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海风轻抚、阳光炙烤。

    慕容夜轻声呢喃转醒,映入眼帘的便是那悬在天空的红日。

    “小、小千……”

    支撑坐起,慕容夜轻嚅嘴角,唤着龙千翊的名字。

    然而,她刚开口,干涩的嘴角立刻渗出丝丝血味儿。

    远处、龙千翊第一时间发现了转醒的慕容夜,听到她梦醒咛喃间还不忘呼唤自己的名字,龙千翊俊逸的面庞不由得升起几抹温暖。

    “你缺水严重、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看到她泛着血意的唇角,龙千翊心疼地皱眉道。

    伸手,将手中的盛着泉水的荷叶递在了她面前。

    慕容夜感激而笑,仰头,清水下肚,慕容夜方才感觉体内的燥热降了许多。

    “小千、我睡多久了?”

    清水饮罄,慕容夜连忙拉住龙千翊急切道。

    “幽冥之花,你可曾找到幽冥之花。”

    望着近在咫尺间那双清澈见底的明眸,龙千翊只觉得心中一痛。

    侧眼,别眸。

    目光远远地眺望着远方。

    “你只是睡了一夜。”

    为了救他、你就这般苛责于自己吗?

    龙千翊面色一痛,压抑着心底的难受,他顿了顿,继续道。

    “或许我们被骗了,这座岛很小,岛除了一眼正在消弭的清泉外,没有任何的生物。”

    “至于你所说的幽冥花、别说是花、这里连草都甚为稀少……”

    说着,龙千翊住了口。

    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此刻、他的手掌正被她纤若无骨的手紧拽着。

    她的紧张、她的胆怯、她的惶恐。

    “夜儿、”

    踌躇许久,龙千翊终究是放不下她,回头,望着她那双空洞几许的眸子,深深叹了口气。

    “夜儿、此地荒芜、不宜久留。”

    龙千翊神色复杂地看着她。

    目光轻轻移至她平坦俏洁的小腹。

    柔声宽慰道。

    “跟我回星宇吧。”

    “我会拼尽全力,对你们母子俩好的。”

    龙千翊深情道。

    即便、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即便、她魂牵梦绕之人也不是他。

    但是、他都愿意久伴于她。

    “夜儿、夜儿……”

    龙千翊丝丝点点的呼唤终于有了起色。

    慕容夜宛若呆滞的神色终于清醒了几分。

    扭头、对龙千翊真挚的神色,她苦涩莞尔。

    “小千、谢谢你的好意。”

    “可……我肚子里的孩子,永远是君家血脉。”

    慕容夜怅然若失地抚着小腹,悠悠道。

    一句话,堵死了龙千翊全部的念想。

    她是君莫邪的人。

    即便若他亡了、她亦是他的妻子。

    “况且、我不相信。”

    慕容夜木讷开口道。

    梦飞毅或许对她有所欺瞒,可梦飞环的话却是赫然真实。

    幽冥之森其下的幽冥海,连通着浩瀚星海,幽冥之森的范围内,唯有一座状若孤帆的小岛。

    嗜情蛊的解药,正在这座岛。

    “幽冥之花,在的、一定在这里。”

    良久、慕容夜恍然若失道,身躯晃动着起身。

    龙千翊连忙扶住摇摇欲坠地她,深眸一片痛惜。

    “幽冥花、,莫邪一定会有救的。”

    慕容夜撑着摇摇欲坠地身形,朝着面前的一大片绿莹莹植被扑了过去。

    干涩的双手粗暴地划开一株株齐脚的小树,口中犹自希冀地喃喃着幽冥花。

    龙千翊更是宛若石化地立在一旁。

    此刻的她,强忍心中的那份绝望,犹自在岛四处翻腾。

    龙千翊只能任由她去,任她发泄着心中的不甘与绝望。

    夕阳西下,这片岛却仍然如同白日那般燥热,丝毫没有受到海风的一丝丝侵蚀。

    这座岛,着实有点诡异。

    龙千翊如是想着,手中却马不停歇地准备这木舟。

    他们的独木舟在来的海禁不住海风肆虐,早已沦为一片木屑。

    他知道、即便她再怎么不相信事实。

    她终究会冷静下来。

    到时候,他便会竭尽全力,带她回星宇。

    在那里、他愿意拼尽全力给她整个世界。

    甚至于、他连她那未出世孩子的未来都规划好了。

    无论是星宇的皇,还是世界的王,只要她喜欢,他都会不顾一切替她拿到。

    而他要的,自始至终,都只是她。

    “呯!”

    就在他神丝游荡间,小岛西域陡然传来一阵巨响,整个小岛也在瞬间出现了轻微晃动。

    发生了什么?

    龙千翊一个闪身出现在了尚在挖根刨土中的慕容夜面前,伸手,万分心疼地握住她指尖皲破的皮肤。

    面颊万分痛惜道。

    “乖乖留在这里、我去去就回。”

    说罢,龙千翊还不忘将一些杂草抱了过来,彻底掩盖了慕容夜瘦小的身影,这才离去。

    ……

    “都给我小心点!耽误了宗主的大事儿,小心你们的脑袋!”

    小岛西域,一艘巨大船只停靠至岸,或许是靠岸时没有掌握好方向,此刻的巨船几乎是歪歪斜斜地抵在沙滩,周身船只也微微有些变形。

    甲板,虎背熊腰的星图正在言辞狠戾道。

    就在此时,一道倩丽的白影悄然出现。

    风、柔柔荡起她鬓角的细发,露出那张清丽娇美的容颜。

    是她?

    龙千翊悚然一惊。

    星挽月!

    她不是被人迫害死了吗?

    果然、梦飞毅那家伙骗了他们。

    龙千翊心中一顿。

    当看到白衣女子身侧那熟悉的断臂之时,心中的猜测不由得更加深了几分。

    突然、一道威严赫赫的杀意凛冽而来,龙千翊几乎没曾敢想,一个俯身,彻底将自己隐匿于地下。

    “月儿?你怎么了?”

    甲板,察觉到身畔佳人陡然间犀利的气场,梦飞毅愕然出声,关怀道。

    “没什么、应该是有点累了吧。”

    星挽月不着痕迹地别开眸子,眸底的笑意却是悄然氤氲。

    看来、有人早已等候多时了呢。

    “没听到吗?宗主累了,还不快去准备营帐?!”

    一旁的星图闻言,连忙拍马溜须道。

    “想来是坐的累了,不如、毅哥哥陪月儿去岛散散心?”

    扭头,映着皎洁月光,星挽月微微仰头,笑意盈盈地望着梦飞毅。

    梦飞毅心中一颤。

    望着咫尺间的俏丽容颜,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声……

    ……

    好险!

    另一边、龙千翊亦是心中大紧。

    星挽月没死,还带着梦飞毅了岛。看来,他要带着夜儿快些离开了。

    如此想着,龙千翊身形微动,消失在了原地。

    然而,他刚消失,一道清丽倩影便准确无误地出现在了他先前的位置,流眸笑意地望着他离开的地方,露出一抹诡异神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