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是什么?

    不看还好,一眼望过去,慕容夜等人顿时被那悬崖峭壁之上的密密麻麻的东西吓了一跳。

    那些东西宛如凭空冒出一般,悉悉索索地自悬崖一角迅速而来,起先梦飞毅那边的人不当回事儿,只以为寻常的小飞虫,打死了。

    可、面对随后而来铺天盖地的黑压压一群,所有人惊了。

    最先接触到这等诡异现象的人,更是连声还来不及发,便被黑压压的一群虫子所覆盖,片刻之后,徒留一层白骨森森,那装载血兰的包袱也在瞬间坠入万丈深渊。

    “食尸蝇?”

    待看清那群黑压压的种群,慕容夜猛地倒吸了口凉气,心尖儿微微颤动着。

    “王妃、你认识那玩意儿?”邪九疑惑。

    “别小看它们、虽然它们看起来比一般的苍蝇还要小,但它们却拥有所有苍蝇都没有的利齿和团结,一只两只,百只,千只,甚至上万只,或许都不算什么。”

    “可、若是成百上千万只、那结果……可就不是恐怖所能形容的了。”

    慕容夜彻底打了个哆嗦道。

    她至今还记得,前世那险些追得她逃窜无门的这种族。

    这些家伙、团结不说,还极有耐性,前一世自己不过是误入其领地,结果被撵得上蹿下跳,最后迫使她将自己沉在水中泡了三天方才躲避这些东西的追逐。

    而这些东西所行之地,也是留给了她极深的印象。

    食蝇所过,寸草难留。就连地面,竟也被活生生啃出了地表。

    “那、这些东西和我们先前遇到的相比呢?”慕流川亦是吃了一惊。

    慕容夜摇头,认真道。

    “食尸蝇大群,别说是巨蟒了,就算是血兰湖里面的血鳄加起来,也得对它们退避三舍。”

    慕容夜心有余悸道。

    这些家伙、单体作战或许不厉害,可就是胜在数量啊……

    ……

    “快、快把手中的神花扔给我,快!”

    悬崖边际,梦飞毅一声大吼,看着来势汹汹的食尸蝇,胆战心惊地大喊道。

    “啊、”刹那间,又有几人葬送蝇群之口。

    更多的,则是在听到梦飞毅的命令之时艰难地咬了咬牙。

    他们本就处在极为光滑的岩壁上,此刻若是将手中的包袱竭力扔过去,力的反作用势必会造成自己身形后退、而那后面,等待他们的,不是万丈深渊,就是黑压压的诡异虫体。

    “杀叔、快、上来!”

    梦飞毅面色一沉,挑中一根锁链,快速地拉了起来,时间紧急,他也只能救杀叔一人。

    况且,杀叔断臂下崖,本就十分艰难。

    闻言、众人顿时一脸的心如死灰。

    他们之中,一些是宗内的死侍,一些是宗内将功补过之人。他们其实早就料到此行的凶险。

    只是、想到是一回事儿,真正面临到又是另一回事儿,毕竟……谁都想活着回去照顾自己妻儿老母。

    可……

    “你们、你们不顾你们家人的死活了吗?!”

    见所有人无动于衷,有些人甚至呆愣间被那密密麻麻的虫群彻底吞噬,梦飞毅猛然大喝,极致肉疼的脸上又急又怒地大喝道,哪里还有初见时谦谦君子的模样。

    ……

    “少主、我的妻儿老母,拜托了!”

    僵持中,一名白衣中年男子率先开口,俶尔用力,将手中承满血色之花的包袱用力朝崖口扔了过去。

    出手的瞬间、感受到脊背之上悉悉索索的声音,大汉也是了然松开了手中的锁链,苦涩的嘴角勾起一抹哀凉。

    有了第一个,很快便有了第二个,第三个,所有人的眸底都酝酿着无限的凄然哀伤,但他们只能将死亡留给自己。

    只因为、不老山宗门内自己的妻儿老小……

    “啪、”

    梦飞毅出手,猛地接过包袱,目光贪婪留恋地凝望着这那圣洁高贵的花朵,哪里还肯施舍那些为之牺牲性命之人的后路。

    所有人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一些棋子罢了。

    棋子的生死,又与他何干呢?

    梦飞毅咧嘴大笑,看着一株株鲜艳欲滴的血兰花,手中还不忘急切地救助那名稍微年长的杀叔。

    ……

    “被天下人奉做神明的不老圣灵,竟也会做这种不耻之举、”

    龙千翊身形一跃,悄然出现在了悬崖边上,一手拎起一只包袱,细细地打量了起来。

    “传闻中不老圣灵中的不灭不死,怕也和这种花有关吧。”

    龙千翊微微眯起了眼眸道。

    “是你?你是怎么过来的?”

    见到龙千翊的那一刻,梦飞毅亦是满脸的难以置信。

    “怎么过来?当然是跟着你过来了。”

    龙千翊似笑非笑地盯着他道。

    “你是说……”

    忽然,梦飞毅猛地一滞,因为,他忽然想起他们渡湖之时遇到的两个侍卫,当时他还觉得他们身手不错,有意留下,可当上了岸,却再无发现那二人。

    莫非……

    梦飞毅双眸顿寒,满眼戒备地看向龙千翊,神色之间却已有了些懊悔。

    “你手上的血兰花我可以给你,同时我也可以保证日后与星宇国友好往来,不知星宇殿下觉得怎样?”

    梦飞毅急切开口,一边近乎有些低声下气道,一边用力地拖拽着手中的攀岩索,那上面,杀叔亦是竭尽全力地再和那诡异虫群做斗争。

    双眸之中,陡然闪出一抹焦急。

    为了不老山宗主之位,他或许会牺牲任何人,但绝对不愿牺牲那从小到大陪着自己成长的杀叔。

    “哦?这么大的手笔?”

    龙千翊漫不经心地挑了挑,轻轻地捻了捻血兰花的花瓣,悠悠道。

    “只可惜……你所要谈判之人并非是我。”

    蓦然扬唇,龙千翊勾起一抹深深的嘲讽。

    “什么意思?”

    梦飞毅登时一愣,有些摸不住头脑道。

    “意思是是该把你欠我们的还了!”

    慕容夜淡音冷喝,纤细的身影宛如诡魅般飘然跃出,冷袖轻挥,两道银光如电闪雷鸣般掠了出去。

    “嗯、”一声闷哼响起。

    梦飞毅只觉得手臂一麻,顿时失去了感觉,反观那白发须眉的杀叔,他刚巧已将一只手臂交在了自己手上。

    梦飞毅一惊,电光火石间,他或许还有机会扔掉手中的血兰花,反手去拉住杀叔。

    可、除却龙千翊手中的那些,剩下的,便只有他手中的了。

    刹那间、他犹豫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杀叔那瞪大的浑浊目光猛地下坠,被一片黑压压的东西彻底侵覆。

    “绝望吗?”

    慕容夜轻声曼语,娇声悠悠,像是阳春三月的春风般和煦温暖,但听在梦飞毅耳中却是格外讽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