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是说……星挽月不是邪王杀的?”

    看着慕容夜有些难看的脸色,梦飞毅故意道,愁眉凝锁道。

    “可、现在不老山上上下下都认定是你们联手害了星挽月,星挽月的母亲星挽黎历来就是个爱女狂魔,恐怕、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或许、此刻不老山的精兵早已抵达沧源了。”

    梦飞毅叹了口气,危言耸听道。一双精明的眸子却是不断地扫向慕容夜,见她陷入沉思,他心下冷笑。面色极为诚恳道。

    “不如……你我联手?”

    “星挽月、梦飞环死了,不老山宗主的继承人非我莫属,一旦我继承宗门,料她星挽黎也翻不出什么风浪,你觉得呢?”

    梦飞毅虚心开口,一脸的诚意看起来似乎真的在为慕容夜考虑。

    “夜儿、”

    一旁的龙千翊闻言,轻轻皱起眉头。

    梦飞毅的提议固然很好、只是……这个人真的可以相信吗?

    “你我联手?”

    慕容夜抬头,神色间略带惊喜地看向梦飞毅。

    梦飞毅点头如蒜。

    慕容夜嘴角毫不犹豫地勾起一抹嘲讽。

    “我可是杀了你兄弟、害了你老婆的人、你会这么大度?”

    “什么兄弟、梦飞环不过和我同宗同族罢了、并无什么血缘关系。”

    “至于那星挽月、我们不过是名义上的婚约、况且,谁会是她的夫婿也不定,我怎么会在意她的死活呢。”

    梦飞毅神色一惊,立马自表心意。

    这下,慕容夜看向梦飞毅的眼神更加有些匪夷所思了。

    从梦飞环那里她知道他们不仅是一母同胞的兄弟,还知道梦飞毅自幼就与星挽月关系良好、而这家伙此刻为了活命、如此翻脸无情。

    “呵、那林悦呢?”

    “那全被葬身的邪王卫呢?”

    “他们的账、我又该找谁算?”

    慕容夜嘴角微弯,勾起一抹极致的嘲讽。

    “误、误会、那都是误会……”

    梦飞毅面色一紧,额头之上瞬间渗出无数汗珠。

    “误会?”慕容夜笑了。

    “你故意将巨蟒引向林悦、致使林悦丧生、而后又企图利用我们,引开巨蟒的所有的注意,现在、你和我说误会?!”

    慕容夜一把揪住梦飞毅的领口,手中那颗天然的钻石也被她狠狠地戳进了梦飞毅的心叶上。

    “知道吗?就是你一个简单的一个误会,让遥远处一个女子彻底失去了挚爱之人,你说,我应该放过你吗?”

    慕容夜冷冷道。

    “咳咳……”

    梦飞毅捂住心脉,剧烈的疼痛令的他整个面容彻底扭曲在一起。

    她是怎么知道的?

    他怎么也想不到,他所有的算计,都只因错杀一名邪卫全数暴露。

    “作为你告诉我幽冥之花的报酬,我就放过你吧……当然、我会放过你,只是……就是不知道,这悬崖之下的食蝇大军会不会放过你了。”

    慕容夜猛地伸手,自梦飞毅心脉抽出林悦的钻石。

    “不……不、你不能这样……啊……”

    梦飞毅面庞几乎彻底扭曲在了一起。

    “你需要和我联手的,你、你不能杀了我。”

    似是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梦飞毅整个人宛如痉挛般缩在了一起。

    联手?

    慕容夜不屑地扫了眼匍匐在地上的梦飞毅。

    她怎么会傻到和不老山的人呢联手?

    “食尸蝇、王妃、食尸蝇!”

    就在这时,邪九抱着蝶儿与慕流川飞速而来,在他们的身后,跟着密密麻麻的一群黑色海浪。

    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慕容夜皱眉。

    “血兰湖、朝血兰湖的水里逃!”

    她大喊。

    闻言、邪九等人立马调整方向,朝着血兰湖的方向而去。

    “我们也去、”龙千翊面色谨慎地扫了眼远处那黑黝黝的海浪,黑浪所过,片草不生。

    伸手,龙千翊朝着身子半蹲的慕容农业伸出了手。

    看着面前凭空出现的手掌,慕容夜神色微微愣了愣,轻轻弯唇,纤手微抬,本想轻轻拨开面前那宽大的手掌,谁知,却在她身形站起之时,猛地被身后一股大力带了过去。

    “住手!”

    龙千翊猛地大喝。

    “哦?还有力气?看来……我是下手太轻了。”

    感受着身后之人的薄弱气息,慕容夜面色顿冷,勾起嘴角。

    “住手?我为什么要住手?反正我横竖都是死、有这么一个倾城绝色,心狠手辣的小美人陪着,黄泉路上,我也不觉得孤单、不是吗?哈哈哈……”

    此刻的梦飞毅不知何时挣断了禁锢在身上绳索,一把匕首,狠狠地抵在慕容夜下颌,另一只手,则是掐住了慕容夜纤细的腰身。

    闭眉沉吟,他还佯装十分满足地嗅了嗅慕容夜身上的香味儿,令的慕容夜的眉头蹙得更深了。

    “放开她!”

    龙千翊面色大惊,说着就欲上前。

    “别动!”梦飞毅猛地大喝,手中匕首狠狠贴近了慕容夜纤白的脖颈,瞬间映出一道血痕。

    “好好、我不动、你放过她,我放你走。”龙千翊急忙道。

    “呵、我还真没看出来啊。”见龙千翊一脸紧张的模样,梦飞毅嘲讽淡笑,一边挟持着慕容夜朝着悬崖边上走去,一边似笑非笑地看向龙千翊。

    “想不到、鼎鼎大名的神算子,竟然也会因女子而神色大乱,还是一个有夫之妇的女子。”

    梦飞毅冷冷道,转眸。掐着慕容夜腰间的手陡然间有些不安分地嚅动着。

    “没看出,你还真是红颜祸水啊。”

    “梦飞毅、你住手!”龙千翊周身气息顿寒,整个人宛如一把锋利的剑,疯狂,嗜杀。

    “王妃!”

    “姐姐、”

    “夜儿、”

    另一边,正在赶路的几人见势停下了脚步,神情大紧地闪身而来。

    他们刚要动身,这才发现,身后之路,尽是被那黑色大军全部碾退。

    “你们先走!”

    慕容夜大声喊道,意图制止他们返回。

    “如风、你去保护好他们。”

    龙千翊开口道。

    如风一愣,看着殿下那一脸紧张的神色,不由得心下暗叹一声。

    殿下、你这是何苦呢?

    “呦、这还是天下盛名的龙千翊吗?”

    “莫不是、你的魂儿,还真被这女人勾走了?”

    梦飞毅冷冷地说着风凉话。

    远处,密密麻麻的黑浪朝着他们尽数围了过来。

    ……

    “是、我是喜欢她。”

    龙千翊神色一深,眸中蓦然扫过一抹落寞,一汪深眸却是紧紧地定格在了慕容夜那倾世绝艳的面庞上,郑重万分地开口道。

    “她会是我龙千翊此生最在意的女人。”

    热风涌动,像是见证着这盛大告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