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雅小姐别伤害我女儿,求你别伤害她”

    花无情一路跟着慕容蝶。

    见女儿被掳走,又心急如焚寻来。

    此刻、跪倒在慕容雅面前,哀怜祈求道。

    “原来是花姨娘啊”

    慕容雅抿唇轻笑,显然并不意外。

    “没有娘亲出府的命令,姨娘该知道。私自出府、是什么下场吧”

    慕容雅似笑非笑地盯着面前风姿绰约的柔美女人。

    论风姿,论气质。

    眼前的女人、的确在娘亲之上。

    可那又如何。

    娘亲才是这慕容府的当家女主人!

    “回雅小姐,知道,我知道”

    花无情连忙点头。

    蓦而回望了眼尚自愤愤不甘的慕容蝶,再次祈求道。

    “小姐、您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只是能不能放过蝶儿,她还小恐怕经不住水牢之灾啊”

    说起水牢。

    花无情娇躯一抖,似是想起了什么恐怖记忆。

    “这花姨娘,你这是什么话!”

    慕容雅嫣然一笑。

    “蝶儿是我的妹妹,你是我的姨娘,我怎么会送你们去水牢那种阴森恐怖的地方呢。”

    素手轻转,慕容雅一手玩弄着精致杯盏。

    勾唇轻笑,柔美的眸眼悄然划过一抹阴厉。

    “只是花姨娘雅儿有一件小事儿,尚还需姨娘出力,就是不知姨娘肯不肯了呢。”

    虽说是请求,但慕容雅昂眉挑唇,完全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花无情闻言一愣,心下一紧。

    她自然不傻,慕容雅找她帮忙。

    除了要借她之手除掉她的夜儿以外,别无她想。

    “其实也没什么”

    见花无情一副如临大敌的苍然模样,慕容雅兀自一笑,淡漠道。

    “不过是、需要你在这百花宴结束之时、上演出慈母孝女的戏码而已。”

    “再说了,你们此番偷跑出府,不就是为了找寻夜妹妹吗?”

    “如此,我就给你们一个相认的机会,岂不是很好”

    慕容雅润唇勾笑,眉角轻扬。

    宛如一尊高傲的孔雀一般,淡漠的目光瞥向一旁被老奴钳制住的慕容蝶。

    “这样倒也省得蝶儿妹妹乱跑,让我担心了呢”

    慕容雅凤眸如水,檀口如玉,莞尔轻言道。

    傲慢戏谑的凤眸陡然一转。

    似笑非笑地看向一边有些失魂落魄的花无情。

    清眉微挑,粉唇一勾。

    “花姨娘依您看、如何呢?”

    慕容雅柔声询问,顿时一副乖乖巧女的模样。

    这

    果然是这样

    花无情只感脊背发凉。

    她知道慕容雅一向城府颇深,手段阴厉。

    却没想到,她竟如此决绝。

    若自己真的在百花宴众目睽睽之下与夜儿相认。

    那夜儿、沧源慕容家的身份势必会曝光。

    沧源皇室,又怎么会容忍一个风尘女子嫁入皇家、成为王妃呢?

    好狠的心!

    好毒辣的手段!

    这是要借自己的手,了断夜儿的全部生机啊

    花无情死死地咬住唇角。

    汗、顺着精美的额头滑落而下。

    该怎么办?

    若是遵从她,势必会毁了夜儿的一生。

    可若不遵从,蝶儿必然也会凶多吉少。

    怎么办

    她究竟该怎么办?

    “慕容雅!你这个阴险狡猾的人!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慕容蝶闻言,神丝一动。

    咬牙切齿地叫嚣起来。

    “昨晚、你是故意让我听到你们谈话的、对不对?!”

    粉唇紧咬,慕容蝶又气又悔道。

    “你算准了我知道姐姐的消息会偷跑出来,也算准了我会去求娘亲。”

    “所以你从一开始就打算用我胁迫娘亲,好彻底毁了姐姐,是不是?!”

    慕容蝶娇音如怨,声声控诉着。

    “原来,这都是你计划好的阴谋慕容雅、你当真好歹毒。枉费姐姐一向真心待你,你竟挖空心思去害她!”

    “你到底有没有心!”

    许是说的太快,又许是太气。

    慕容蝶原本那陶瓷般的俏脸鼓的通红一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