微顿,夜色中,似乎扭头看了来人一眼。

    “在下君莫玺。”

    君莫玺大大方方站了出来,语气淡淡地看向不远处的一抹身影。

    “我知道你想和我兄长合作。只可惜,他早已化作一缕幽魂,不如、你我合作如何?”

    君莫玺真诚道。

    “君莫玺、是我小看你了。”

    那道黑影自是被监禁的玲珑醉,此刻,她一双涓眸细细打量着君莫玺,打量着这最不被天下之人看好的皇子。

    “哈哈、姑娘雄才大略,美艳无双,能被姑娘小看也乃我之荣幸。”君莫玺道。

    “闭嘴!”玲珑醉周身的气息突然有些暴戾。

    下意识伸手颤抖地捂住面颊,清眸陡然射出两道刻骨的寒意。

    “什么美艳无双!我现在、怕是连那街头乞讨的老妪都比不上!”

    玲珑醉幽幽叹息道。

    “呵、这有何妨?我有办法、可令得姑娘恢复旧日美貌。”君莫玺笑道。

    “真的?!”这世界上又哪会有女子不在乎自己容颜。

    “不知姑娘可曾听过不老山的灵泉?”。君莫玺依旧淡笑。

    “传闻中可焕发青春,保持女子容颜的灵泉?”玲珑醉闻言眼眸一亮。

    “正是。”

    “可、那可是不老山的镇山之宝,你怎么可能有?”虽有惊喜,可玲珑醉也不傻。

    “你或许有所不知,不老山早已易主,而不老山现在的宗主似乎和你的老对手很不对眼,我想……你若能替她除了这个眼中钉,你觉得、她该如何感谢于你?”君莫玺循循善诱道。

    “我怎么能相信你?”本来只是要逃走,追寻公子脚步的玲珑醉明显意有所动。

    君莫玺无论是手段还是心智都远在君莫笑之上,和这样的人合作,简直就是在与虎谋皮。玲珑醉也不得不堤防了起来。

    “这点儿、就算是我对姑娘的些许诚意了。事成之后,还有厚谢。”君莫玺淡笑挥手,一枚小玉**便被他抛了出去。

    玲珑醉接过,只看了一眼,便再也拔不出来。

    那里面,赫然装着星光璀璨的灵泉……

    “你要我做什么?”玲珑醉美眸轻轻眯了起来。

    “哈哈、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听说你说星宇太子身边的红人,我君莫玺没有什么要求,只希望日后若是发生什么冲突,希望星宇能明智地置身事外,不知道、这点要求,姑娘能否答应。”

    “你怕是想多了,这等家国大事,岂会是我一介女子可以掺和的。”

    玲珑醉微微失望道。

    尤其是、公子根本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在他的心里,怕是只有慕容夜那个贱人了。

    想到这里,玲珑醉对慕容夜的恨不由得加剧了几分。

    见时机已成,君莫玺连忙笑着摇头。

    “姑娘只需有这份心就好,剩下的,教给我便好。”君莫玺道。

    原本,他还在担忧这女人因为龙千翊的原因拒不插手星宇之事,现在看来,倒是她想多了。

    这女人的嫉妒心,一旦作祟起来,还真的很可怕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