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放。”

    龙千翊微然笑言,说着,还不忘顺势用力,抱着她的臂膀愈发紧了紧。

    难道有这么一个光明正大拥抱她的机会。

    他可不想就这么失去。

    “喂、你想一起死吗?”

    慕容夜顿时黑线,咬牙切齿道。

    “能和你死在一起,也是我的幸运。”

    龙千翊戏谑勾唇,一脸求之不得的模样顿时让慕容夜无奈抓狂。

    这个家伙!

    怎么以前没觉得他也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

    近乎贪恋地拥抱着她,嗅着只属于她的芳香,面庞之上,尽数被她三千青丝抚摸着,这一刻,龙千翊甚是觉得幸运。

    或许、今日是生平第一次,他与她的心离得这么近吧。

    他多么希望这无尽悬崖能更深更长一些。

    感受着她近在咫尺间心脏的跳动,他刹那间贪恋地希望,这一刻,是真的。

    他多么希望她所有的心跳尽数因自己而起,她所有的妩媚笑颜只为自己展现,连带她所有的脆弱失落,都只由他来抚慰。

    然而……

    率先遇上她的终究不是他。

    ……

    很快、急速咆哮的风中微微变得湿润了几分,慕容夜面色顿喜。

    海、

    这股腥咸味的味道……

    梦飞毅那家伙说的没错,万丈深渊之下,果然是一片海。

    只是……

    即便下面是海、依照他们这般急速下落的速度,即便是接触到海面,身体也会因禁受不住那股冲撞彻底爆裂开来。

    必须要把速度降下来!

    慕容夜暗自咬牙。

    “笨蛋、快点放手!”

    娇眸怒视、她朝着龙千翊愤怒开口。

    这家伙,再不放手,她就把他给毒晕,扔到海里喂鱼。

    浅浅莞尔,这一次,龙千翊并未耍赖,正如慕容夜有无法死去的原因,他亦有他的国家和责任,有他需要守护的人去保护。

    慕容夜深深吸了一口气。

    抬手,腕角飞动,锁龙索朝着陡峭地悬崖峭壁飞射而去。

    “叮!”得一声,锁龙索迅速钉在了悬崖之上。

    成功了!

    慕容夜面色一喜。

    然而、她面上的欣喜还未持续三秒,就发现锁龙索不过是支撑了片刻,便瞬间自悬崖崩落。

    在急剧变化的势能下,纵然是锁龙索,也无法对抗这种庞大的力量。

    慕容夜暗自咬牙,伸手收回锁龙索,而在下一刻俶尔朝着悬崖上一株野竹缠绕而去。

    低沉的声音响起。

    这一次,锁龙索没有刹那间告破,而是在坚持了数十秒,将二人水平稍稍拉回了一些距离后,不堪巨力,“噗”地一声,将悬崖之上的一株野竹一同带着坠落了下去。

    慕容夜咬牙,不信邪地又尝试了几次,纷纷以失败告终。

    不会吧。

    难道真的要葬送在这里?

    她心下思考着,精致的俏脸下意识蹙在了一起。

    突然,面角被一人轻轻捏起,慕容夜抬头,正好对上眼前那似笑非笑之人。

    然而、还不待她发怒,龙千翊的面庞陡然一变,恢复了一脸正经的模样。

    “夜儿、看到你左下方大约五百多米那块凸出来的岩石了吗?”龙千翊一脸思索道。

    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慕容夜果然发现了下方不远处那凸出来的一块岩石。

    “你能将锁龙索拴在上面吗?”龙千翊开口道。

    慕容夜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可是、即便是那块岩石,恐怕也无法起到多大作用。”

    慕容夜蹙眉道。

    “放松、别紧张。”

    龙千翊一手轻轻地将慕容夜的脑袋按在胸前,柔声安慰道。

    “等下、你就负责你拴住那块岩石,剩下的,就看我的了。”

    “……”慕容夜再次黑线。

    ……

    “动手!”

    在快要接近那块凸岩之时,龙千翊猛地开口,慕容夜手中的锁龙索亦是间不容发地飞射而去,借助下降的力道,正好将锁龙索拴在了岩石之上。

    可、这样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啊。

    慕容夜抬头,看了眼头顶愈来愈远的岩石。

    这块岩石显然比之前的要更大,借助那股力量,二人崖壁越来越近,可即便这样,她们也无法借助锁龙索停留片刻啊。

    “叮!”

    果然,一声轻盈的叮咛声,锁龙索再也无法承受巨力,再次带着那块岩石溃散而下。

    完了、这下不被摔死也得被砸死了,慕容夜心下顿时万念俱灰。

    “有我在、别怕。”

    突然,耳边响起一道极其温柔的声音,下一刻,慕容夜只觉眼前一黑,身体便落入一个宽阔的怀抱中。

    耳边、顿时响起巨烈的“噼噼啪啪”的摩擦声。

    心下惊讶,她挣扎着抬头,眼眸骤缩。

    “有我在、别怕。”

    男人开口,面颊之上,被下落的石块划开无数血道。

    “你、”慕容夜心中一震,

    他、他为自己挡去了所有岩块?

    这一刻,就算是慕容夜这般生性凉薄之人,也不禁为龙千翊所举心神激荡。

    然而、令她震惊地还不仅如此。

    回头,一眼瞥见龙千翊半只嵌在岩壁之上的手指,慕容夜面色大惊。

    “龙千翊、你疯了!”

    她大惊。

    原来,他只是单纯地想借助锁龙索的力量抵达悬崖边上,然后……强行将内力灌输在手臂,意图强捍这股急降的势能。

    “快住手!”

    “再这样下去,你的手会彻底废的!”

    慕容夜伸手,试图制止他,却被他周身强悍的内力死死压制得动弹不得。

    低头,看着狂风肆意中,发纤飘零的女子,龙千翊微微扬唇,目含宠溺而无奈地看着那满是担忧的俏颜,似是十分满意她眼中的关切。

    为了你、失去一只手又算得了什么呢?

    “龙千翊、你住手、快、快点住手!”

    慕容夜动弹不得,只能一遍遍地劝阻着。

    可龙千翊就像是没听见一般,笑容依旧地望着她。

    很快,慕容夜便清晰地感觉到了下坠地速度正在逐渐减缓,减缓……

    回头,她急忙望向龙千翊的右手。

    那之上、原本纤长宽阔的大手,早已沦为一片血肉模糊的一片,指甲皲裂,和着血意与整个手掌彻底融为一团……咳咳、写不下去,感觉好疼、请你们自行脑补。

    “其实、我更希望你唤我小千。”终于,一直深情款款凝望着慕容夜的龙千翊弯了弯极具撩人的眸宇,喃喃道。

    仿佛那急速齑灭的手根本和他没关系。

    “好、小千、小千你快放手。”

    慕容夜依言大呼。

    龙千翊满意勾唇,扬起一抹深深的满足。

    手臂之上的麻木无力之感终于袭来,他再也禁受不住,垂落下来,左手似乎也在一瞬间,颓然失去了所有力量。

    遥望着那遥远蔚蓝,龙千翊心下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这个距离,她应该是不会有生命危险了吧。

    这般想着,他几乎在丧失意图的最后片刻,强行调用全身力气,生生扭动身子,将慕容夜和自己对调、然后……整个人便彻底失去了力量,舒心淡笑,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面带急切的娇颜逐渐模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