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诶呀!”

    电光火石间。

    一旁久久沉思的梦云启突然一声大吼,手臂猛地指向岩浆地心的慕容夜等人,激动地慌忙大叫。

    “幽冥之花、幽冥之花要被人拿走了。”

    “快、快、你们快随老朽一同将那二人拿下!”

    原本紧张的气氛中,梦云启突然大喊,瘦小的身子更像是触电般手舞足蹈了起来。

    惊得周围众人纷纷侧目。

    星挽月内心正对其嗤之以鼻,不料这老不死竟然晃晃悠悠地朝着自己跌了过来。

    “走开!你走开!”

    星挽月心中大警,急忙试图改变脱手而出的长剑。

    然而、她速度快。

    梦云启的速度却比她更快。

    一个趔趄,梦天启有意无意地摔倒在她身畔,苍老的手臂更是似巧非巧地打偏了自己的手臂。

    然后……

    星挽月就只能满腔恼火地看着那原本必中的一击,生生错开了慕容夜等人的死穴。

    “啊、宗主、是老朽无能、老朽失态了。”

    见到惹了祸端,梦云启老脸一红,内疚万分地垂了眸子。

    浑浊的双眸却又在星挽月看不到的地方悄然闪过一抹释然。

    “梦云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脑袋里打的什么主意!”

    看着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梦云启,星挽月恨不得将他直接丢进岩浆。

    不老山谁不知道他曾和星挽梦关系密切,星挽梦管他唤三爷爷,而实际、按照辈分,他只是星挽梦的三叔。

    这般放水,算是彻底打乱了星挽月计划。

    扭头、俏颜不甘地望着血衣斑驳,步履蹒跚的二人。星挽月暴涌出一抹寒意。

    “追!给我追!”

    “要么他们见阎王、要么你们全部陪葬!”

    热浪袭来,撩起星挽月那如丝长发,露出了她那精致面容下带着几分嗜血残忍的微笑。

    月儿……

    一旁的梦飞毅一边前搀扶起三爷爷,一边看着这般令人心悸的星挽月。

    从来的星挽月,可是连一只虫子都不敢碾死,又怎么会张口闭言就要人性命。

    难道……她真的不是月儿……

    一个诡异的念头突然自梦飞毅心底闪过。

    紧接着,一发不可收拾。

    ……

    “小千、你怎么样了。”

    另一边,有幸虎口夺生的慕容夜不顾后背火辣辣的疼痛,连忙检查着龙千翊的伤势。

    即便有内力的保护,此时龙千翊整个右脚踝几乎化作了一堆白骨。

    “走、”

    竭力将她抱至小木筏,龙千翊面颊一片惨白,豆大的汗珠滑落,嘴角紧咬、溢出的丝丝血线不禁令人有些触目惊心。

    艰难地说完一个走字、龙千翊整个人便陷入了剧烈苦难中,再也无瑕多言一句。

    慕容夜知道不能耽搁,连忙杨帆而起。

    可……

    临行前似是突然想起什么。

    慕容夜目光深深地望了不远处的巨船一眼,精眸微闪。

    ……

    “给我追去!”

    看着幽冥海浮现而起的一抹扁舟,星挽月咬牙切齿地下达命令。

    “嘣!”

    身后、一浪高过一浪的热风袭来,顷刻间小岛就像是一只熟透的西瓜一般“嘎吱”一声、彻底自中间裂开,露出里面暗金色岩液。

    “开船、快开船!”

    身后、滚烫的热浪袭来,激得梦飞毅一个激灵叫喊着。

    很快、岩浆自岛体跃出,自海底猛地窜了出来,一副气吞山河的气势显得甚是猖獗。

    船只微晃、在梦飞毅的指挥下,船很快恢复平稳,以极快速度朝着那宛若一叶扁舟的慕容夜追了过去。

    很快、二人之间的距离被迅速缩至不过百米。

    “慕容夜、念在你我过去交情的份,我劝你还是放弃挣扎吧。相信我、纵然天宽地广,也绝对没有你的容身之所。”

    隔船相望,星挽月淡淡勾唇。

    “若你识趣、放弃抵抗,或许……我会考虑给你个痛快。”

    “否则……”

    星挽月绝美的笑容悄然逝去一抹阴寒。

    否则、我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火山爆发,热浪席卷。给本就不太平静的幽冥海又添海浪,慕容夜一边专心控制着小船的方向,一边还不忘竭尽平生所学,为小千拖延着火毒的入侵。

    海底岩浆。

    龙千翊的伤害已经超越了慕容夜的认知。

    此刻、她不仅忙着给其止血,还不断试着替他降温,甚至不惜男女之别,替他解去了所有衣衫。

    而这时,星挽月等人乘坐的船只也迅速追了来。

    星挽月愈加狂妄肆意的笑容也越来越明显。

    回头、慕容夜平静地扫了眼身后黑压压的追兵。

    若是她没有推算错。

    她准备的大礼,也该演了。

    ……

    “宗主、不好,船舱进水了!”

    巨船之,突然有水手惊呼了起来。

    “大呼小叫什么?马给我补!”

    星挽月蹙眉,然而不待她开口,一旁的梦飞毅便早已呵斥了起来。

    于此同时。

    “宗主、不好了,左船舷仓进水,无法掌舵。”

    “宗主、宗主不好了、船舱多处发现被人破坏情况,照这个情况,用不到半柱香,船便会彻底沉没。”

    “宗主……”

    耳边、一道道惊慌失措的声音响起。

    “是你!”

    负手而立,星挽月白衣胜雪迎风而站,任凭海风肆意吹散她秀美长发。

    抬头、她目光如炬地扫向远处扁舟恬静安然的女子。

    纵然衣衫褴褛。

    纵然血迹斑斑。

    可那双清澈的眼眸依然满含睿气,充斥着桀骜与猖狂。

    “异世初识,送你份大礼。”

    莞尔清笑,慕容夜微微张口,无声道。

    ……

    “宗主!我们怕是要弃船而去了。”

    船舱进水,后又有无边岩浆滚滚而来,负责掌舵的人实在坚持不住,疾步跑至星挽月面前为难道。

    “你、你……”

    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等待他的,却是星挽月直达心底的冷剑。

    “连个船都搞不定、我要你有何用?”

    咧嘴冷笑,星挽月笑的像是一介狂魔,惊得不老山一众一副宛如见鬼的模样。

    “桀桀……”

    慕容夜。

    这次、算你走运。

    只不过……你以为,你当真能逃过我的手掌心吗?

    举目而立,星挽月神眸狠戾地望着越来越远去的扁舟,嘴角勾起一抹极为血腥的诡异笑容。

    ……

    “呯!”

    不肖片刻、百米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却是船只不敌岩浆侵蚀,顷刻间爆裂开来。

    而令慕容夜震惊的却是,那么大的船只,竟然没有一个人流荡在海面。

    星挽月、你死了吗?

    慕容夜心底疑惑。

    在心里,她的希望自然是肯定的。

    然而、眼前的诡异场景却不禁令她生疑。

    毕竟、现在的星挽月早也不是曾经的那个小丫头了。

    此刻的她、杀意凛冽,血腥残忍,早被被林岳然那女人取而代之了。

    一念至此,慕容夜心头不由爬了几抹阴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