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别、别杀我!”

    “我是不老山的少主、你不可以杀我!”

    防御被迫,飞环的神采再也没有那先前的得意,感觉到死神的临近,他猛地开口,嘶声大喝道。

    他怎么也想不到、他堂堂不老山的少主人,竟会被一群乌合之众的宵小之辈逼到了如此境地。

    不得不搬出不老山的名讳。

    在他看来,放眼这四海八荒,谁敢不给他不老山面子。

    不老山?

    饶是邪九与蝶儿,此刻也均是微微愕然。

    慕容蝶怎么也想不到,这个苦心围追堵截于她的人,竟然是不老山的。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阴阴抿唇,趁着邪九发愣,飞环猛然一跃,手中一道暗影闪过,闪电般朝着邪九掷去。

    “果然是不老山的人啊、好、很好……”

    邪九大惊。

    空气微氲,紧接着,一道俏影跃然而出,纤指微舒,一道银光凛然与那道暗影相撞,紧接着,邪九便见到一只宛如瓢虫般的虫子被生生钉在了地上。

    这是……

    蛊毒?

    慕容夜深眸微凛,速然而动,刹那间到了飞环面前。

    邪魅冷笑、阴寒万分地看向眼前那与飞毅有一番相似的容颜。

    后者大惊,仓皇间运转内力,周身若有似无地升起一层薄雾。

    蠢货、远处,邪九好整以暇地冷眼旁观。

    “啪啪!”

    清脆地把掌声响起,刹那间打愣了飞环。

    怎么会?!

    看着面前尚且不过十五六岁的小丫头,纵然她气质非凡,绝色风华,可……他明明能清晰地感觉到她没有一丁点儿内力啊。

    然而、就这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却在眨眼间破了他所有的底牌。

    她、

    他猛然心惊,连带着唇角也艰难地哆嗦了起来。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面对精致绝代的女子没有心生爱慕,反而心悸忡忡。

    “你是不老山的人?”

    “飞毅是你什么人?”

    收手,慕容夜看了眼面部顿时肿成面包的飞环,冷冷问道。

    “他、是我弟弟。”

    飞环一惊,显然没料到慕容夜会认识飞毅,他微微咬牙,在说起自己弟弟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由衷的冷意。

    慕容夜冷眼旁观,她对这兄弟二人之间的恩怨没什么兴趣,若不是他偷袭邪九的那一手引发了她探究的意图,面前的人,怕早就是一袭冷尸了。

    “你会蛊毒?”

    伸手,慕容夜强行遏制住他下颚,咧嘴一笑,那冰寒似针的目光却是看得后者深深一颤。

    “不会。”飞环神色微闪,摇头道。

    纵然他再怎么混蛋,有些事情,终究是底线。

    “是吗?”慕容夜了然冷笑,显然对这一幕多有所见。

    “知道嗜情蛊吗?”她开口,手中轻轻把玩着那银梭,淡淡开口道。

    “嗜、嗜情蛊?”

    飞环陡然一滞,宛如见鬼般看向慕容夜。

    突然,他似是想到什么,抬眼朝着众人望去,当看到那浑身冰霜布满的男人时,他瞳孔骤然一紧。

    “他……”

    若他没记错的话,普天之下,唯一一个中了他们不老山嗜情蛊的人、就是他吧……

    若先前的飞环是心悸后悔,那此刻的他唯有满心的绝望。

    若眼前的这个男人是那个人……

    那么、

    眼前的女子、该不会是……

    “王妃、我看这小子还很嘴硬,不如让属下先帮他松松筋骨。”

    邪九上前一步,唇角微勾,朝着飞环阴阴而笑。

    果然是她!

    飞环猛然大惊。

    原来师傅就是葬送在眼前这看起来娇小的女子!

