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啊……”

    静寂的丛林中,一声凄然似啼的声音猛地划过丛林,带着无穷无尽的恐惧,蔓延开来。

    ……

    “什么声音?”

    一旁,正在服药的慕容蝶闻言不由得蹙眉,疑惑地看向一旁的邪九。

    “咳咳、听错了吧、哪有什么声音啊。”邪九尴尬地挠了挠脑袋,憨憨笑道。

    “没有吗?”慕容蝶疑惑,细细听了听,喃喃道,“不对啊,声音似乎就是从这个方向传来的。”

    “姐姐会不会有危险啊。”

    说着,她不由得暂且放下手中的汤药,便要起身、

    “诶诶、不会不会。”见状,邪九只好将她拉了回来,将汤药尽数交在她手上,轻声安慰道,“你呢,就负责赶快养好自己的身体。”

    “至于王妃、她正准备宰一头猪为你庆贺呢,不信、你听,还有什么哀嚎声吗?”

    邪九一本正经道。

    慕容蝶半歪着脑袋想了想,屏息凝听,这才发现似乎真的没什么异样了,这才在邪九紧张的目光下乖乖喝了药。

    ……

    “聒噪、吵什么吵?”

    慕容夜烦躁地揉了揉耳朵,猛地将自己一块碎布塞进了梦飞毅的口中,手指凛动,在后者的臂膀上快速掠动。很快,地上便布满了百十来片白里透粉的生肉片。

    慕容夜轻轻挑起一片,放在眼前静自欣赏着,悠然勾唇,朝着一旁神色惊诧的梦飞毅不由得抛去一个诡异眼神。

    “你说、刚才那群食尸蝇,会不会对你很感兴趣呢?”

    “不过别怕、那些葬身蛇腹的邪王卫、他们的账,我还没找你算呢。”

    她开口笑道,下一刻,在梦飞毅惊惧的眼神中,她那沉寂的双手,动了,宛如飘动的彩带,好似灵活的俏鱼。带着死亡般致命的危险,紧紧逼向梦飞毅。

    一旁、龙千翊深深一震,看着手法娴熟的慕容夜,他似乎在一瞬间回想起曾经那让他欲罢不能的烤肉……

    顿时只觉得胃里一顿翻腾。

    “唔唔……”

    梦飞毅低语着,惊惧万分地摇着头,看向慕容夜的眼神,就像是见到了厉鬼。

    起先、对于慕容夜的残酷手段,他还能像一个壮士一般坚持着,可是不一会,他才悲剧地发现,他真的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慕容夜的残忍远在他想象之上,她不仅认真仔细地剜掉了自己身上的肉,还将他们切片。那模样,那神态,就好似是在完成一件艺术品。

    不光如此、她还会在自己已伤的刀口之上,撒上一层浓浓的辣椒水、失去了表层皮肤,梦飞毅此刻的感觉,只有生不如死。

    他多么想痛的直接昏厥过去,可、一旦他有坚持不住,昏死过去的预兆,眼前的女人总是先一步强迫自己服下一颗清醒丸。

    药丸服下,梦飞毅只能苦逼地承受着慕容夜一遍又一遍地摧残。

    “呜呜呜……”

    梦飞毅心神彻底奔溃,他双目祈求地望着慕容夜,无声地求饶着。

    他错了。

    他这辈子最错误的事情就是惹上慕容夜。

    起初,他为了摆脱一条巨蟒的纠缠,祸水东引至一名小侍卫身上,之后在见识了慕容夜等人的实力之后,不由得动了歪心思,想利用他们帮自己吸引血兰花的看护着,巨蟒的注意。

    幽冥之森的蛇,因为大量食用血兰花的缘故,不仅延长了寿命,还给了它们愈发强大的力量,致使每一次不老山的菜药团损失惨重。

    这一点,坚定了他寻找替罪羊的想法。

    而这个想法,在他第一眼认出君莫邪的时候,便彻底打定了主意。

    现在仔细回想起来,他在见到君莫邪时候,就应该避之所及。

    邪王、邪王妃、能杀死星挽月,还能将不老山的追兵彻底齑灭之人,普天之下,焉还有第二人。

    他们杀了星挽月,刚好促成了自己离不老山宗主候选人的目标又进了一步,这么想来,若不是他算计了她们在先,说不定,他们还不一定是敌人。

    “呜呜呜……”

    然而、这一刻、流淌在梦飞毅心底的除了惊悚,便是无穷无尽的后悔了。

    突然,他再也承受不住那巨大的痛楚,拼命摇着头,又点着头,试图引起慕容夜的注意。

    “哦?可是想清楚了?”

    慕容夜嘲讽勾笑,伸手,取出了梦飞毅口中的绢布。

    “我、我说、我说……”

    梦飞毅几乎是第一时间泣不成声地求饶道。

    “幽冥花就在这万丈悬之下的幽冥海中。”

    “据不老山的族谱中记载,在这万丈崖之下,有一汪连通着浩瀚星海的幽冥海、而在海心、冰火相交之处的陆地上,便生长着可以解开嗜情蛊的草药。”

    梦飞毅喘息道,近乎讨好地看向慕容夜。

    “只是、千年年来,由于那里地势险要,危险重重,我们族人,无一人成功,因此……关于嗜情蛊的毒,也几乎成为了禁锢、除了……十多年前宗主取出过之后,便无人接触过。”

    梦飞毅老实道。

    “宗主?”慕容夜皱眉。

    果然是星挽月的母亲,星挽黎。

    可是……为什么呢?

    是什么原因,竟会令的堂堂自诩尊贵的宗主对一个六岁左右的小男孩儿下手呢?

    “对对、正是星挽黎,也就是星挽月的娘亲、星挽月死了,那个女人一定不会放过你,不如、我们联手、我继承不老山,这样,你们便安全了。”

    梦飞毅和声道。

    当然,若是没有扫到他眼底悄然而逝的阴骘,慕容夜还真以为他是真心的呢。

    只是……

    “星挽月死了?”

    她蹙眉,开口道。

    “对啊、不是邪王杀了她吗?”这一下,换梦飞毅一脸懵了。

    “确定吗?”娇眸冷竖,慕容夜猛地揪住他下颚,逼问道。

    “确定啊、我亲眼所见、尸体都凉了。”梦飞毅一脸紧张道。

    原来如此、慕容夜轻轻放开了梦飞毅,怪不得,不老山的人突然像疯了一把差点血洗了沧源皇宫,原来……是因为星挽月死了。

    想起那个娇蛮任性的丫头,慕容夜突然对她心生一抹怜悯。

    看起来,似乎是有人利用了她,妄图嫁祸莫邪,好借助不老山之手,彻底除掉他们。

    “君莫玺!”

    慕容夜阴阴冷喝,心思转念间,一抹人影自脑海划过。

    最期望莫邪死的,普天之下,除了他,还有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