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蝶儿妹妹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怎么听不懂了?”

    慕容雅凝眉微蹙,心下一疑。

    什么时候,这妮子竟也会用脑子思考问题了。

    “蝶儿妹妹难不成是受了什么惊吓方才胡言乱语的?”

    慕容雅兀自担忧地看着慕容蝶。

    轻甩水袖,慕容雅娇音一喝。

    “翠儿、还不快扶蝶儿小姐回府!”

    “记住,给我好生照看了!”

    好生照看、四个字。

    慕容雅明眸微闪,咬得很重。

    “是,翠儿明白。”

    身后,一身绿莹的翠儿上前一步,从老奴手中接过慕容蝶。

    不顾其反抗,生拉硬拽将其拉走。

    “别动我放开我!”

    慕容蝶急忙挣扎。

    奈何翠儿虽力气却大的惊人,自己完全不是对手。

    “娘亲不要,你不能答应她你不能毁了姐姐,姐姐唔唔”

    慕容蝶还没说完,便被翠儿一手粗暴捂住,生生带走。

    “蝶儿”

    见女儿受委屈,花无情想上前。

    下一刻,老奴如墙似箭挡在面前。

    回眸,花无情泪眼婆娑地看着慕容雅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终是黯然闭眸,任凭一行清泪划落。

    “雅小姐我答应你。”

    “只求你放过我女儿!”

    花无情轻轻开口。

    身形一瘫,像是刹那间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如此,雅儿先谢过花姨娘了”

    慕容雅扬眸一笑,神色一动,朝着老奴使了个眼色。

    侧身,转眸。

    慕容雅仰头轻叹,静自欣赏着百花宫的宏伟格局。

    似乎突然间,对这风尘流寇的百花宴也没那么讨厌了。

    慕容夜你可要好好表现哦。

    否则,可对不起我给你准备的大礼呢。

    心中冷笑,慕容雅暗自嘲讽道。

    百花宫。

    阁楼之上。

    “王爷他们、来了。”

    邪九声色微沉,提醒道。

    “他们?”慕流川闻言走了过来。

    神色略微有些扫兴道。

    “不会是你那两个奇葩皇兄吧?”

    转眸,慕流川疑惑的目光看向邪九。

    邪九点头。

    他刚收到邪一传来的消息。

    那两个人得知至尊显世百花宴,便马不停蹄地赶来了。

    “咳咳”见邪九点头,慕流川不着痕迹地干咳几声。

    担忧的目光看向君君莫邪。

    他与君莫邪多年挚友、对他多少也有些了解。

    君莫邪。

    沧源的王。

    帝都的神话。

    但无论多少荣誉与风光、都掩盖不了他、不受宠的事实。

    君莫邪是庶出。

    娘亲曾是冷宫浣纱女。

    因受龙恩,诞下龙子,才被封为贵人。

    君莫邪的身份,一开始就比不上他那两位哥哥光辉荣耀。

    但他的才智谋略,却是任何一位皇子都无法媲美的。

    四岁习武,六岁带兵。

    八岁便打得北方匈奴闻风丧胆。

    君莫邪用他自己的实力,打造了属于他的辉煌灿烂。

    只可惜

    功高必然震主。

    树大势必招风。

    他的优秀、也使得朝野之中流传着废立太子之言。

    而沧源皇帝君尚威、对于太子君莫笑是宠爱有佳。

    如此一来、便更加疏离了君莫邪。

    “相必也是为了至尊而来。”

    冷唇微抿,君莫邪目深如水,淡漠道。

    长袖之中,冷拳下意识紧了紧。

    深眸微闪,君莫邪周身冷傲的气息愈发变得凛锐。

    如渊似幽的眸底,完全看不清他的思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