    这一刻、充斥在飞环心中的唯有浓浓的悔恨。

    他一定是色迷心窍昏了头了。

    竟然敢将主意打到了邪王妃的妹妹身上,这一刻,飞环内心只有一片深深的绝望。

    就是眼前这些人,令的师傅一行人魂归异地。

    “不了、你下手没轻没重,万一伤了我们不老山的贵客可就不好了。”

    慕容夜抿唇淡笑,素手轻轻勾起了他下颚,语气阴沉道。

    “别说我没给过你机会、关于嗜情蛊的毒、你究竟知道多少?”

    抬头、她目光怜悯地看向眼前神色已显颓色的男人。

    “不、不知道。”

    飞环咬牙,低头道。

    慕容夜淡笑不语,膝盖微屈,却在下一刻,猛然出脚,将人踢进了一旁的丛林中。

    回头、她还不忘朝着众人露出一个宽慰的笑容。

    “我去那边审一审,邪九,照顾好蝶儿。”

    说完,身形一展,消失在丛林中。

    夜儿、

    慕流川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不由得深深皱起了眉头。

    “王爷这是……”邪九此刻也发现了君莫邪的不对。

    “嗜情蛊毒发,夜儿暂时控制了他的毒性。”慕流川简单道。

    邪九面色一紧,转眸,看了看他们的身后。

    喃喃自语,怎么不见其他人。

    “所有邪卫昨夜都选择自爆。”

    慕流川声沉如水,简单的一句话,却掩不去昨夜那疯狂嗜血的惨烈之景。

    “你、你说什么?”

    邪九一愣。

    慕流川黯然叹息,值得将昨夜之事告诉了二人。

    “可恶!飞毅、我一定饶不了他!”

    一拳狠狠砸在地表,邪九眸光凛冽道。

    那可都是他们生死与共的兄弟啊。

    慕容蝶此刻亦是眼圈红肿。

    原来,她昨夜凑巧见到的火焰,根本并非巧合,是邪王卫那些哥哥们用生命燃起的火焰啊。

    无形之中,自己也是被他们所救赎了。

    这边沉寂的气氛并未持续多久,慕容夜很快轻轻拍着双手,笑容恬淡地走了出来。

    “接下来、我们该去找飞毅算账了。”

    忽然,她神色顿了顿,嘴角之中微微勾起一抹嘲讽。

    “或者说、我们是要找梦飞毅算总账的时候到了。”

    梦飞毅、相必,这才是他真正的名字吧。

    作为不老山嫡系的传承,不老山的少主,便是不老山圣女的夫君,亦或者说、是未来不老山宗主的夫君。

    没想到、从飞环这个二世祖口中。还能得到这么有价值的消息啊。

    梦飞毅。

    星挽月已死,不老山怕是迫不及待地找寻第二个继承人了吧。

    怪不得,二人会同时来此历练、怕不是历练那般简单吧。

    ……

    悄然而动,邪九在慕容夜走后偷偷匿了回去。

    知道了邪卫惨剧的他,如何能放过近在咫尺的罪魁祸首,许是王妃的手法太多温柔了,不然,怎么会听不到那人半点的惨叫声。

    果然、王妃厉害是厉害,可终究是个女儿家,心软是一定的……

    当然、一切都是邪九本身的臆想,当他看到那满地狼藉,以及那血淋淋朝着一个方向跪下去的……人时,只觉面色一紧,胃里顿时一阵翻江倒海……

    怪不得、他没有半点声音。

    王妃要想折磨的人、怎么会让他发出一丁点儿哀嚎?

    那哪里是人啊。

    没有了四肢,眼眸,整个人被生生剃掉了全身肌肉,只剩下一身骸骨的人、应该算是人棍吧。

    诡异的却是……

    尽管如此,王妃还精确保留了对方一口气,令其自始至终,都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感及到自身的痛苦。

    与其王妃是在逼供,不如说她更像是发泄。

    报仇!

    为了死去的众多邪卫报仇!

    邪九一个寒颤,只觉得内心一片忌惮。半晌、他颤抖转身,犹自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面颊。

    幸好、他和王妃不是敌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