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虾米?

    原本陷入沉思中的慕容夜闻言一愣,扭头,神色错愕地看向龙千翊。

    一身军绿色迷彩衣,一头纤长秀发,银色面具之下那双人认真的眸子的却在陡然间散发着灼热光芒,看得慕容夜有些难以置信。

    开什么玩笑、喜欢她?

    这家伙之前还男扮女装不怀好意地潜伏在她身边,现在却说喜欢她、慕容夜只觉得事情很是荒诞。

    “你说、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代表了天长地久,我每天都送你一朵、不知是否真的能等待与你长长久久的那一天。”

    龙千翊原本眸中的戾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甜蜜中点着点点辛酸的宠溺笑意。

    慕容夜一怔。

    原来、自己窗台每天早上的玫瑰,是他送的。

    “啧啧、瞧瞧、瞧瞧、多么甜蜜动人的情话啊。”

    梦飞毅幽幽开口,俊逸的面庞也因为疼痛紧紧皱在了一起。

    俶尔抬头,他目光阴骘地扫向慕容夜光洁的面颊,诡异地勾起一抹笑容。

    “只是不知道、若这女人没了这蛊惑人心的脸皮,你是否还这么在意她呢?”

    梦飞毅阴阴一笑,手中的匕首缓缓移向了慕容夜面颊,冷声笑道。

    “千刀万剐的滋味儿、不知你可想一试?”

    说着,尖锐的匕首猛地朝着慕容夜刺去。

    抬眸,慕容夜死死看着面前梦飞毅那扭曲的面庞,心下思考着计策。

    “欸、不对!”

    突然、梦飞毅的匕尖在离慕容夜面前十厘米的位置时停了下来,转而猛地朝向了慕容夜的心口。

    神色阴笑地看向龙千翊。

    “鼎鼎大名的神算子,你刚不是说喜欢她吗?”

    “不如、就由你来替她尝尝那千刀万剐的滋味?”

    “梦飞毅……”闻言,慕容夜神色顿冷,刚欲说话,梦飞毅手中的匕尖却是轻松戳破了她胸前的衣服,抵在了心口,一股丝丝的疼痛蔓延而来。

    显然、只需稍稍再用力一下,他便能轻松戳破慕容夜的心脏。

    “好、你放开她,有什么冲着我来。”

    龙千翊神色大紧,慌张道。

    “啧啧、这就对了嘛。”

    梦飞毅笑容阴骘地轻轻凑在慕容夜耳边,喃喃道,“左右都是死,不如,就让我们看看,这个口口声声说喜欢你的人,到底是不是真心。”

    “你、就像她刚才对我一样,自己把你手臂上的肉削下来。”

    “记住!每一片,都要不多不少,刚刚好,否则……她的命,可就难说了。”

    梦飞毅哈哈乐道。

    转头,看向神色紧蹙的龙千翊,梦飞毅得意一笑,挖苦道。

    “怎么、这就被吓到了?”

    ……

    龙千翊一愣,抬头,对上慕容夜那犹自担忧恐惧的面庞,他扬唇,轻轻扯起一抹笑意。

    “就这么简单吗?”

    说着,他猛地起身,在梦飞毅的目光下,猛地坦露出双臂,长剑凛动,飞速朝着自己左臂横削而去。

    “嗖嗖”几剑,一片片纤薄的生肉片就这样错落有致地摆在了梦飞毅的面前。

    “龙千翊,你住手!”

    慕容夜猛地大惊。

    这个人、莫不是疯了?

    她有她的打算,根本不需要他这人割肉救她啊。

    “别怕、夜儿……我没事儿。”

    抬头,百忙中的龙千翊还不忘朝着慕容夜递过去一个安心的眼神儿,暖心宠溺的笑容下,丝毫看不出他正在承受着千刀万剐的酷刑。

    你……

    慕容夜顿时无语。

    她真想撬开这人的脑袋看一看,怎么平常看上去一个极其精明的一个人,现在被人牵着鼻子走。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龙千翊刚才那番告白是多么的情真意切。

    若不是喜欢她,他怎会无数次为了她生生改了自己的计划。

    若不是在意她,他又怎么会无数次生死关头毫不犹豫地冲在了她面前。

    若不是放不下她,他又怎会不远万里,来到这危险重重的幽冥之森。

    原来,这个女人,竟真的在不知不觉间彻底占满了他的心。

    龙千翊心下苦笑。

    可惜、为什么先遇上她的人是君莫邪,而不是他。

    ……

    “桀桀、谁能想到,名震天下的神算子,还真是个痴情的种子呢。”

    梦飞毅啧啧叹息,抬眼,扫了眼铺天盖地而来的黑暗大军,又瞥了眼近在咫尺的血兰花,他那一双精眸微微闪动着。

    “只可惜、这个女人、你们今生势必无缘了!”

    梦飞毅诡异地扯了扯嘴角,俶尔用力,手中的匕首毫不犹豫地朝着慕容夜心口刺去。

    “不要!”

    龙千翊顿时失色,长剑滑落,整个失魂落魄地跌了过去。

    “啊、”

    一声凄然的惨叫声划过,龙千翊却是愣愣地看向那瞬间匍匐在夜儿脚下的梦飞毅。

    他一匕下去,却是率先捂住了自己心口,凄凉地哀嚎起来。

    终于起作用了吗?

    慕容夜心下微微松了一口气,轻轻收起了泛白的指尖,不能直接将毒戳进去,她只能将指甲贴近了对方,希望借此将毒传过去。

    索幸、在最后关头成功了。

    “你、你……”

    梦飞毅抬头,一手痛苦地捂着心脉,一手颤抖地指着慕容夜。

    他自认为很小心了,为什么还会着了这女人的道?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不阻拦你了。”

    转身,慕容夜居高临下地望着梦飞毅,冷冷扬唇,俶尔用力,梦飞毅那蜷缩的身子便被她狠狠踢下了悬崖。

    “你怎么这么傻?人家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一切做完,慕容夜这才朝着龙千翊疾步而去,一边替他止血,一边埋怨道。

    龙千翊微微勾唇,嗅着近在咫尺的芳香,抬头,温柔似水地看着她,抿唇不语。

    为了你,拼了性命都尚且可以,更何况,不过是削弱剔骨罢了。

    “喂、还活着吗?吭气、”

    见他不语,慕容夜不由得手用力地拍了拍他胸膛,抬眸,扫了眼黑压压的种群,不由得脑袋一大。

    “这次,我又欠你一个人情。”

    说着,她起身,手中锁龙索俶尔发动,朝着远处的一棵大树绕去。

    “哈哈、想走?不……说好了一起走,我怎么可能会放过你!”

    突然,梦飞毅诡异的面庞自悬崖边闪现而来,一手血指,斑斑尽裂,他猛地拽住慕容夜的脚踝,桀然冷笑,朝着无尽深渊跌落而去。

    慕容夜大惊、身形一个趔趄,随着梦飞毅跌落了下去。

    “夜儿!”

    龙千翊神色一紧,第一时间想都没想上前抓住了她,却没注意到脚边的虚空,豁得一声,三人就这样跌落了万丈悬崖。

    与你同生、与你共死。

    这般想来,也是一种幸福吧。

    脚踩虚空的刹那间,龙千翊的心底,悄然划过一抹释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