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人曾说,最熟悉你的人不是你的父母,你的亲人,朋友。反而是招你日夜嫉恨的仇人。

    慕容夜与林岳然此刻便有这样的默契。

    一时剑影飞动,比肩划剑。

    一时娇影翻飞,赤膊阵。

    二人竟宛如有了相同的默契,从身法到兵器,从攻击到防御,竟然双双展开比试。

    而最后的结果却依旧是难分下。

    慕容夜的犀利灵活对林岳然的狠辣血腥,一时半会儿,还真的难以区分出胜负。

    “月儿、月儿……内力,内力……”

    一旁,紧观战局的梦飞毅异常紧张道。

    乍一看慕容夜却是与月儿打得难舍难分,难辨高下。

    可事实却是……月儿根本没有使出全部的实力。

    慕容夜不会半点内力,而月儿却是结结实实的内家大师。

    这么看来、胜败便已很明显了。

    只可惜、不知为何,月儿却是迟迟不肯动手,这不由得令的一旁观战的梦飞毅心急如焚。

    最后,实在忍不住那份焦躁。

    梦飞毅用仅存的单臂,轻轻自地面捡起一小块石子,指尖旋转,卷起一抹强大的内力气旋朝着慕容夜猛地投去。

    慕容夜余光冷瞥,可梦飞毅恰好的预判却是彻底堵死了她的后路。

    察觉到异样的星挽月俏脸也是一寒。

    梦飞毅此举,明显就是打她的脸。

    ……

    “观战勿动真君子,梦少主这般可有失君子风度啊。”

    梦飞毅既已出手,一旁的龙千翊又岂能做观无视。

    身形凛动,他率先挡在了慕容夜身前,一把捏住那枚石子,稍加用力,石子顿时化作一片齑粉,抬头,龙千翊状若淡然的神色下却是疯狂流动着蚀骨的寒意。

    这个男人、竟还是这般的不死心!

    龙千翊怒了。

    龙躯猛跃,腰间软剑瞬间弹出,纤指微挑,长剑便以极其刁钻的诡计朝着梦飞毅而去。

    梦飞毅大惊失色,仓惶阻挡,然而却开始受了少许内伤。

    脚步虚晃,龙千翊稍稍犹豫,执剑而,一副淡漠的神情下却是势要取其狗命的决心。

    “我的人,怕是还轮不到龙殿下教训吧。”

    就在梦飞毅觉得此行必死之时,星挽月娇灵的声音悄然出现在耳畔。

    短剑疾飞,顷刻间打偏了龙千翊的剑影,可饶是如此,剑锋急转,还是不可避免地在龙千翊左颊划开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退下!”

    娇影而至,星挽月低沉呵斥、精致可人的小脸一片阴冷。

    先前、她分明有机会完全救下梦飞毅、左脸开花,也算是自己给他的惩罚了。

    梦飞毅这条贱命,是死是活与他无关。

    若不是为了不想在慕容夜面前丢了身份,她怎么可能会伸手救人。

    抬头、星挽月面色稍稍有些潮红地望着面前俊逸非凡的龙千翊。

    倒非是害羞,而是与慕容夜一番争斗,对气力的消耗极大。

    “传闻星宇的神算子神秘诡异、难见真人,没想多却未一介女子开了先例。”

    星挽月语气淡淡,瞟了眼慕容夜的神色却是悄然涌出一抹嫉妒。

    这个女人、凭什么所有的人都为她死心塌地的!

    “小千。”

    慕容夜闪身而来,神色稍显紧张地扫了小千一眼,见他无恙,这才虎视眈眈地看向星挽月。

    “宗主、宗主、发生了何事?!”

    就在这时、远处一片嘈杂声响起,却是这边的战斗吸引了不老山的众人。

    梦云启灰袍鼓鼓,迎风而来。

    见到星挽月,又扫见梦飞毅脸狰狞的血痕,不由得心疼了几分。

    然而、当目光扫向不远处的慕容夜时,饶是梦云启,也不禁虎躯一震,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丫头、丫头是你吗?”

    梦云启低声喃喃。

    脑海中、仿佛浮现出那个桃花般善良可爱的小丫头。

    “三爷爷、三爷爷……等梦儿长大了,梦儿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丫头……”

    这一刻,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不禁泪眼婆娑地望向她。

    他是谁啊。

    慕容夜神色一顿。

    看着面前泪眼朦胧的老人,慕容夜也稍稍有些一头雾水。

    “三爷爷、你怕是老眼昏花了,你仔细点儿看看她是谁?!”

    见到梦云启的失态,星挽月秀眉微蹙,脸色稍稍有些难看。

    梦云启闻言一顿,老脸一红,立刻收起了自己的失态。

    是啊、小梦丫头已经去了那么多年,即便活着,尚且也不可能拥有这般青春稚气。

    他这是在奢望什么呢?

    “月儿、你刚才说什么?她难道是……小梦的女儿?”

    梦云启眼中的失望未曾消逝,继而被一抹浓浓的惊喜所代替。

    搓了搓干涩的手掌,梦云启的表情明显有些激动。

    是了、是了。

    这般如月明亮的眼眸,这般倾城绝世的面孔,宛如与小梦丫头一个模子刻出的相貌,一定是她的女儿!

    苍天有眼啊,苍天有眼,竟然让小梦丫头唯一的血脉还尚存于这世。

    他梦云启苟活这么多年,终算是没有白活。

    “梦云启!”

    娇声冷喝,星挽月怒了。

    继而扬手,白白净净的小手毫不客气地朝着梦云启挥去。

    “以下犯、怕是你连最基本的礼义廉耻都忘记了?”

    能让敌人难受的事儿,必然是慕容夜十分乐意的。

    此际星挽月妄想出手,慕容夜岂会随了她的意思。

    唇角微勾,她嘲讽地瞟了星挽月一眼。

    “小梦丫头、小梦丫头……”

    同样的面孔,同样的语气和维护,令的一旁热泪盈眶的梦云启不由觉得时空的错乱。

    曾几何时,那个丫头那是这般尽心尽力地维护着自己。

    可自己呢?

    却最终无力保全于她。

    她愧对她那一声“三爷爷”啊。

    “慕容夜、我教训门人,与你何干。你还真是多事啊。”

    被人打断,星挽月着实有些不忿。

    “大路不平众人铲,看着不爽就要管、尤其……是能给你添堵的,我可是很乐意啊。”

    慕容夜微微勾笑,状若漫不经心道。

    “你……”

    星挽月一时语塞,口头吃了个哑巴亏。

    “来人、给我拿下!”

    见星挽月吃瘪,一旁的梦飞毅见到救兵,一边捂着面颊,一边下着命令。

    然而、不等星挽月如刀的寒芒扫来,众人的脚底之下突然一阵轰鸣。

    紧接着、众人只觉得有些头重脚轻,身形不稳,然后……就见那原本贫瘠不堪的土地突然开出几道狰狞的口子。

    那下面,一片湛蓝色海水的包裹中,一道道烈焰般的龙蛇咆哮着,仿佛下一刻就要盘旋升天。

    慕容夜等人也是第一时间看傻了眼。

    “海底火山?!”

    几乎是瞬间,慕容夜与星挽月极有默契地开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