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血鹰之神,林岳然?可是……林岳然是谁?”

    看着瞬间如火如荼的焦灼战况,梦飞毅脑海中却迟迟回响着先前二人的对话。

    那感觉,就像是两个旧人在谈论风生。

    不、

    看了眼一副血拼之势的二人,梦飞毅暗自摇了摇头、怕是仇人吧。

    可、星挽月与邪王妃不过二次见面,即便月儿这丫头自小心慕君莫邪,她们之间也至于有这么深的仇恨啊。

    还是说……

    夜儿……

    你究竟是谁?

    另一旁,龙千翊亦是满脸震撼地望着这一切。

    阎罗夜。

    血鹰之神。

    林岳然……

    慕容蝶……

    明明是他本该熟悉的一切,加在一起,却是令得他一头雾水。

    心念之巅、竟恍然生出一份极为荒诞诡异的想法。

    ……

    “怎么、这就生气了?”

    “那我接下来的大礼,你可怎么好收呢?”

    短剑相抵,星挽月素手扯开身上的纤纤锦袍,赫然露出里面紧致贴身的劲装。

    那玲珑的曲线、完美的浑圆,几乎瞬间令得一旁的梦飞毅看直了眼珠。

    红唇淡启,手中短剑灿烈如花,星挽月淡言开口道。

    “林岳然、你什么意思?!”

    银梭回旋,慕容夜手底间疯狂招呼着,听到星挽月的话,不由得稍稍走神,险些给了其可乘之机。

    一击不中,星挽月也并不颓然。

    毕竟,站在她面前的可是二十一世纪杀手界赫赫有名的第一把交椅。

    若是这么容易让她得手,那这场游戏也就不那么好玩了。

    “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即便在这一世、你也有一个妹妹吧……”

    紧张的气氛中,星挽月诡异笑言,递给慕容夜一个半期待的眼神。喃喃自语道。

    “记忆中……似乎也叫慕容蝶呢。”

    星挽月微微闭眸,一副恍若陷入深思的模样。

    “不对、似乎就连长相都一模一样啊。”

    “啧啧……看来,你这美人妹妹,倒也和我有缘啊。”

    星挽月悠悠开口道。

    “林岳然、你休想打她的主意!她和蝶儿不一样。”

    心中最怕的事情陡然间被星挽月戳破,慕容夜心绪也在陡然间慌乱了几分。

    “哦、不一样吗?”

    星挽月却是不着痕迹地弯了弯嘴角。

    “看来、你很在乎这个妹妹啊。”

    “即便……你依旧和她了无关系。”

    星挽月淡淡道。

    “你、都知道了!”

    慕容夜深眸骤缩。

    “哈哈……慕容夜、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优柔寡断,永远都是你的软肋!”

    “前一世、你没有保住她。”

    “你觉得、这一生、你又能护她到何时?”

    “别忘了、依不老山的能力,就连你的生世也不过半天内就清清楚楚,更遑论其他了。”

    “当然……最让我感觉意外的却是……业内号称冰寒无情的你竟然也会动心?”

    “啧啧……甚至不惜为了一个男人以身犯险。”

    “慕容夜啊慕容夜、你果然和从前一样傻。”

    星挽月冷冷挖苦着。

    蓦然、她神色浮起一抹不甘,恨恨道。

    “可是、为什么、无论是实力、人脉,或者智谋,我明明比你更强,可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认可你!”

    “我不服!”

    星挽月精致的面容似乎在瞬间扭曲在一切,新仇旧恨倾盆而来,令得她恨不得将慕容夜挫骨扬灰。

    “嗛、你还是你。还是那只永远只配躲在阴暗臭水沟之中的老鼠。”

    抬头,慕容夜声色冷冷道。

    林岳然,这个几乎和她同时扬名世界的女人。

    手法犀利,性格果敢。行为作风却是以血腥闻名。

    曾为了追杀两名国际逃犯不惜屠戮了半个村子的人,是以血鹰之神,有的不仅仅是响亮的名号,还有背后人们对其的深深忌惮。

    只可惜、这个女人却始终不满足,妄图与自己一较高下。

    慕容夜屡次三番选择息事宁人,不与招惹,最后却换来了林岳然对蝶儿的所行种种。

    也就那件事,彻底轰动了整个世界。

    世人只觉得血鹰之神血腥残暴,冰冷无情。却始终不明,被触及底线的阎罗夜又是怎么的惊悚恐怖……

    纵然是林岳然本人,想起曾经慕容夜的千里追杀,也不由得屡屡自梦中惊醒。

    “慕容夜!你还是一如既往地看不起我吗!”

    听到慕容夜的侮辱,星挽月整个人的情绪明显异常有些激动。

    “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一副自以为是的模样吗?”

    “若不是这样、我怎会用你妹妹的血来唤醒你的杀戮呢?哈哈哈……”

    “可惜了……曾经叱咤风云,不可一世的阎罗夜,现在竟也论狭至这粗浅的儿女情长之中。慕容夜……你倒真是让我惊喜啊……”

    星挽月逐渐平息着情绪,双眸却是一如既往恶狠狠地望着慕容夜。

    抬头、星挽月一双狭长凤眸淡淡瞟了眼慕容夜身后的龙千翊一眼,唇角上扬,狡黠道。

    “最狠不过血鹰然,滥情不过阎罗夜。看得出那边的小帅哥很是在意你啊、怎么?不打算收做男宠玩玩?”

    星挽月挪移道。

    前世身死、灵魂却因罪孽深重遭受了六界轮回的多重折磨,只能自阳间游荡,当看到丧妹心痛的慕容夜,醉心酒色之事,她别提有多高兴了。

    男宠?

    龙千翊面角微寒,这个词代表了什么,他不是不知道。

    “多谢关系了、只可惜、你怕是没那个命替我担心了。”

    慕容夜冷冷开口。

    林岳然究竟有多危险,想想曾经便已明显了。

    她若是一开始就不给其活路,怎么可能又后来她对蝶儿的所行种种?

    是以、慕容夜根本无心其他,银梭飒飒,翻身而去,手底间毫不客气地招呼而去。

    “桀桀、想要我的命、那你也得你有那个命来取!”

    星挽月桀然冷笑,身形如电般缠上慕容夜,间不容发的进攻里看不出她丝毫的怯懦。

    月儿。

    夜儿……

    两强相争,倒是看呆了梦飞毅与龙千翊。

    诡异的身法,犀利的手法,加上每一击的招招致命,这两个人,虽细看差异很大,手中的套路却是招招见血的手法。

    你来我往、你攻我守。

    即便到了异度空间,慕容夜与林岳然这对老仇敌,依然是不死不休地两相争夺,以至于二人丝毫没有注意到空气中越来越浓烈的燥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