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翌日、天朗气清。空气中却仍飘荡着浓浓不散的热意。

    ……

    “还没有王爷王妃的消息吗?”

    幽冥西海岸,出海必经之地。

    邪九焦急踱步,目光看向众人。

    “不如、我们出海去找找吧。”

    ……

    “嗯、我也赞成、我们这样等着也不是办法。”

    慕流川略微思索道。

    “那、我们现在就准备船出海。”

    一旁如风闻言,也是一脸赞同。

    他家殿下尚下落不明,他的心里早就是七上八下的了。

    三人一合计,顿时只觉大好,作势便要出海。

    正在这时、琉璃荼带着琉璃蘼远处而来,得知众人打算,他不由得摇了摇头,为难道。

    “昨夜热浪滔天,今晨时分,我便去查探、发现一个令人震惊的事情。”

    琉璃荼的面色愈发有些难看了起来。

    “即便到了现在,海浪依旧温润暖和,再加上海上细微的游离物,我猜想……昨夜,或许是火神的愤怒。”

    琉璃荼的话如同惊雷在耳,刺激得众人心头骇然。

    “那……王爷王妃……”

    琉璃荼的话令的众人大吃一惊,慕流川与邪九更是身形轻晃,差点跌倒在地。

    “王爷、王妃!”

    邪九瞪大的眼眸,满眸的难以置信。

    “夜儿、小夜儿、你究竟在哪里……”

    慕流川一屁股坐到了底下,双眸呆滞地喃喃道。

    夜儿、她的夜儿难道就这样死了?

    “殿下、殿下……不这不是真的。”

    一旁的如风闻言双膝跪地,双手无力地捂住面颊。

    “殿下、是如风的错,是如风没有照顾好你。呜呜……”

    琉璃荼看着面前嚎啕不止的坚毅男儿,轻轻转身,迎着暖暖海风轻轻抹去眼角的泪痕。

    夜儿……

    你们究竟在哪里?

    一旁、有些神经兮兮的慕容蝶神色木然地望着这一群大老爷们儿,美丽的面庞尽是恍然。

    他们在说什么啊。

    姐姐、姐姐怎么会不见了呢?

    姐姐很厉害的。

    姐姐是不败战神。

    就连那些让人惧怕的黑衣人也要对姐姐恭恭敬敬、尊称姐姐“阎罗夜”。姐姐一定会没事儿的。

    慕容蝶突然小声喃喃着。

    突然、她似是想到什么,秀拳猛地握起,朝着面前狠狠挥着。

    “走开、你们走开。”

    “走开,你们离我远点,我姐姐不会放过你们的……”

    “走开!”

    脑袋中,一些残存的嘶哑影像传来,慕容蝶只觉得恍若瞬间炸裂开来,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嘶吼起来。

    “蝶儿、蝶儿……”

    慕容蝶的情绪波动很快引起了邪九的注意,邪九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将慕容蝶抱在怀里,一边轻声安慰,一边催促着慕流川。

    慕流川赶忙而来。

    夜儿若是出事了。

    那这被她看作心头宝般的妹妹……以后便是他慕流川的亲妹妹。

    然而、向来听邪九话的蝶儿此刻却像是发疯了一般,嘶吼着,哭闹着,口中兀自含着。

    “走开、你们走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此刻的慕容蝶,宛如一头受惊的绵羊,强势的一面竟也令人瞠目。

    慕流川蹙眉,禁不住她这般闹腾,只得对她用了迷药。

    “蝶儿、她……”

    待怀中的丫头满满昏迷了过去,邪九心疼地看着她,嘴角嚅动,却不知从何说起。

    自从亲眼目睹王妃坠崖,她便已是这样了。

    连日来,她时好时坏,偶尔还会说出令人难以置信的话来。

    若是……王妃真的遇难了。

    那她……

    想到这里,邪九只觉心口被人狠狠剜了一刀。

    “你们在做什么?”

    凄凉迷惘的气氛中,突然传来慕容夜疑惑的声音。

    众人一顿、猛地转头,喜出望外地望向声音的主人。

    慕流川更是一个激动,活活将脖子扭转了筋。

    “王、王妃、我不是在做梦吧。”

    邪九突然结巴了起来。

    “夜儿、夜儿真的是你吗?”

    琉璃荼主仆也是异常地欣喜。

    “夜儿、啊、你没事儿就好。”

    慕流川激动站起,谁料扯住脖子,人不由得顿时哀嚎了起来。

    “你们……都在干什么,还不快来帮忙啊。”

    看着一众惊诧傻乐的众人,慕容夜没好气道,托着龙千翊沉重的身子而来。

    她这一开口,倒是将众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此刻的慕容夜。要不是她开口说话,众人还真未必认得出来。

    一脸的污秽,头发上还缠着一些臭气熏天的绿藻,破破烂烂的衣衫更像是叫花子一般。

    此刻,她正艰难地搀扶着一名男子。

    观那男子,似乎伤势比她还重。

    手臂包裹着脏兮兮的布子,整个人的气息低迷至极,更令人恐怖的是,他的右脚,竟是露出了森森白骨……

    若不是慕容夜细心呵护着,众人丝毫不怀疑她携带了一具死尸。

    “殿、殿下!”

    一旁的如风在慕容夜出现的时候就愣住了。

    一番辨认。

    即便他再怎么不信,也不得不承认,那被慕容夜搀扶的几乎已死之人,正是自家殿下。

    怎么会!

    殿下之前不是好好的吗?

    即便坠落这万丈崖,依殿下的能力,也绝对不会这般重伤啊。

    如风一开口,慕流川等人也不闲着,立马围了上去。

    论医术,慕容夜只是个二把手。

    见到暮流川,她只能悄悄退下。

    谁知……衣袖一紧。

    她顺目而去。

    龙千翊那伤痕布满的手,正紧紧地拽紧了自己。

    这是……

    先前自己突遇海浪差点落水时,极度虚弱的小千鬼神使差地拽了自己一把。

    却没想到、他竟然在气若游丝的情况下,坚持了一夜。

    他即便昏厥而去,竟也放心不下自己。

    慕容夜心中一堵。

    伸手,她想掰开他手掌无果,只能无力叹息地瘫坐了一旁。

    抬眸、目光扫向龙千翊盖着纱布的面庞微微陷入深思。

    因为要见到众人,慕容夜左右想过,也就在其银面消失的面庞上遮了布。

    小千……

    慕容夜握着幽冥之花的手掌不由得有些发烫。

    若是以前,她或许不明白龙千翊。

    可现在……几番生死之间,龙千翊的心,她怎会不明白?

    也许、一开始的接近她的龙千翊别有用心。

    可现在拼死也要保护她的小千却是实实在在的。

    这份真心,她如何选择视而不见。

    有史以来第一次,她竟为情所苦恼。

    ……

    良久,她深深叹息。

    果然……情债难还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