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妃、我检查了方圆几公里之内,都没有寻到能做木船的树木。”

    邪九微微握了握拳头,,显然,是有人先一步预判了他们的行动。

    “不用慌。”

    慕容夜轻轻挥手,冷静似水的眸子静静凝视着面前这长达十几公里的血兰湖。

    水面如镜,经过大雨的洗刷,它看起来似乎愈发地透明诡异。

    “姐姐、这水,为什么会是这个颜色。”

    慕容蝶上前,一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心。

    王爷至今生死未定,姐姐一定很难过吧。

    有时候,她宁愿看到姐姐大哭一场,大闹一场,或者……像常人那般选择逃避,也比现在她看到姐姐这冷静如初的模样要好受些。

    看到蝶儿、慕容夜眼神中的冷漠这才完全敛去,伸手,宠溺万分地揉了揉她如缎秀发,她眼中的关切担忧也尽数落在了她眼底。

    “想知道水为什么是红色的?”她弯了弯嘴角。

    慕容蝶乖巧点头。

    笑意不减,慕容夜猛地出手,在离慕容蝶十几寸远的地方迅速揪住了一只指头肚般的小蛇。

    “看好了。”

    冲着她点了点头,在她诧异的目光下,慕容夜猛地伸手,手中细小的小蛇便被她抛了出去。

    “姐姐、”

    慕容蝶不解。

    “呯!”

    下一刻,就见如水湖面顿时一阵波涛。

    刹那间,一头浑身黑红的鳄鱼出现,尖锐锋利的牙齿在与那小蛇接触的瞬间将其彻底粉碎,意犹未尽地退回去了水里。

    “这……”

    “……”

    慕流川与邪九相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悚。

    他们只觉得湖水的颜色有些奇怪,但怎么没料到这鲜艳的颜色下面,埋伏着怎样的杀戮者。

    “姐、姐……那些坏人,是从这里坐船走的吗?”

    慕容蝶生生倒吸了口冷气。

    看着阳光下泛着红晕的氤氲水雾,她只觉胃里一阵难受……亏她刚才还觉得这里有些梦幻呢。

    “这里流速太慢、又没有风、从这里坐船而去、无疑于成为那些水下捕食者的靶子。”

    慕容夜微微勾唇道。

    ……

    血兰湖另一边、

    “杀叔、你挺住、我这就给你止血。”

    一片青藤摇曳,野花遍地的树林,一名少年发纤凌乱,一身纤华的白衣此刻尽数被鲜血染尽。

    他正是飞毅。

    此刻、他半蹲着,俊逸的面颊之上血迹斑驳,但丝毫未影响他那双自信睿智的明亮双眸,双手熟练地替眼前的老者消毒,上药,他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扭头,看着身后寥寥数人的队伍,不由得只觉心中一痛。

    是他的失误、

    他还是低估了处于繁衍期血兰湖的危险程度。

    以船渡湖、果然不是个好办法。

    他凝眉,但一想到接下来会面对的事情,他便不由得微微勾唇,狼狈的面上悄然爬起一抹热切之意。

    虽损失大量,但也只能这样了。

    毕竟、这血兰湖,他们不老山的祖祖辈辈都是用这种方法而来的。

    而接下来那没有了巨蟒守护的血兰花……哈哈,才是他此行的目的所在。

    血兰花。

    有了足量的血兰花,他一定可以彻底拉拢宗内长老和自己统一战线。

    到那时、别说他飞环那个蠢兄长,就算是星挽月死而复生,这不老山也得是他飞毅的。

    周围所有树木已经被他全数破坏,他倒要看看,没有了木材,飞环那个蠢货要用什么办法渡过血兰湖,和他抢宗主之位。

    ……

    “王妃、我们这……”邪九欲言又止,尴尬地挠了挠脑袋,而后轻轻扭身,凑在慕容蝶纤柔的耳鬓微微低语道。

    “蝶儿、你姐姐是不是傻了?”

    “你才傻。”原本因他主动靠近心中欣喜的蝶儿在听到他对姐姐的议论时,不由得美眸白了他一眼,将手中的纤长的一捆草用力仍在了湖面上。

    看着几乎间铺满绿荫的血兰湖,她思索着,最后扭头,煞有其事道,“虽然我也猜不透姐姐要干什么,但是,我相信姐姐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我们好。”

    慕容蝶坚定道。

    邪九一愣,无奈砸了砸舌,看着面前灵俏而坚定的少女,不由得嘴角抽了抽。

    是啊、王妃何时做过令他们以身犯险的决策。

    “好了吗?”

    正这么想着,身后恰好传来慕容夜疑惑的询问声。

    “好、好了。”

    邪九立马堆满了笑意扭头,极其狗腿地让开了身子,好让慕容夜看清楚那青草布满的湖面。

    看出片刻之间的成果,慕容夜冲着慕容蝶与邪九投过去一个赞许的微笑。

    “王妃、我们接下来做什么?需要将湖面铺厚一点吗?”

    邪九一副跃跃欲试道。

    铺厚了、他们或许就能借助轻功飞过去了。

    谁知、慕容夜奇怪地看了眼他,疑惑地摇了摇头,认真道。

    “不用、你去把慕流川的裤子拿来。”

    “?”

    邪九顿时目瞪口呆。

    裤子?不会是要他去脱慕流川的裤子吧……

    “王、王妃……”

    邪九顿时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快去、”慕容夜一边鼓捣着手中的花花草草,一边催促道。

    邪九求助地看向慕容蝶,这么荒唐的主意,蝶儿一定会阻止她姐姐吧。

    然而他失望了,慕容蝶一脸认真地观察着慕容夜,对他的求助丝毫没有察觉到。

    邪九只能悲苦离开……

    半刻钟之后、邪九鼻青脸肿地回来了。

    看到邪九这个样子,慕容夜与慕容蝶也均是惊了。

    这家伙、不就是让他问慕流川借下裤子吗?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邪九一脸无奈。

    他一个大男人,总不能直接脱慕流川裤子吧,结果就是。

    “慕流川、你裤子借我一下。”

    “为什么?”那边不解。

    “我、我觉得它很配我气质。”

    “你的意思是说它不配我?”

    “……”

    “不是、配你,配你。”某人只好就驴下坡道。

    “既然于我很搭,你要来有何用?”那边一副宛如看智障一样看向邪九。

    “……”邪九顿时无语。

    到了最后。

    “慕流川,你丫到底给不给!”邪九怒。

    “坚决不给。”慕流川一副如临大敌道。

    于是乎……片刻之后,慕流川双腿滑溜溜地暴露在一处隐晦的草丛,而邪九也是鼻青脸肿地出现在了慕容夜面前。

    “你……”慕容夜好奇地打量着邪九,这家伙,该不会是直接强上,把人衣服给扒了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