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绝望吗?

    相比于那曾前赴后继赴死的邪王卫、梦飞毅所经受的,又算得了什么呢?

    慕容夜定身站住,与身旁的龙千翊相互交换了个眼神,方才冷冷地扫向那失魂落魄之人。

    果然、自初见,她就总觉得不对,眼前的人,哪里是表面那副温文尔雅,谦谦君子的模样啊。

    在他伪善的笑容下,不知潜藏着多少算计人的诡计。

    ……

    绝望吗?

    梦飞毅此刻感觉有些梦幻、双手颤抖着,嘴角紧抿,他死死地咬住牙齿,直到溢出一抹腥甜之味,他也依旧未曾松口。

    杀叔……

    脑海之中,往日如电影般快速回映着,杀叔的笑容,杀叔的怀抱,杀叔那和蔼可亲的一家人。

    父母早亡,爷爷忙于不老山事物,他从小只有在杀叔这里感受到了亲情。

    可是……

    不老山宗主。

    这不仅是自己的梦想,更是杀叔的期望啊,他多么想自我安慰,杀叔会在九泉之下原谅他。

    可、刚才杀叔的眼眸中,闪烁的不是慌张、不是恐惧。而是、失望……一种仿佛彻底被掏空灵魂的失望。

    那眼神、看得他心惊肉跳,看得他面红耳赤。

    曾几何时,他扪心自觉、即便为了不老山宗主之位,他也觉得不愿牺牲从小伴他长大的杀叔。

    可惜……不愿、终归不是不会。

    刹那间脑海里的讯息以及身体的瞬间反应无疑不是在向自己证明,杀叔再重要,比起宗主之位,还是逊色之极。

    “为什么?”

    俶尔回头、他戾眸通红地望向慕容夜,低声嘶吼道。

    刚才一瞬间,这个女人明明可以杀了他,但她却选择了阻止自己救杀叔、为什么、为什么啊!

    “怎么、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还不好么?”

    慕容夜莞唇淡道。

    “那人似乎对你很重要啊。”

    “啧啧……”慕容夜悠然乐道地挖苦着,“那刚才我怎么不见扔掉手中的东西,去救他呢?”

    “我只麻痹了你一只手,另一只手的自由、可是你的啊。”

    “看的眼神,至死大睁,怕是到死了想不通……”

    “住口!”

    梦飞毅猝然起身,猛地挥手,试图阻止慕容夜的嘲讽,谁知尚在气愤之中的他,猛地一激动,身体失衡,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

    身后、无穷无尽的黑色虫群犹如海浪般蔓延而来。

    死死地拽住手中的血兰花,梦飞毅神色大惊,面眸中尽是不甘。

    “邪九!”

    慕容夜也是吃了一惊,身体前倾,朝着梦飞毅抓住,一边娇声喝道。

    邪九立刻应声,手中的火把猛地扔了出去。

    不仅邪九,就连慕流川与慕容蝶也是手握火把,快速而来,朝着那无穷无尽的深渊扔了过去。

    梦飞毅猛地一惊,嗅近在咫尺的灼烧味道,他猛地一颤,脑海中不由得想起先前那被虫海吞噬的众人。

    扭头、他看向慕容夜的神色愈发变得有些复杂。

    “放心……不会这么便宜了你。”

    慕容夜莞尔,朝着他微微点头,澄澈的眸子中悄然流露的阴骘,令得梦飞毅顿时毛骨悚然。

    “走!”

    望着那无穷无尽的黑暗,慕容夜不由得深深蹙了蹙眉,扭头朝着众人开口道。

    一句说完,慕容夜一把抓住梦飞毅,扭头就走。

    后面,邪九不顾慕容蝶嗔怪的眼神,一把搂住她,转身就跑,一旁的慕流川亦是快速而去。

    龙千翊虽面带疑惑,却又在第一时间跟着慕容夜转身离开。

    ……

    悬崖的另一边。

    慕容夜找来一根绿藤,将梦飞毅绑的严严实实,拍了拍手,她这才抬眸盯着他。

    “嗜情蛊、有何化解之法?”

    慕容夜开门见山道。

    有了血兰花,慕流川已经开始着对蝶儿进行治疗,如风一旁警戒,剩下的,就只有慕容夜、龙千翊,以及,那被捆做粽子一样的人。

    “破解之法?什么破解之法?我怎么知道……”

    梦飞毅先是一愣,而后惊恐摇头,茫然道。

    他的反应,慕容夜一点儿也不奇怪,抿唇淡笑,她轻轻地自怀中掏出一枚扳指扔在了梦飞毅的面前。

    见到扳指,梦飞毅面上原本的冷静尽数奔散。

    “梦飞环?你们遇到了梦飞环?”

    他错愕道。

    这枚翡翠扳指是梦飞环最喜爱的,平常就连吃饭睡觉也是不肯摘下来的,可现在……

    这枚扳指的出现,显然说明了一个问题。

    梦飞环,可能已经死了。

    梦飞毅心中一震,并不是心念兄弟之情,而是,梦飞环虽然懒惰成性,但那一身修为也断不是寻常之辈可以抗衡的。

    再说了,作为家族的候选人,他身上,亦是有着多种底牌,怎么会这么简单地栽倒他人手里?

    “怎么、这下,你可以老实告诉我了吗?”

    慕容夜目光冷冷看向他,唇瓣轻启,悠悠道。

    “好了,废话不要多说,幽冥花,究竟在哪儿?”

    慕容夜猛地掐住梦飞毅的喉咙,低声威胁道。

    “什么、幽冥花、我不知道啊……”

    梦飞毅急促喘息艰难道。

    “怎么、还不招吗?”

    慕容夜神色一冷,她可没有那么多耐心和他玩。

    “你想知道你哥哥是怎么死的吗?”

    “别急、马上你就会亲自体验到了。”

    说着,慕容夜阴阴一笑,自长靴中猛地抽出一枚银梭,扭头,朝着龙千翊微微挑了挑唇,戏谑道。

    “场面有点血腥,你要不要回避一下。”

    淡然不语,龙千翊悠悠地目光在看向她的时候微微顿了顿,神色之间闪过一抹不悦,显然,他不喜欢被她这般小看。

    微微耸肩,慕容夜别开了头,看来,他是打算旁观了。

    欸、希望他心脏比较好吧。

    “嘶啦!”

    慕容夜猛地一划,瞬间将梦飞毅裸露的上半身露了出来,银梭轻动,轻盈似水般轻轻点在梦飞毅那健硕的肌肤上。

    “你说、要将你分成三万六千片,会不会有余啊、”

    顿了顿,她勾了勾唇。

    “你那短命鬼的兄弟,可是刚刚好呢、希望你能给我一些惊喜。”

    慕容夜悠然抿唇,俶尔抬手,在龙千翊惊悚的目光下,手中的银梭,“噗嗤”一声,扎进了梦飞毅的身体,在后者撕心裂肺的哀嚎声中,猝然一挑,一片晶莹剔透,带着点点血色的生肉片,便被就这样出现了。

    千刀万剐?!

    见此,龙千翊只觉得心下一寒,看向慕容夜的眼神有了些敬畏,怪不得,她会让自己离开,实在是这一幕,太过震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