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千、”

    龙千翊的强行置换也令慕容夜有了全部视野,她伸手,想要在他们坠入深海之前拽住龙千翊的手。

    然而、由于二人体型的差异,龙千翊下降的速度显然要比她快了许多。

    皱着眉头,看着那垂落血腥的手臂,她不由得紧紧抿唇,任凭风肆意吹拂着她的刘海,撩起她那一双复杂的眸子。

    龙千翊、

    他是除莫邪之外第一个不顾生死也要保护自己的人。

    然而、这份深情却让她难受。

    只因她承受不起。

    “噗通……”

    神丝流转间、二人一先一后双双落水。

    触水、一股冰寒陡然袭来,即便有了先前的缓冲,巨大的撞击也险些要将慕容夜拆筋扒骨。

    “咕嘟、”

    巨大的惯性下,慕容夜好似一颗鱼雷,飞速下沉。

    紧紧咬牙,屏息,她强迫自己清醒,余光在昏暗的海水中搜寻着龙千翊的身影。

    急速的下落下,四肢百骸受到的水压不断侵袭而来,慕容夜暗道不好,若在这般任由身体坠落,他们迟早会被海底那强大的水压彻底压爆。

    可、

    慕容夜摆动着双腿,宛如一只灵活的鱼儿般向着龙千翊的方向游了过去。

    此刻彻底失去意识的龙千翊,就像是海中的浮游物一般,顺着海流越飘越远,慕容夜紧忙追着,胸腔内的气息越发变得薄弱。

    她连忙换了一口气,快速而去。

    快啊、一定要抓住!

    慕容夜竭尽全力抓住了龙千翊,奈何他溺水太长时间,加上下落时早已昏迷,生机早已在尽数消散。

    慕容夜蹙眉、伸手,猛地将他从海流中的拉了回来,一手顺着他胸膛挽在他背部,略微仰头,迅速靠近了他。

    下一刻,唇瓣相接。

    他的唇很凉、整个人更像是经受了千年冰冻一般,慕容夜一惊,一边忙着帮他渡气,划水着水,双腿更像是机械般搅动着,拼命地朝着头上的划去。

    胸腔之内,巨大的窒息感觉满满袭来,慕容夜连呛了几口水,心中,剩下的唯一念头,便是向上划、一直游、一直游……

    “呼……”

    终于,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之后,慕容夜终于迎来了胜利曙光,刚一接触海面,慕容夜很快被这充盈的空气所沉迷。

    她第一次觉得,原来空气是这般美好。

    ……

    “小千、小千……”

    龙千翊微微蹙眉,只感觉做了一个极为遥远的梦境。

    梦里、夜儿那双美丽急切的眸子是那么清晰,她追着自己,纵然自己早已沉入海底深渊,她也依旧没有放弃自己。

    梦里、她的眼底中唯有自己,迷迷糊糊之中,他看到她像他而来,眸眼担忧地覆唇为他。

    幻梦中,她的唇温润,柔软,恍若一朵棉花,香嫩诱人。又好似一抹烈阳,灿烂美丽……

    如果这是梦、他多么希望这个梦永远没有醒来的时候……

    龙千翊微微抬眼,连忙蹙眉,用手挡住强烈的阳光。

    然而、下一刻,看着包成粽子般的手掌,他笑了。

    果然、

    他们掉入了幽冥之海,也就是说,那不是梦。

    龙千翊嘴角微勾,伸手,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唇瓣,心情十分大好。

    “欸?醒了?”

    慕容夜惊喜的声音自远处传来,带着点点的戏谑道。

    “你已经昏迷一天了,你要是再不醒来,我都在考虑要不要将你扔到海里喂鱼了。”

    慕容夜打趣儿地走向龙千翊。

    突然,半坐着的龙千翊猛地伸手,一把搂住了慕容夜的腰肢,慕容夜一个不防,直接扑在了他身上。

    关键是龙千翊溺水后,慕容夜直接将他放在了海边晾晒着,整个人除了一条底裤,几乎全裸,此刻他这一个举动,直接令的慕容夜跌倒在他身上,二人的姿势陡然变得格外暧昧。

    “龙千翊、你有病吗?”

    慕容夜顿时黑线,双手抵在龙千翊壮硕的胸膛,妄图起身。

    “嗯、你就是我的药。”

    谁知,龙千翊极为痞性一笑,一手按住了她的手,另一只抚在她后背的手臂猛地用力,二人就这样再次来了个亲密接触。

    “龙千翊、你放开我!”慕容夜低吼道。

    “不放、我是个病人,我要治疗。”龙千翊微微扬唇,贪恋地抱着怀中倩影,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

    “治你妹、老娘是来给你换药的,我看你那只爪子是不想要了!”慕容夜彻底火了。

    “你就我的药、”

    闻言,龙千翊一改原本戏谑的神情,突然一本正经地望着慕容夜。

    慕容夜一滞,对上那双极为认真的黑黝黝眸子,慕容夜竟多少有点不知所措,半晌,她只能无奈瞥开目光,罢了,罢了,对于这个豁出性命也要救自己的人,她还真做不到冷面相对。

    于是乎、龙千翊便极为陶醉地搂着佳人晒起了阳光浴。

    ……

    幽冥之海的另一端。

    “宗主,照这个速度,我们很快就能抵达幽冥之海中心的岛屿了。”

    一艘大船之上,一名白衣女子淡然而立,听着身后老者的汇报,她微微点头,青涩的面庞上没有一丝丝的犹豫与恐惧,这幽冥之森对她来说,似乎就是游乐园一般。

    “嗯、全速前进,务必要快速得到那幽冥之花。”船檐之上,星挽月素衣而立,淡然道。

    “宗主、恕属下多言,为何您会突然对那嗜情蛊的解药有了兴趣。”

    没有了不老山梦家祠堂的干扰,星挽月很快继承了宗主之位,此番而来,身边带了也并非亲信,为首这人名曰星图,一路上对星挽月也算是表尽心态,奈何星挽月始终是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

    “没什么。”眺望着遥远海域,星挽月浅浅地弯了弯嘴角,清澈的眸子却是陡然划过一抹阴戾。

    为什么吗?

    但凡是她所在意的,我都有全力摧毁的渴望。

    慕容夜、前世你让我受尽屈辱,不得好死。这一次,我一定要你,血债血偿!

    “宗主、宗主……梦家少主人醒了。”

    沉思间,一道惊喜之音响起,星挽月这才潋了潋眸底的阴戾,转身,朝着船身走了进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