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三爷爷、是飞毅无能,飞毅失败了,连带着大哥和杀叔一起命丧黄泉……”

    船舱内顿时响起梦飞毅懊恼自责的悲恸之音。

    “毅儿啊、也不怪你,遇上邪王和神算子,就算是你,也的确吃力啊。诶……”

    被梦飞毅称作三爷爷的老者正是不老山祠堂的三长老,梦天启。只见他神色有些悲恸地看了眼梦飞毅的那空荡荡的一臂,面色不由得一苦,这个结果,他要怎么向二哥说明。

    他那个暴脾气啊……

    “孩子、你能活着回来,已经很不容易了……”梦天启长长地叹息了着,安慰道。

    “不、三爷爷。”闻言,梦飞毅双眸之中却是陡然爆发出一抹戾色。

    “三爷爷、我要回去继承快速继承宗主之位,给哥哥和杀叔报仇!”

    梦飞毅神色灼灼道。

    苍天垂帘,让他死里逃生,这一次,他又怎会甘愿放过慕容夜那一行人呢?

    “嘘、毅儿、你不知道,话可不能乱说。”闻言,梦天启顿时有些紧张地看了眼四周,连忙道,“你不知道,那宗主之位……”

    “三爷爷,宗主之位我是一定要继承的,纵然这一次的任务是我的失败了,可我依然有信心说服那群老古董的。”

    “三爷爷、”梦飞毅急切地拉住梦天启,语气真挚道,余光瞥见自己那空荡荡的臂膀,他阴骘的眼底不由得爆发出一抹阴冷的恨意。

    慕容夜、龙千翊!

    他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是吗?那我倒想看看你是准备如何说服我呢?”

    就在梦飞毅咬牙切齿间,突然一道淡淡的柔音飘然而来,像是带着点点笑意,又似带着丝丝霸道,令人不禁心生畏惧。

    梦天启浑浊的双眸顿时一惊,颤抖着转身,连忙冲着身后出现的那抹倩影拱了拱手,恭敬万分道。

    “宗主,飞毅苦无遮拦,是老朽教导无方,还请宗主见谅……”

    若说曾经梦天启还不将这个小小的女娃娃放在眼里,可如今经历过那么些生死关头,他现在对这个小丫头,是打心眼儿尊崇了许多。

    她的手段,她的睿智,以及她的果断,无不令他汗颜。

    “宗主?挽黎婶婶也来了吗?”

    梦飞毅疑惑望去,一眼见到那白衣梦幻之人,竟然恍然见鬼般大惊失色道。

    “你?你不是死了吗?”

    “兔崽子,你怎么说话的?!”一旁的梦天启一边大喝,一边给梦飞毅使着眼色。

    “呵、怎么,你就这么企盼我死了?”星挽月毫不介意这祖孙之间的互动,淡抿笑容,凉凉道。

    “不、不是。”梦飞毅这才察觉食言,面色十分难看地看着星挽月,三爷爷那一句宗主,显然说明了很多。

    “月儿、我是你的毅哥哥啊,我怎么可能企盼你死呢,太好了,你能活着真是太好了。”

    “这样,你就可以做飞毅哥哥最美的新娘子了。”

    多年的攻心也令得梦飞毅立刻转变了态度,笑语温言道。

    梦飞环已死,星挽月便注定了是他的女人。

    “飞毅哥哥、你难道听不到你他们对我的称呼吗?”

    星挽月抿唇,似笑非笑地盯着梦飞毅,在她的眼中,她清晰地看到了梦飞毅眼中的不甘,羡慕,以及浓浓的算计。

    曾经的星挽月天真纯良,可没少被这家伙哄骗。只是,那个傻丫头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看似温柔贴心的大哥哥,实则是一个包藏祸心的大灰狼。

    若不是顾忌星挽月的身份,梦飞毅怕是根本不会搭理她半分。

    “他们叫我宗主、你觉得、我还有可能成为你的新娘吗?”

    星挽月冷冷开口道。

    闻言,梦飞毅的面色顿时难看了几分。

    依照不老山的规矩,一般都是圣女成亲之后,继承不老山宗主,而星挽月,显然打破了这一规矩。

    她既成功继承了宗主,那便说明,星家与梦家的联姻,失败了……

    “月儿?”

    抬头,梦飞毅十分陌生地望着面前之人,从前的星挽月刁钻任性,可也温柔善良,对他的话更是千依百顺。

    然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女孩儿,明明是一模一样的面孔,整个人的气息却是如剑般犀利。

    甚至每一个眼神,每一丝笑意,都散发着令人惊心动魄的力量。

    “飞毅哥哥、我知道你心有不甘。但是,我奉劝你不要打我的主意。”

    星挽月缓缓抬步,行至梦飞毅身边,在他哀凉自卑的神情下,她挑衅般地撩起梦飞毅那单薄的袖子。抿唇淡笑。

    见她微笑,梦飞毅几乎下意识地半咧着身子后退。

    “放心、飞毅哥哥,其实,我们都有同一个敌人,月儿还是会和以前一样,听飞毅哥哥的话,不知道飞毅哥哥可还会像曾经那般始终维护着月儿呢?”星挽月笑语盈盈道。

    明明看似是一番示弱交好的言辞,可听在梦飞毅心中却更像是一股浓浓的警告。

    她是在警告他不要在打她和不老山的主意。

    梦飞毅悚然一惊,这种令人心悸的熟悉感觉,竟与他面对邪王妃时候一模一样。

    原本纯良似兔的星挽月,何时竟变得如此咄咄逼人了?

    ……

    “给我让开!”

    海洋的另一边,慕容夜懊恼地推开龙千翊,接过他面前的圆木,竭尽全力地托地而去。

    真是的,这个家伙,手还没好,就敢来做着这种搬运之事儿,真不怕彻底残废啊。

    见状,被推至一旁的龙千翊面带笑容,看着慕容夜那坚定倔强的小身板,双眸之中的宠溺不由得愈发充盈。

    急步上前,暗自调息着内力,他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掌猛地一挥,那令慕容夜气喘吁吁的圆木瞬间便被他扛了起来。

    慕容夜回头,顿时没好气地看向他。

    合着这家伙刚才是故意用受伤的那只手去抱圆木的。

    “哈哈、出发吧。”

    见她眼底的幽怨,龙千翊不由得用那只受伤的手,轻轻捏了捏她脸蛋儿,一番蹂躏之后,这才满意而去,不顾后面怒不可遏的慕容夜。

    被她保护和担忧的感觉,还真的好啊。

    龙千翊这般想着。

    然而、待他手握肩上的圆木,他不禁笑容淡了下了。

    夜儿这般造船出海,为的便是他吧。

    龙千翊心下黯然,这几日,他似乎已经习惯了没有别人打搅他们的日子了,若是可能,他真的愿意抛下一切荣华,带着她远走高飞,和她过着神仙眷侣般的日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