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怎样了?”

    众人凑了上去,一脸紧张地看向慕流川。

    对伤口进行了深度处理后的慕流川神色略微有些难看,他扭头看向慕容夜。

    “虽然你对他进行了补救。可火毒早已侵入心脉,若是再不加以祛除、恐怕不仅是他这条腿保不住,就连他的命,怕都是有些悬。”

    慕流川认真道。

    “那要怎么救人?”

    慕容夜紧皱眉头道。

    慕流川没有把话说死,相必他应该是有方法就人的。

    “办法不是没有…位于星宇北部冰渊的雪山上的玄凝冰花,藤蔓矮小,花朵臣玲珑剔透的冰伞状、那正是对抗火毒的最佳良药。”慕流川思索着。

    “星宇冰渊、”慕容夜心下喃喃,澄澈的眸底扫过一脸苍白的小千,她几乎是没带任何犹豫地应了下来。

    “好、我们这就出发。”

    自古情债最难还。

    这个人拼了性命救了自己,慕容夜自然不会弃他于不顾。

    “如风、星宇你比较熟悉,此行,就有劳你带路了。”慕容夜看向如风道。

    谁料如风却是一脸陷入深思的模样喃喃道。

    “如果是玄凝冰花的话、我记得皇宫似乎是有一株百年的……”如风的话瞬间吸引了所有目光。

    “那真是太好了。”慕流川一脸惊喜道。

    “火毒入体,他的伤不能再拖了,从这里回星宇,三天脚程应该能到、我再对他的火毒进行一下控制,这样一来,应该是可以撑住。”

    “如此、便有劳慕神医了。”

    闻言、如风恭恭敬敬地后退了一步,朝着慕流川深深鞠了一躬。

    他不管外界慕流川的花边消息有多少,但此刻他对殿下的关心如风是看在眼里的,这份情意,值得他行如此大礼。

    “……”

    他这一举动,倒是把慕流川弄得尴尬了。

    即便他脸皮儿再厚,此刻耽不起这神医的名头啊,若是小老头的话,倒是众望所归了。

    ……

    “路上小心。”

    龙千翊的惨烈伤势容不得他们拖延,一番准备,如风便带着龙千翊上路了。

    留下了足够的干粮和水,目送那主仆二人离开,慕容夜的心却是愈加沉重。

    这份情、还是日后再还吧。

    慕容夜心下叹息着。

    只是、她却怎么也没料到,二人再见之时,却早已是物是人非。

    ……

    “不要、不要过来、走开,你们走开!”

    众人刚送走龙千翊二人,那边,慕容蝶悠悠而醒、挥舞着魔爪咆哮着。

    “蝶儿。”

    邪九几乎闪电般扑了过去,深情关切地拉住她的双手。

    “走开!你走开!”

    谁知、醒来的慕容蝶在看到邪九时,小脸猛地一皱,极其嫌恶道。

    这下、倒是慕容夜吃惊了。

    朝着邪九递过去一个发人冰寒的眼神,她上前,轻轻将蝶儿揽在怀中,柔声安慰道。

    “别怕、别怕……姐姐在这里,蝶儿不怕啊。”

    慕容夜手掌轻轻抚摸着蝶儿,意图抚慰她胸腔内莫名的躁动,眼角却如冰刀般“嗖嗖”凌迟着邪九等人。

    她可记得、她走的时候蝶儿还是好好的。

    怎么现在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

    面对王妃的强势护短,邪九还真的无从辩解,说到底,还是他照顾蝶儿不周。

    “姐姐……?”

    然而,就在慕容夜将蝶儿拥入怀中的时候,令人诧异的一幕出现了。

    原本宛如混世小魔王的慕容蝶顿时化身一只温驯可人的小绵羊。

    她先是一愣,而后小脸又惊又喜地紧紧抱住了慕容夜。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蝶儿不想一个人在家,姐姐以后可以多陪陪蝶儿吗?”

    瞬间,慕容蝶就像是一只黏人的妖精般万分撒娇地抱住了慕容蝶,情绪转动之快,差点令邪九等人惊掉了眼珠。

    果然是姐妹连心啊。

    看着这温馨的一幕,看着蝶儿面角重新扬起的笑颜,邪九便将一切认为是姐妹情深的缘故。

    然而……

    听到慕容蝶的话、慕容夜却是娇躯宛如一个霹雳愣在了原地。

    好熟悉的感觉。

    好熟悉的话语。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前一世,这便是她和蝶儿最后的交流,无论是语气、情绪,还是那份埋藏在心底的浓浓依恋,竟是诡异的相似。

    前一世、她刚完成一个任务、需要做些补充,回到家见到了蝶儿,那时,天真的蝶儿以为自己完成了工作,也是这般眷恋地依偎着自己。

    直到自己答应了她种种不平等条件,她方才从她的小魔爪中逃出。

    她以为、待她完成那最后的任务,就可以常伴在她身边。

    可当她托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时,却发现蝶儿不见了,屋里还有一些轻微的打斗迹象。

    那一天,她几乎像疯了一般满世界寻找着。

    直到、三天之后收到林岳然的信息。才有了断念崖之上黄沙漫天的肝肠寸断。

    “蝶、蝶儿……”

    慕容夜的手几乎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干涩地嘴角微微喃喃,清澈的眼底惊诧间闪过一丝难以置信。

    “蝶儿、你、不会、不会真的是蝶儿吧。”

    饶是这听在众人耳中极为矛盾的一句话,却让慕容夜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宛如雷动般心跳。

    曾经、对于慕容蝶她也有无数次试探,可没有一次,如同今日这般激动。

    那是一种……愿望成真的激动。

    自己的穿越,加上林岳然的重生。种种诡异的事件夹杂在一起,似乎也让她有了一种极为荒诞的想法。

    或许……

    她就是自己的蝶儿呢?

    有那么片刻,慕容夜是极为惊喜和兴奋的。

    然而、片刻后似是想起什么,倾城的面角宛如皱成了麻衣一般。

    若蝶儿真的是蝶儿……

    那是不是就代表她会记起曾经所受的种种折磨?

    若是她的猜测和林岳然的话都是真实的,那……蝶儿又该怎么承受那份痛苦……

    这种事情,是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的。

    “蝶儿……你、是姐姐的蝶儿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慕容夜第一次感受到了矛盾与惊悚。

    她何尝不希望这就是她的蝶儿啊。

    可……她又不极度恐惧蝶儿去承受那份痛苦。

    这两种矛盾情绪交织在一起、她也弄不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了。

    良久……怀中之人迟迟没有半点回应。

    最后,慕容夜受不了低头去看,这才发现蝶儿早已温然酣睡,那挺俏的眸子,微微扬起的唇角,像极了一只温驯的柔兔。

    看到这一幕,慕容夜不由得轻轻莞尔,这丫头……

    或许、真的是她多心了吧。

    蝶儿就是蝶儿、即便两个世界的蝶儿彼此不同,可她们留给自己的感动却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暖。

    如此,足够她拼尽全力去守护她们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