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说什么?”

    原本如老僧入定般沉稳的大长老顿时站起,半握的手掌微微颤抖,显示了他内心强烈的不安。

    抿唇不语,星挽月俶尔挥手,一袭卷轴自袖间横飞而去。

    “砰!”

    大长老挥手接住,侧眼瞟了眼神情淡定的星挽月,疑惑而又诧异地打开了那卷画轴。

    触眼是一双如精似魅的双眸,狡黠不失灵动,美妙不缺睿智。

    狭长的眉宇间,透露着一抹超然的霸道与不羁,纤薄的红唇,勾勒出一抹美妙弧度。

    ……

    “这、这……”

    大长老匪夷所思地望着这画上之人,此女子神态高贵,气韵非凡,绝非池中之物。

    除过服饰穿着太过暴露,有失传统之外,大长老险些就将其错认成了星挽梦。

    可、他知道、即便是一双一模一样的面孔,画上的女子也绝非已死去的星挽梦。

    星挽梦贤惠善良,温婉大方。她的一举一动,总能令人很安心,放松。

    而眼前画布上的女子,绝世嚣张,一双看似波澜不惊的眸子却是暗藏杀机,仿佛藏着看不到底的深渊。

    “她叫慕容夜。”星挽月莞尔轻道。

    “她……”

    大长老震惊万分地看向星挽月、不老山长久地与世隔绝,他自然不知道慕容夜是谁。

    “君莫邪的女人、名震天下的邪王妃。”星挽月好意解释道。

    大长老所拿之画,正是出自她的手笔,还好她虽然神魂冥冥游荡那许多年,这简单的素描水准还是在的。

    她所画的,自然是曾经的慕容夜。

    或者说、是那个世界的慕容夜。

    她继承着星挽月的记忆再次醒过来、第一时间便已察觉到了慕容夜不对,她本是试着调查一下慕容夜的身份,却未曾想到在不老山的密室里,藏着那一份密卷。

    原来、曾经有个叫星挽梦的女人,差一点就取代了娘亲的圣女之位。

    而当她看到那熟悉而陌生的画像时,她也的确吃了一惊。

    “这、会不会一种巧合?”大长老有些哆哆嗦嗦道。

    “巧合?”星挽月讽刺一笑。

    “宁可杀错,不可放过、十六年前,大长老不是已经做过了吗?”

    “怎么、今日不舍得重操旧业了吗?”

    星挽月继续挖苦道。

    “你说……要是等她知道,你们联手夺了属于她的荣耀,杀了她的亲生父母,你说……她会怎么样呢?”

    星挽月冷冷道,狭长的凤眸陡然闪过一抹阴厉。

    慕容夜、这只宛如厉鬼索命般的阎王、前一世、若不是她阴魂不散地夺命追杀,自己怎么可能堕入轮回,陷入无穷无尽地秘密中。

    幸好、上天垂怜。她重生了。

    虽然是在她慕容夜之后,不过这一次,她在明,自己在暗。她倒是可以好好和慕容夜算算总账。

    “什么十六年前?什么重操旧业?”

    此言一出,原本呆愣的二长老更是迷茫万分地看自己大哥。

    “老二、老三,你们先退下吧。”

    深深地看了眼面前那看似玲珑可爱的少女,大长老眸光微微流动,最后沉沉开口,挥了挥手,屏退了自己两个弟弟。

    二长老原本不愿,最后还是在三长老的劝说下离开了。

    “老三、你说大哥为什么要让我们离开,是不是有啥事儿瞒着我们?”二长老疑惑道。

    “能有啥事,还不是怕你乱说话吗?你要是想让咱梦家接管不老山,那最好乖乖按大哥的意思做。”

    三长老苦口婆心解释道。

    大哥、无论他做了什么,都是为了他们梦家。

    ……

    另一边。

    大长老目光灼灼地看向星挽月,冷声低语道。

    “你都知道了?”

    星挽月微微点头,略微有些得意地看向他,“我有个很疼爱我的娘亲。”

    她答非所问,而大长老却在她说出这句话之后,神情顿悟地点了点头。

    当年、不老山百年难遇的圣女星挽梦本已与自己儿子有了婚约,奈何其一朝下山,遇到了一介江湖剑仙,龙飞鸿,至此二人坠入爱河。

    不老山的圣女自然要与他们梦家结缘,这本是千年不变的传承、可,谁料前宗主星莞儿竟然过分地疼爱她的徒弟,以至于不惜废了祖宗礼法,纳龙飞鸿为少主。

    这……

    又让他们梦家怎么甘心?

    可惜,他们梦家三兄弟无一儿子,只有一个从小到大的偏远旁系的孩子收为养子。

    因为不甘心梦家千百年的基业被毁于一旦,他无奈选择了反击,选择了和当时并不受宠的星挽黎联手。

    结果,虽然有些惨烈,但他们至少是胜利了。

    星挽黎也如约有了星梦两家的子嗣。

    可……

    那个孩子终究不是他们梦家的骨血,而他们梦家小一辈又有了新的年轻一辈,这又怎么能让他甘心?

    知道星挽月死亡的消息,他很激动。

    他以为,属于他梦家的时代来临了。

    可星挽月此时的一袭画卷,却是结结实实抽了他一个耳光。

    当年人,当年事,有些东西,不是过去了,就真的被掩藏了。

    星挽梦的女儿,一旦真的让她有卷土重来的时间,到那时、便是他梦家与星挽黎等人的噩耗,毕竟……当年的星挽梦人气很高,即便发生了那件事儿,不老山还是有很多老一辈的人对其清白深信不疑,企图为之平凡。

    “你想做什么?”终于,他抬头,目光灼灼地望向面前的少女。

    有那么一刻,他隐约觉得自己面前站的好似一头强大的远古巨兽。

    “大长老聪颖睿智,自然知道月儿的想法。”

    星挽月嫣然微笑。

    “哼、我们既已是一条绳子的蚂蚱了,相必我也只能辅佐你为未来的宗主了?”大长老微微握拳,愤懑道,大有一副为他人做嫁衣的憋屈感。

    微笑点头,星挽月扭头,一脸天真地看向大长老,红唇微启,喃喃道。

    “听说大长老有个五岁的小孙女,聪颖可爱,品貌相佳,我想收其为徒,不知长老可愿意?”

    此言一出,原本神色懊恼的大长老顿时一惊。

    不老山宗主的徒弟,那不就是圣女、下一任宗主吗?

    这个丫头,是算准了要把他拉入伙啊。

    “可、”大长老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万一以后她有了自己的女儿,变卦了怎么办?

    “大长老放心,我无心于权谋之事,我所做一切,只为要一个人的性命。”星挽月颇有诚意道。

    “谁?”大长老诧异道。

    “慕容夜、”她抬头,认真地抿了抿纤薄的嘴角。

    “用她的一条命,换你梦家天下,不知这个交易是否合了大长老心意呢?”

    她抬头,目光灼灼地看先大长老。

    大长老一脸震撼,半晌这才缓缓点了点头,功名利禄,谁又能真的做到心平如镜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