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夜儿、我们现在就走。”

    龙千翊匆匆而回,简单地收拾完东西,一手拉着慕容夜便要走。

    抬头、对上她那空洞近乎绝望的眼神,龙千翊心中一抽。

    “去哪里?”

    慕容夜淡淡道。

    若是莫邪活不了,她该去哪里,又能去哪里呢?

    龙千翊一时沉默。

    此刻的她、再也不是自己所熟知的那个慕容夜了。

    没有了君莫邪的慕容夜,恍若一具行尸,令他心疼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不来山来人了。”

    龙千翊的声音饱含着浓浓的复杂。

    “不老山?”

    一听不老山来人了,慕容夜原本失神的双眸陡然一清。

    “不老山来人、是不是说明他们也认为幽冥之花就在岛上?”

    “我们找不到、或许,他们可以。”

    慕容夜一扫原本的垂头丧气,满含希冀地一手抓住龙千翊,星眸闪烁道。

    “……”

    这个女人、

    她难道一点儿都不在乎自己的安危吗?

    龙千翊突然有些恼火,他甚至有些粗暴地甩开她恳求的双手,冷冷道。

    “你猜错了,是梦飞毅带着来要你命的人,这个岛上根本没有所谓的幽冥之花。”

    “嗜情蛊、本就是无解之毒,你既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为何始终不肯认清事实!”

    龙千翊猛地握拳,一句一辞像是刀剑一般狠狠插在慕容夜心头上。

    而他的心底,何尝不是宛如千刀万剐般的难受。

    身躯微震,慕容夜抬头,愣愣地看着龙千翊。

    “梦飞毅?你是说梦飞毅来了。”

    “他一定有所隐瞒、”

    “他一定知道如何解嗜情蛊的毒。”

    良久、就在龙千翊自觉语气过重之时,慕容夜突然开口,精致的面角上竟是掩饰不去的笑意。

    “……”

    龙千翊整个人彻底呆若木鸡。

    任凭她自身边走开,他却再无拦住她的理由。

    ……

    “你想要嗜情蛊的解药吗?”

    突然,就在慕容夜抬脚之际,一道满含戏谑的女音响起。

    这声音,听着还有那么几分熟悉。

    慕容夜脸上半是疑惑。

    而龙千翊的俊眸则是浓浓的诧异。

    好快的速度!

    “谁?!”

    慕容夜冷然止步,目光冰寒地望着不远处的幽丛。

    “哈哈、名震沧源的邪王妃、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幽暗的丛林中,两道身影不急不缓地行了出来。

    那是一张精致灵俏的才貌佳人,她的身边,梦飞毅断臂凛然护在身旁,恶毒的目光却是戒备森然地望着慕容夜。

    显然,他对于慕容夜的手段还心有余悸。

    “星挽月?”

    见到是她,慕容夜也微微蹙了蹙眉。

    梦飞毅先前所言非虚,不老山的报复仍历历在目。

    那……

    既是已死之人,又怎么可能会死而复生?

    慕容夜诧异。

    突然,余光瞥到星挽月纤长左手把玩的短剑,勾动旋转,宛如灿烂烟花。

    “轰”得一声,有什么东西自脑海轰然倒塌。

    慕容夜几乎是下意识后退了一步,靴中银梭也在瞬间被她捏在了手上。

    娇躯微微似灵猫般躬起,周身气息也在瞬间变得森然凛冽。

    夜儿?

    紧随而来的龙千翊见状,诧异满眸。

    慕容夜不曾解释,一双冰寒嗜骨的眸子却是如蛆附骨般丝丝地盯上星挽月。

    那阴寒的目光,不禁令的一旁的梦飞毅心底大凉。

    反观星挽月,却是唇角微扬,眸似静水般瞧着慕容夜。

    当然、若不是感受到那近在咫尺间强大内力的威压,就连梦飞毅也以为自家宗主未曾将邪王妃放在心上了。

    然而事实却是,这二人不仅气势上冰寒冷凛,就连那隐隐发散的恨意,竟也是诡异地相似。

    “不老山圣女?”

    两相对峙,却是慕容夜率先勾了勾唇角,不屑莞尔。

    “既是旧人来、何必这般偷偷摸摸。”

    “哈哈、人的名树的影,名震天下的“阎罗夜”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能一眼将我认出,慕容夜、若你我不是对立,或许,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

    面对慕容夜的嘲讽,星挽月却是不可置否地笑了笑,周身的寒气却是愈发阴冷了几分。

    朋友?

    慕容夜冷冷淡笑。

    从她前一世将魔爪伸向蝶儿的时候,早已注定了她们二人之间的不死不休。

    “血鹰之神,林岳然。”

    “我倒是不曾想,坏事做尽的你,竟会有机会令得苍天垂怜,有了这么一个重头再来的机会。”

    慕容夜淡道。

    “呵呵、”

    “慕容夜!你说的对,苍天有眼,让我林岳然亲手拥有这么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

    “这一次、我倒要看看鹿死谁手!”

    突然,星挽月一改之前的平静,轻灵的双眸陡然涌上嗜骨的浓浓杀意。

    “无论过去将来、都将注定了你是我慕容夜的手下败将。”

    慕容夜嗤之以鼻道。

    “不、慕容夜!”

    “我没有输!我从来没有输给过你!”

    感受到慕容夜那恍若上位者讽刺目光,自尊心受挫的星挽月瞬间炸毛。

    尖锐的声音狰狞道。

    “慕容夜、你别忘了。”

    “前一世、我赢过你!”

    “哈哈哈……”

    星挽月身形如电而来,说话的瞬间,整个人更是笑得眼泪都出来。

    “我可还记得、你好像有些纯真善良的小妹妹。”

    “嗯、貌似……叫什么慕容蝶吧。”

    “啧啧……”

    “可惜了、”

    星挽月叹息地摇着脑袋。

    “可惜她最终只能埋骨黄沙,而被她视作神仙般无所不能的姐姐,却救不了她。”

    “可惜了、真的可惜了……”

    “或许你不知道,那些世界上的有头有脸的大佬,对你妹妹的身体,可是格外着迷呢……”

    星挽月笑了。

    诡异的笑容好似一株罂粟,美丽而嗜血。

    “林岳然!你找死!”

    蓦然,慕容夜身躯宛如雷电而逝,束手银梭,更是顷刻间与星挽月短兵相接。

    冰冷的目光更像是毒蛇般阴冷晦暗。

    前一世、她不是未曾找寻过蝶儿的遗骸。

    可从那断断续续的残骸中,她得出了一个令她近乎发疯的事实。

    她的蝶儿、或许曾遭受过非人的侵犯。

    也许、蝶儿昔日悬崖自裁不仅仅是为了保全她。

    也许、她是真的丧失了生存下去的勇气。

    而造成这一切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

    银牙碎咬,慕容夜双眸宛如充血般冲了上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