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保护宗主!”

    巨大的热浪呼啸而来,梦飞毅猛地侧身护在星挽月身畔,急声大呼。

    “夜儿小心!”

    龙千翊也在第一时间握上慕容夜那柔弱无骨的纤纤玉指。

    只可惜,此刻的他根本无心意马,一双明瞳格外肃然地望向那海底深渊。

    伴随着巨大的撞击,一道深金色的火苗也随着撞击一浪高过一浪,大有一波冲天而起的势头。

    “这是……火神的愤怒?”

    龙千翊顿时黑了面颊。

    这种来自地底的火焰,他在幼年时也曾见识过。

    它的残酷无情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火流所过,山河干涩,江湖枯竭、一切草木虫鱼纷纷被灭绝。

    就连那些经由他们所建造、号称坚不可摧的房屋,遇上火神的愤怒也只有化为无烬的晦暗……

    “什么?”

    慕容夜闻言嘴角却是难以置信地抽搐了起来。

    火神的愤怒?

    那地震岂不是、大地的咆哮了?

    “夜儿、我们走。”

    认真地与慕容夜对视一秒,龙千翊几乎不容她反抗地将她横抱在身前,快速而去。

    “拦住他们!”

    好不容易遇到昔日仇敌,星挽月可没想过这么简单地不了了之。

    “咔嚓……”

    似乎伴随着星挽月愤怒的咆哮,这座唯一的小岛开始了更剧烈的颤动,顷刻间,一股不亚于八级地震般的波动袭来,无论是星挽月还是慕容夜均是头晕目眩。

    “咔嚓、咔嚓!”

    一道道清脆的炸裂声传来,原本坚不可摧的地面就像是一块被烤焦的饼干,丝丝皲裂开来,露出里面灼灼沸腾的岩浆。

    “不、小千、放我下来!”

    慕容夜俶尔严肃开口道。

    伴随着地震的海底火山爆发,那也就是说明,若是过了今天,这座小岛也会彻底的不存在。

    那么……她要到哪里去找幽冥之花。

    龙千翊神色凛寒,对于慕容夜的话充耳不闻,背靠灼热喷涌的岩浆,他此刻最大的念头就是带着她安全离开小岛。

    “幽冥之花?”

    “原来它竟然在这里!”

    突然、一道带着浓浓惊喜的苍老声音传来,慕容夜猛地振奋了精神,就连是龙千翊也不由得微微停滞了脚步,匪夷所思地望向那开口的老人。

    说话之人不是梦云启是谁?

    而此刻,他稍微浑浊的目光却是惊喜连连地望着那浓烈喷涌的岩浆之处。

    慕容夜一震,顺着视线望去。

    定睛而去,不多时,果然在岩浆与海洋的交界处发现了一块奇形怪状的植株。

    说是石头又不像是石头,说是树根又不像是树根,有点像人参那般扎根在小岛深处,若不是海底火山的爆发,恐怖谁不会认为这平平淡淡的一株小草竟然会是幽冥之花。

    幽冥之花?

    慕容夜顿时大喜。

    前一世,她之听闻苗疆盛传过关于嗜情蛊的解药。只知其生长在极阴极燥的两极之地,此际看来,海底火山,不就正好满足了这个条件吗?

    原来、她搜遍小岛却终究是掉进了先入为主的漩涡。

    是谁说幽冥之花就必须是花的?

    顿时间,慕容夜的视线不由得炙热了几分。

    “你胡说什么!”

    俶尔回头,星挽月俏丽的眼眸几乎瞬间凝在了一起,怒火滔天地望向梦云启。

    这一刻,她是真后悔带上这个人了。

    你说你知道就知道吧。

    何必要说出来呢?

    明知道慕容夜意图那玩意儿,而自己却是铁了心地意图阻止,你这般挑明,究竟是何居心。

    梦云启自然是故意的。

    他眉眼俱笑地冲着慕容夜递过去一个眼神,然后,换上一副极为惶恐的模样看向星挽月。

    “宗、宗主……老朽没有胡说、那、那正是克制嗜情蛊唯一解药的幽冥之花啊。这不是宗主您一直所寻之物吗?”

    梦云启一头雾水道,口中却更是怕人不知似的大声解释道。

    “托你的服,现在就差天下皆知了。”

    星挽月恨恨道。

    如电寒光却是阴冷无比地刮了梦云启一眼。

    那边、慕容夜身形凛动,早已不顾危险地扑了过去。

    这个老头,果然是故意的!

    星挽月心中微凛,扭头,娇躯一跃,亦是无所畏惧地朝着那压浆地心而去。

    慕容夜,你心之所想,可曾问我过愿不愿意?

    只要有我在,幽冥之花便与你无缘。

    星挽月心下咬牙。

    幽冥之花是药也是毒,用来制毒倒也算是不错的选择,当然,对于她来说,并未作用。

    之所以抢夺,也不过是为了不让慕容夜称心罢了。

    因此,她的目标很明确。

    那便是、毁了幽冥之花。

    “咻!”

    地表的裂痕越来越大、那奔腾的热浪更像是要将人烤干了过去,素手捏剑,一柄柄短剑就像是炮弹般被星挽月投掷了出去。

    “夜儿!”

    龙千翊焦灼地站在一旁,看着逐渐奔溃的小岛,听着那熔岩般的“沙沙”声,他所有的心绪尽是揪在了一起。

    见到星挽月下的暗手,龙千翊更是毫不犹豫地回身,拾起地上的石子,朝着纷乱的剑柄而去。

    而此刻、慕容夜正在小心翼翼地靠近那“咧嘴欢笑”的岛崖。

    不光是她、那暗金色的火焰更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咆哮着,沸腾着,一点一点毫不吝惜地吞噬着小岛。

    慕容夜心头一紧。

    留给她的机会不多了。

    “呯!”

    蓦然,感受到四面传来的阵阵威胁,慕容夜冷冷垂眸,手腕扭动,袖腕中仅存的十八根银针倾囊而出。

    此际,为了保全幽冥之花,她务必要确保万无一失。

    “噗通!”一声。

    慕容夜很快攀过深岩,跃进一眼深潭中,那里,似乎正是孕育幽冥之花的所在地,半面阴冷半面炎热。

    过了这眼深潭,便是幽冥之花了。

    困扰莫邪许久的嗜情蛊终于可以根治了。

    慕容夜顿时有些喜上眉梢。

    “呵……”

    攻击被阻拦,星挽月也不过分恼火,而是似笑非笑地望了眼慕容夜面上情不自禁的笑容勾起了一抹诡异。

    素手轻挥,唇瓣微启。

    在龙千翊接近惊恐的注视下、只见星挽月漫不经心地扬了小手,清音悦耳道。

    “弓箭手准备!”

    声音一下,“轰”得一声,梦飞毅等人的身后出现几十名弓箭手,单膝跪地,盈弓满拉,在那上面,一道道泛着银光的冷箭看上去愈发瘆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