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嘘、小点声。”

    闷热而又潮湿的丛林中,梦飞毅谨慎地朝众人伸了伸手指,静声前进,手脚悄默地走到了一旁,轻轻地趴在了悬崖边上,垂眸望了下去。

    下面、是一层晦暗烟雾笼罩的万丈深渊、地面之上明明还很炎热,但他却扔从那幽谷中感受到一抹悸寒。

    极目远眺,梦飞毅一双眸子顿时闪过无限炙热。

    果然、和他得到情报一样,整个峡谷的峭壁上,爬满了宛如红霞般的血兰花、而且、由于地势险要的原因,往往那些长得越陡峭之地的血兰花,成色越好。

    “准备采花。”

    梦飞毅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颤抖道。

    他一声令下、无数攀岩索顺势飞了出去,无数白衣飘落了下去。梦飞毅紧张地匍匐在悬崖边上,神情炙热地注视着。

    “殿下、找到血兰花了,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宛如城墙般森严密布的丛林中,悄然响起如风谨慎的低沉声。

    “不忙、生长在悬崖峭壁之上的血兰花……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龙千翊微微颔首,静声道。

    ……

    另一边接近悬崖的位置,慕容夜带着邪九等人静静潜伏着。

    “王妃、要动手吗?”

    邪九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开口道。

    “别急、我们势单力薄,自然是要等他们消耗之后,坐享其成了。”

    慕容蝶抿唇笑语,纯美的面颊之上不禁升起一抹狡黠。

    “蝶儿、你怎么也跟着你姐学坏了?”

    邪九匪夷所思地望向先前开口的慕容蝶。

    “哪有?你才学坏了,姐姐的智谋你怎么会懂?”

    翘唇微勾,慕容蝶哼地一声,不理这个不懂欣赏的家伙了。

    慕容夜笑而不语,神色略微有些挪移地徘徊在二人之中,直到慕流川示意她看过去,她这才收了视线。

    回望过去、莫邪整体的肤色气质已经好了很多,只可惜,却因为“死僵尸”的毒一直处于昏厥状态。

    以毒攻毒、她很庆幸,她赌赢了一把。

    轻轻点头,她冲着慕流川投去一计感激的眼神,慕流川本是一个放浪形骸,无拘无束的风流浪子,却被君莫邪带进这幽冥之森,莫邪毒发,似乎也在刹那之间带走了属于他的风流洒脱。

    “傻瓜、”看着她眼底数不尽的心疼,慕流川心下一暖,不由得伸手,捏了捏她脸蛋儿。

    “是我拖你们后腿了。”

    原以为,他这个浪荡的游医能派上用场,可到了这里,他才发现,论对环境的熟悉,毒性的了解,他不如夜儿,论布局计划,他不如蝶儿、要论起功夫……这里面,怕是除了蝶儿之外都远在他之上吧。

    还好、他的一身轻功,可以用来保护莫邪。

    这个冰冷似霜的老友,一朝若真的没有了他,还真的怪不习惯的。

    慕流川心下想着,嘴角轻轻勾起了一抹弧度。

    “欸姓慕的、瞧你笑的猥琐的、”

    “我警告你啊,我们王妃可是有家室的人、王爷现在也只是暂时昏迷,你要敢打王妃的主意、我就、我就……”

    邪九一时语塞,实在找不到什么可以威胁的。

    一时间,慕容夜和慕容蝶也是好笑地纷纷投来眼神。

    “你就什么啊……”慕流川戏谑勾唇,似乎一瞬间又恢复了那个风流浪荡的情场高手。

    琉眸挑衅地瞧了眼支支吾吾的邪九,一副你奈我何的欠抽模样,登时逗乐了慕容夜与蝶儿。

    “我就……”神丝思索,突然,邪九目光挪移地扫了眼慕流川,压低了声线悠悠道。

    “我就娶了丁咛!”邪九猛地一声喝,险些惊动了远处攀岩的梦飞毅等人。

    梦飞毅猛地抬头,奇怪地扫了一眼,暗自心道,应该是错觉吧。

    除了他们,应该没有人能成功渡过血兰湖啊。

    “不行!”慕流川神色一滞,想都不想地大喝回道,回音绕着丛林传了出去,隐约间像极了某种野兽的嘶鸣。

    “这个鬼地方!”

    梦飞毅暗自怒骂,扭头朝着众人连忙催促着。

    幽冥之森,太过凶险,还是早点采集了血兰花比较好。

    “嘘、你们俩,小声一点啊。”

    慕容蝶连忙趴了下来,警惕地扫了眼周围,娇眸嗔怨地扫了邪九。

    这家伙、怎么这么没个正经?

    “蝶儿、不是,我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会娶丁咛呢、”

    看到慕容蝶投来的幽怨和嗔怪,邪九顿时察觉到失言,连忙挥手解释道。

    “臭小子,你几个意思?怎么、你难道还嫌弃丁咛了不成?人家勤劳善良、美丽大方,怎么就不入你眼了?”

    见邪九那一脸嫌弃的模样,慕流川差点就又急了。

    “……”邪九,大哥,那你到底是希望我看上丁咛,还是看不上丁咛呢?

    一言既落,众人均向慕流川投去一个耐人寻味的眼神。

    就连慕容蝶,看向慕流川的神色间也多出了几分挪移。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慕流川登时一囧,众人看向他目光的审视性,着实让他有点尴尬。

    “呦、都维护上了,还解释什么?”

    邪九挪移地勾了勾唇角。

    “流川大哥,丁咛姐是个好女孩儿。”慕容蝶羞涩开口,言外之意自然是,和你很配。

    “咳咳、喜欢就要大声说出来,你放心,丁咛怎么也说是我的贴身丫头,回去我给你做主。”

    慕容夜唯恐天下不乱地冲着某人勾了勾唇角,至此,原本沉闷的气氛彻底烟消云散。

    “不是、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慕流川急忙辩解着。

    “我们想什么了?”慕容夜明知故问,扭头错愕斐然地瞅向蝶儿。

    “没有啊、姐姐你想什么了?我刚只听到流川大哥在夸丁咛姐勤劳善良,美丽大方来着……”慕容蝶一脸呆萌,继续补着刀。

    “咳咳、对啊对啊,我也听到了,既然人家姑娘这么合你眼缘,不如你回去之后就收下吧。”邪九继续挑事儿。

    “……”慕流川彻底无语,算了,这些人摆明了就是玩自己的。

    ……

    “快、把你们手中的花都扔给我、快!”

    就在他们低声调笑间,远方突然传来梦飞毅宛若刺破喉咙般的尖叫声,众人一愣,刹那间潋去眸彩中的笑意,远眺而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