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幽冥之森的气候还属炎热,然而这幽冥海的海水却是别样的刻骨冰寒。

    一个大浪袭来,慕容夜与龙千翊毫无意外地双双遇难,冰冷的海水一遍遍袭来,慕容夜只能一手抱着圆木,与龙千翊拼命划着水,漂浮在这无边无际的海面上。

    “幽冥海、东流浩瀚星海,西接星宇流泊、我们像没头苍蝇一般漂浮着,几时才会找到那座岛呢?”

    波涛汹涌的海面上,龙千翊看了眼苍白疲惫的慕容夜,心疼开口道。

    “其实、若我们顺着西边的洋流,或许能借机抵达星宇,不如,你和我一起回星宇可好?”

    龙千翊戏谑笑颜,可那眸底微闪的期待依旧暴露了他的心思。

    走?

    慕容夜淡漠不语,身子前倾至圆木上,麻木的四肢依旧毫不放弃地摆动着。

    在这荒芒无依,海浪滔天的海面上,龙千翊的建议固然可行,可、莫邪和蝶儿还在等着她,她怎么能离开呢?

    果然……

    看着她眼底的坚定与执拗,龙千翊苦涩一笑,全力调息着内力,推着那仅存的圆木向前游去。

    既是你执意要做之事,那我无论如何也得奉陪到底。

    龙千翊心中暗想。

    他一出手,慕容夜当时有了感觉,回头,朝着感激地点了点头,表达着谢意。

    就这样、他们二人飘荡在无边无际的幽冥海上,白天遭受着太阳的炙烤,夜晚忍受着海水的侵蚀,偶尔遇上狂风暴雨,更是一夜不得安息。

    更可怕的是、幽冥之海的可怕可不仅仅如此,这片海域中诞生的掠食者,更是阴暗恐怖,无数次,他们都只得鼻息凝神,方才得以与死神擦肩而过。

    ……

    “夜儿?你怎么样了?”

    长久泡在海水里,对人体的消耗极大,尤其是水分的缺失,淡水的缺失令的慕容夜唇角起皮,整个人疲惫不堪。

    可她依然坚持着、干涩的双眸依旧死死地眺望着远方。

    那片岛屿、究竟在哪里啊……

    突然、就在慕容夜万分丧气之时,远方一座小小的影子逐渐进入慕容夜的视线。

    “是岛!”

    慕容夜惊呼。

    龙千翊抬头、极目远眺,原本凝重的面色之上亦是闪过一抹喜色。

    就这样、慕容夜拼命地划啊划,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那熟悉的泥土芳香铺面而来的时候,慕容夜一个翻身,结结实实躺在那海滩上,满足地睡了过去。

    龙千翊一身湿漉漉地自水中站起,笑意盈盈地看向她,温柔小心地将她从海滩上抱起,一步一步走向岛内,海滩之上,独留下那一串孤独的脚印。

    ……

    “快、拉起船帆、借助这股风浪,让我早日抵达海中央!”

    幽冥海上,星挽月白衣如花般站在船头,秀眉紧锁,井井有条地指挥着众人。

    她才刚刚从轮回的间道回来,她可不想这么快,就去见阎王。

    “你让开。”

    突然,她走到那与船帆僵持不下之人身旁开口道,然后在那人极限震惊的眸子接过绳索。

    下一刻、一股几乎不输于海面狂风的磅礴力量陡然自星挽月体内爆发开来,那原本令人头疼的船帆,就这样乖乖被星挽月收服了。

    顷刻间,整艘船随着海风宛如离舷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星挽月、这就是你的真实实力吗?

    梦飞毅单臂紧紧地抓住船舷,看向星挽月的眼神中充满了无限震惊。

    曾经、他也忌惮星挽月那一身雄厚的内力,也曾不信邪地试图和她交手,如今看来,以前的月儿,恐怕为了避免伤到自己,多有保留吧。

    倒是自己,竟一度天真地以为自己才是不老山宗主的不二人选、真不知道是无知、还是愚蠢呢?

    梦飞毅苦涩莞尔,一双深邃的眸子却像是着了迷一般盯着那船舷上的妙美女子。

    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那宛若妹妹的粘人精给吸引到。

    ……

    “皇上、如今的沧源看起来太平安康,可实际上、早已是暗影重重。”

    “昨日,又有一些大臣的远房亲戚前来寻亲,可、在臣看来,那怕都是不老山在我们眼皮之下所埋的线。”

    沧源皇宫,李天楠面色忧愁地抱了抱拳,苦涩道。

    “飞鸽传书,速速通知莫邪、不管用什么原因,务必减缓莫邪他们的回京行程。”

    君尚威闻言,虎眸一瞪,急忙道。

    “皇上、你这是?”

    李天楠恍然大惊。

    不老山显然是来势汹汹,而皇上这打算,显然是没打算召集君莫邪一同参战。

    “哈哈哈、天楠、朕记得,当初你父亲陪着朕横刀立马的时候,你才刚学会走路呢,怎么……如今,不知你和否愿意陪着朕,为沧源的荣辱兴衰搏上一搏呢?”

    君尚威朗声大笑,面色慈祥道。

    “臣、誓死与沧源共存亡。”

    闻言,李天楠当即下跪,厉声道。

    不老山威名在外。

    此际不老山来势凶猛,沧源或许在劫难逃,皇帝明白这一点,所以才要飞鸽传书,意图阻止莫邪,留下这沧源的薪火。而他作为莫邪的兄弟,又岂会至莫邪于不顾。

    生也好、死也罢,他们李家世世代代都是沧源的墙、一道誓死捍卫国家尊严的墙。

    ……

    “欢迎几位尊者、承蒙几位尊者到来,令寒舍蓬荜生辉。”

    皇宫外的一处行宫,君莫玺笑语嫣然地冲着几位头戴斗笠的老者恭敬拱手。

    闻言、几位老者均是神色淡然地遮掉斗笠,露出他们憨态慈祥的笑容。

    他们的背后、行云流水地飞舞着一个“圣”字。

    “就是你这小儿、给我们不老山传递的消息吗?”

    突然为首的一名老者开口,似笑非笑地看向君莫玺。

    “若老夫没记错,你小子可是沧源的二皇子、这般引狼入室,就不怕惹火上身吗?”

    开口的正是不老山梦家祠堂的大长老,梦天衍。

    此刻,一手悠然地把玩着手中的翠珠,一面双眸如炬般盯着君莫玺的每一个眼神。

    “尊者明察、沧源对不老山不敬在先,无礼再后,在下自知不敌,奈何人微言轻,不能左右沧源大局,方才造成这个局面,只希望日后诸位尊者,莫要为难于我。”

    君莫玺轻轻皱眉,诚恳道。

    梦天衍盯着君莫玺看了许久,这才朗声大笑。

    “好一个识时务的小子、你放心、沧源我们是不会放过的,但你知道,我们不老山向来无心权术,若你此番做的好,到时候,你便是沧源的新皇。”

    梦天衍咧唇淡笑与君莫玺简单有了个眼神交流。

    “那、我在这里先预祝诸位尊者胜利了。”强压着面角的笑意,君莫玺低头致敬道,那双淡然的眸子却在垂下的片刻闪过一抹阴狠。

    君莫邪、这一次,你注定插翅难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