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少主、找到了,就在前面。”

    一处清幽绿谷,泉水涓涓,花草茂盛之中,一行白衣之人负手而来,听着手下之人的汇报,他那原本平静的面色陡然升起一抹喜色。

    “少主、有了这批血兰花、这不老山,以后就是你说了算了。”

    另一旁,被叫杀叔的那人起身笑颜,拎着一旁空荡荡的袖子道。

    飞毅回头,亦是神采飞扬地看向杀叔,伸手,他轻轻扶杀叔坐下,这才神丝迫切地幽幽眺望着远方。

    “那些人、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他口中的那些人,指的自然是君莫邪等人,一个邪王、一个神算子,必然不是泛泛之辈,不知怎么的,他心里总有一种不详的感觉。

    “少主?”见他发愣,一旁的杀叔不由得开口提醒着他。

    飞毅这才回过神,冲着众人和煦一笑,休整过罢,这才带着一众人离开。

    奇怪、

    离开时、飞毅下意识回头,扫了眼自己先前所坐的一块大石头,暗自蹙眉,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可是、究竟哪里奇怪呢?

    ……

    “出来吧。”

    待飞毅等人彻底消失,一道暗绿色身影陡然出现,敲了敲先前飞毅所坐的那块大石头,开口道。

    说话的正是前去追飞毅等人的龙千翊。

    他话音刚落,就见原本那布满青苔的光滑石头陡然一动,从里面探出一颗头颅,正是一直跟着龙千翊的如风。

    “殿下、刚才可是绝佳的动手机会啊。”

    如风抬头、不解地看向自家主子。

    龙千翊抬头,微微勾了勾嘴角,轻轻摇了摇头。

    “不、你不明白。”

    他所认识的她,可不是这么一个善罢甘心的主儿。

    她的瞄上的敌人,还是交由她亲自解决的好。

    “那、殿下,我们需要继续跟踪吗?”

    “邪王妃、真的会来吗?”

    如风有些疑惑道。

    虽然慕容夜与君莫邪绝非常人,可、那一夜的险恶局势,着实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想象。

    “会的。”

    龙千翊坚定地点了点头,扫了眼被如风带在身边的琉璃荼,晦暗的双眸愈发变得深沉了几分。

    “带上他,我们走。”

    而后,三人便消失在这片幽静的丛林。

    就在他们消失后不一会儿,慕容夜等人快速而来。

    “王妃、都追了一夜了,会不会,那些家伙早就跑了?”

    邪九放下慕容蝶,气喘吁吁地喝了口水,这才开口道。

    “不会。”

    慕容夜低头,认真地打探着四周,终于在一处苇草处找到了一方血迹斑斑的纱布,轻轻嗅了嗅上面残留的药剂,她抿唇淡笑,坚定道。

    “看来、血兰湖里的东西,倒是让他们吃了个苦头。”

    “只可惜、一切才刚刚开始。”

    慕容夜微微勾了勾嘴角,探寻的目光投向了慕流川。

    “放心、别说只是带着莫邪一个人,就算是带着你们所有人再奔波个一天一夜,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

    看到慕容夜担忧的眼神,慕流川朗声大笑,豪迈不羁道。

    他知道、夜儿势必不会放过那些人。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来自不老山,算计了他们,在她身上,似乎有一股气、一股足矣令人振奋的气。

    ……

    时间回叙至三天前。

    不老山、祠堂。

    一众胡须花白的老者高座厅堂,目光如炬地望着台下那紫衣纤华的女子。

    “大胆星挽月、你竟敢以上犯下,诛杀宗内长老,你可知错?”

    祠堂之上,三名仪态和煦的长老一字排开,看向星挽月时,不由得蹙了蹙眉,深深闪过一抹厌恶。

    “大长老此言差矣、我既乃不老山圣女,就有继承不老宗主的权力,而对于那些抱残守缺之人,目中无人之辈,你说……我这个宗主是不是应该给于略惩?”

    “不然、我这堂堂不老山的宗主,威严何在呢。”

    祠堂之下,星挽月悠然自得地抱着臂膀,似笑非笑地看向台上高座之人。

    这三个老不死的,谁不知道他们是不老山蛊毒的长老,更是不老山少主,梦飞毅,梦飞环的太爷爷。

    按照宗门的规定,及笄之后的她势必要在梦飞毅和梦飞环之间选择一人。

    千百年来,就是靠着这样的联姻,才有了不老山的强大。

    只可惜……

    现在的星挽月,可不再是曾经那个星挽月了。

    梦飞环风流浪荡,梦飞毅阴狠手辣。这俩兄弟,她可是一人都看不上,可偏偏她又无法摆脱。

    她可知道,这台上的三个人,可是每时每刻无不希望自己真的死了,好让他们的孙子取而代之啊。

    “强词夺理!”

    闻言、二长老瞪着胡须站了起来。

    “你怎么断定你就一定是不老山的宗主?”

    “这宗主之位、哼……是不是你的,恐怕还在两可之间。”

    二长老是个急性子,一不小心就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实话,大长老与三长老连忙制止都已然不急。

    果然……

    星挽月抿唇淡笑。

    这些人还真打得这个主意。

    只可惜……

    “据我所知……蛊毒门的两位少主似乎是去幽冥之森执行什么秘密任务了。”

    “让我猜猜……你们该不会是以为我死了,这才打着夺位的主意吧。”

    她冷冷笑道。

    血兰花、蔓延在不老山的生命之花,千百年来,不老山之所以称之为不老,与这种花的功效脱不了关系。

    只可惜、由于多年的掠夺,这种花越发的贫瘠,这也间接早就了不老山内出现了生老病死的交替,因此,若梦飞兄弟此行真的能寻获大量血兰花,她这个不老山的圣女,说不准还真得让位呢。

    只可惜……

    那所谓的梦飞兄弟,似乎运气不太好啊。

    “……”

    算计被一名黄毛丫头识破,三位长老的面上青红交替,装模作样地东张西望,就是不肯正面回答星挽月的问题。

    “不过、你们真的确定吗?”

    星挽月轻踱着步子,悠悠地看向三人,讽刺莞尔道。

    “确定他们能活着回来?”

    ……

    “臭丫头,你说什么!”闻言,二长老顿时怒不可遏地站了起来,冷声喝道。

    “二长老别急啊、据我所知、邪王,邪王妃,神算子,以及那琉璃国的太子,此刻也尽处幽冥之森。”

    “但要我说,别人尚且不论、光是一个慕容夜,就足矣让他们有去无回。”

    星挽月微微展颜,继续道。

    “尤其是……她可是星挽梦的女儿。”

    “什么?!”

    闻言、原本对星挽月并不待见的三位长老顿时愕然,难以置信地盯着星挽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