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不要、姐姐、姐……”

    邪九一行人,因为慕容蝶心有牵挂的原因,行程不算太快,而慕容蝶此刻也无瑕顾忌邪九的无礼,一颗芳心尽数飞到了姐姐身边。

    看到悬崖间一瞬间伸出的手,那一刻,她只觉心下一凉,连忙挣扎着想要扑过去。

    可,容不得她挣扎、下一刻她便看到姐姐与龙千翊双双跌落深崖的景象,娇眸顿慌,顿时泣不成声地挣扎着要赶回去。

    “救她、救她……你们救她啊。”

    慕容蝶嘶吼着,清澈动人的流眸顿时瞬间哭成了泪人。

    众人神色亦是一片凄然,邪九更是神情悲恸地望着哭成泪人的慕容蝶,生平第一次,他见到她如此悲伤。

    伸手,他紧紧地抓住慕容蝶尚在挣扎中的双手,低沉的声线颤抖道,“蝶儿、相信王妃、她一定会没事儿的。”

    事到如今,他只能暂且安慰情绪激动的蝶儿。

    “放开我、救她、你们去救她啊。”

    然而这一次,对邪九所语向来言听计从的慕容蝶却好似没听见一般,挣扎着,哭喊着,娇嫩的面庞尽是泪水。

    姐姐……

    慕容蝶挣扎着,任凭泪水一遍遍地冲刷着面庞,她整个人就像是瞬间抽离了魂魄一般。

    “姐姐……你回来啦,蝶儿等你好久了。”

    “小丫头、怎么,想我了吗?”

    “想、蝶儿最喜欢姐姐了。”

    心底之间,仿佛响起一道悠远绵长的声音,似乎经历了一个世纪般久远漫长,慕容蝶摇了摇头,心头只觉甚不清晰。

    “姐姐、你快走!”

    “姐姐、谢谢你。因为有你,蝶儿一直很幸福呢。”

    错乱的记忆中,慕容蝶隐约间听到一道那与她一般无二的哭泣声。

    “啊!”

    “姐姐……”

    慕容蝶痛苦万分地抱住脑袋,清秀的面色刹那间扭曲在了一起。

    “蝶儿、蝶儿、你怎么了?”

    见慕容蝶一脸痛苦的神情,邪九顿时大惊,手忙脚乱地看看先她。

    “呯!”就在这时,一只手快若闪电地击打至慕容蝶后颈部,慕容蝶一声咛喃,俏眸一番,昏了过去。

    “你干什么?”

    邪九猛然抬头,神色不善地看向面前打昏了慕容蝶的如风。

    “不这样、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见邪九一脸要和他拼命的样子,如风一滞,真是的,这家伙还是邪王手底下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邪九吗?

    如风抬手,指了指伸手密密麻麻而来的黑暗大军,没有了慕容蝶等人,黑暗大军更是宛如潮水般涌来,目标正是他们。

    由于慕容蝶先前的耽误,现在,那群食人蝇离他们愈来愈近,几乎呼吸间就可以闻到那焦臭的味道。

    看清自己等人的现状,邪九也是微微清醒了几分,低头看了看怀中终于安静下来的女孩儿,那清秀的面庞上两道泪痕依旧是那般触目惊心。

    抬头、他神色警告地扫了如风一眼,方才小心翼翼地抱起慕容蝶离开。低头,柔眸痛惜地凝望着怀中那倾世面颜,心中暗道。

    王妃、你一定要吉人天相,活着回来啊。

    不光王爷和我们离不开你。

    这里,还有一个无法离开你的小女孩儿,王妃……你可一定不要让她失望啊。

    如风暗自叹息,扭头,深眸惆怅地望着身后那悠远的黑暗,不由得心中暗自祈祷着。

    “殿下、你可一定要平安啊。”

    ……

    “咻!”

    龙千翊一手猛地抓住慕容夜,另一只手的长剑随即挥出,朝着那将慕容夜拖入万丈深渊的手臂,闪电刺去。

    “啊!”

    梦飞毅一声痛惜,右臂瞬间横飞而去,刹那间整个坠落了万丈深渊。

    龙千翊的身材相较慕容夜甚是魁梧,所以他在下落的第一时间便搂住了慕容夜的腰身。

    第一次,他拥有了可以这般光明正大拥抱她的机会。

    即便下面是无穷无尽的万丈深渊。

    慕容蝶一脸震惊。

    这种震惊比梦飞毅将他拖入深渊的刹那还要深切。

    这个人、明明可以逃离的人,竟选择了与自己一同赴死。

    “别怕、我来了。”

    双臂微微用力,龙千翊紧紧抱着她,那股大力,似恍然要将她融入到自身骨血那般。

    慕容夜一愣,熟悉的口气,熟悉的语言,甚至有些略微熟悉的气场,有那一刻,竟恍然让她心生依赖。

    可、她亦清楚地知道,这一切都是错觉。

    “龙千翊,放开我。”

    压下心头震动的心绪和感动,慕容夜连呼三口气,急迫开口道。

    莫邪尚且在昏迷,蝶儿病情不知,她这条命,暂时还不能交托给阎王。

    狂乱的风刹那间呼啸而来,卷起她那三千青丝宛如细鞭一般狠狠打在龙千翊面庞上的银面之上。

    很快,“呯”得一声,银面被风卷走,龙千翊也第一次露出他那神秘容颜。

    “……”

    剑眉微竖、遮挡着那道狭长似水的明眸,高耸的鼻梁下,性感纤薄的嘴角微微勾起,带起的温润笑意,不由得让人心神荡漾。

    慕容夜一滞。

    饶是她对龙千翊的相貌多加构想,也从未想到有一天会亲眼一睹他的真容。

    若君莫邪的俊逸是冷酷霸道的话,那面前之人的帅气则是温良,和煦。他的笑意,他的眸眼,无时无刻不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令人只觉倍加亲切。

    慕容夜顿时心下了然,怪不得,传闻中的星宇太子龙千翊会以面具示人,这般温润和煦的模样,恐怕任是谁都会觉得他太过亲切温柔了吧。

    “看够了吗?”

    龙千翊微微勾唇,邪魅笑言,慕容夜眼底刹那间一闪而过的惊艳并未逃离他的探查。

    嘴角上扬,他有些眸彩得意地凝望着面前那张倾世绝颜的面孔。

    “怎样?我是不是比君莫邪那家伙好看多了?”

    他笑颜。

    生平第一次,家人之外的人看到了他的真面目,亦是生平第一次,他为自己惊艳绝代的面貌觉得自豪。

    慕容夜顿时黑线、娇眸不由得狂翻。

    这个人,心还真是大。

    生死关头,竟然还有心和他开玩笑。

    “喂、放开我。”

    持续不断的下落中,在阻力的不断冲击下,慕容夜险些有些难以窒息,她艰难开口,轻轻地挣扎着,将锁龙索收回,奈何面前这家伙抱她太紧,严重阻止了她的行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