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蝶儿、蝶儿、”

    幽冥之森中的一处丛林,邪九扬了扬手,在慕容蝶呆愣的面前挥动了几下,最终还是化作无奈的叹息。

    自从王妃坠落悬崖,蝶儿已经三天三夜没吃没喝,未合眼了,邪九真的很担心,这样下去,她的身体会率先吃不消的。

    “嗯……”突然,慕容蝶一声痛呼,艰难地保住脑袋,精致的面容瞬间扭在了一起。

    见状,邪九立即将慕流川备的解药送了过去,见她服下,不由得担忧道,“头还疼吗?”

    慕容蝶轻轻摇了摇头,目光仍旧处于游离状态。

    “要不要,你先休息一下,待流川如风他们回来,我叫你,好吗?”

    邪九一手轻轻抚在她后背,替她调整气息,一边柔声安慰道。

    “不、不、我不要睡觉。”

    听到睡觉,慕容蝶原本呆滞的双眸陡然变得有些激动,猛然间像是丢了魂魄之人一般,开始叫喊着。

    “好、好、那我们就不睡,我在这里陪着你好吗?”

    蝶儿突然间的情绪波动令的邪九手忙脚乱,不得已,他只能先安慰她,心疼万分地替她揉捏着鬓角,试图缓解她的疲劳。

    “不、我不要睡觉,我不要睡觉。”

    慕容蝶依旧轻声喃喃,灵动的双眸间是难以掩饰的恐惧。

    她不想睡觉,不想再做噩梦。

    自从亲眼见识到姐姐坠崖,她几乎每天都会至梦中惊醒,诡异的却是她根本记不起一点点梦境,但却记住了那种绝望、痛苦,又带着点点苦涩的幸福之感。

    虽看不清那梦境究竟是什么,但她敏锐地感觉到,那或许不是梦。

    也许,是她曾经所经历过的历程。

    ……

    “怎么样?”不一会儿,丛林一边,如风与慕流川双双回来,邪九连忙迎了上去道。

    “东南方向,有一道偏陡的山脉,从那下面,刚好可以抵达幽冥海岸,那是唯一的出口,要是他们还活着,一定会从哪里离开。”

    “我们可以在那里等着。”

    慕流川与如风对视一眼,斟酌道。抬眼,扫了眼那尚处于呆愣之中的慕容蝶,慕流川愁眉微索。

    “她还是这样不吃不喝吗?”

    邪九面色一痛,回眸亦是忧心忡忡地望了眼蝶儿,沉重地点了点头,“她总是吵着头疼,是不是血兰花有什么副作用?”

    邪九担忧道。

    “副作用?”慕流川一愣,“不会啊,我替她把过脉,除了一些心血燥热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异样,没道理会头疼啊。”

    慕流川一脸奇怪。

    “醒了、琉璃殿下醒了!”

    另一旁,那曾跟着琉璃荼留下的一队邪王卫也趁着这几天时间逐渐找了回来,虽然……能活着回来的只是一小部分。

    此刻、琉璃蘼一面欣喜若狂叫道,一面细心万分地扶起琉璃荼。

    “蝶儿、蝶儿!”

    琉璃荼是唤慕容蝶的名字醒来的,琉璃荼的男儿身份早已暴露,此刻听着他这般唤着慕容蝶的名字,邪九只觉得心中噌然升起一抹莫名的懊恼。

    “慕容蝶?!”

    醒来的琉璃荼一眼见到不远处呆愣的慕容蝶,他猛地起身,快若闪电般奔了过去。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他伸手,一把搂住慕容蝶的肩,厉声质问道。

    “那块七彩玉佩为什么会在你那里?”

    “快、你快说啊!”

    琉璃荼大声喝道,激动的双眸顷刻间就像索命的厉鬼,吓得慕容蝶身躯一颤,拼了命地想后退,无奈却挣脱不了眼前的束缚。

    “不、不要,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

    这种无法逃脱的感觉,为何和梦里的一模一样?

    慕容蝶一惊,下意识地挣扎着,痛呼着,俏丽的小脸上尽数惊慌与无助。

    “你干什么!”

    看到她那双惊慌无助的眼神,邪九几乎一个闪身冲到了琉璃荼面前,沙包大的拳头毫不吝啬地招呼到了后者脸上。

    伸手,他猛地将慕容蝶抱在怀里,感受到她浑身的颤抖,他不由得扭头,警告的目光灼灼望向琉璃荼。

    “你、”琉璃蘼虽心疼殿下被打,可毕竟是殿下之责,是以也没有多加责备邪九,只能连忙上前,将琉璃荼扶了起来。

    倒是一旁的慕流川用审视的眼神在邪九与慕容蝶来回流转。

    错觉吗?

    他总觉得,邪九对蝶儿的保护,似乎有些不一样。

    “呼……”

    琉璃荼晃晃悠悠自地上爬起,回头,看向慕容蝶的眼神依旧是充满了震惊与难以置信。

    为什么会是她?

    为什么七彩琉璃心会在她身上?

    明明夜儿才是长相最相似的那个人、为什么会是慕容蝶?

    原来,在之前梦飞环一事中,蝶儿为了救他们,刻意引开了前者,就在他前往营救的途中,无意间正好瞥见了慕容蝶颈间所佩戴的七彩琉璃心,琉璃荼当时的震撼是难以描述的,是以给了梦飞环可乘之机,有了一个重伤的结果。

    若不是有幸遇上龙千翊,怕也是凶多吉少。

    可是……

    此刻醒悟过来的琉璃荼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事关琉璃皇室,他又不能直接向众人说明,他想向慕容蝶询问一些讯息,却发现此刻她的状态很是不好。

    尤其是自己一靠近,慕容蝶总是宛如一个受惊的兔子般躲在邪九身后,弄得最后邪九一脸防贼般防着自己。

    最后,琉璃荼在慕流川的口中,方才得知夜儿坠崖的消息。

    “那还等什么,我们当然是要下去救他们了。”

    琉璃荼当机立断道。

    夜儿不会死的,说不定,她现在正需要他们的帮助呢?

    虽然慕容蝶才是七彩琉璃心的归属者,但在他心里,始终觉得慕容夜才是他的妹妹。

    她们本为姐妹,或许……弄错了也说不定呢?或许、这一切,等他找到慕容夜的娘亲,就能揭开一切真相了。

    ……

    “小心!”

    此刻的幽冥海上狂风怒号,浊浪咆哮,一层又一层的浪花一遍遍冲击着慕容夜所铸的小木舟。

    不一会儿、小舟便逐渐颓显出松垮的疲惫之态。

    糟糕、这样下去,是支撑不了多久的。

    慕容夜心下暗道,双臂拼命的划着木浆,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而来幽暗滔天的海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