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呦、小蝶儿、看不出,性子还挺烈啊。”

    凛声淡笑,飞环手底剑影横生,没有丝毫怜香惜玉地朝着慕容蝶刺去。

    慌忙闪避,慕容蝶手握独支粉梭,眸眼深处,轻轻闪过一丝心痛。

    那银梭,是姐姐为她亲自打造的,更有他亲手雕刻的蝴蝶、就这样遗失,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然而、飞环却不是等闲之辈,无论是进攻亦或是防守,他都做的十分完美,根本不留给她一点点的机会。

    以至于几番交手,均已慕容蝶败退为结束。

    可、余光瞥见了密如愁林的剑芒,她心中微凛,暗自咬牙。

    后面是那颗枯落的朽木。

    退无可避,她只能硬抗了。

    猛地握了握拳头,一手捏着粉梭,找准了时机,朝着飞环下颚刺去。

    可、正在这时、丛林中一道雪白的身影猛然掠出,慕容蝶一惊,手中的武势也瞬间被飞环破解掉。

    面前一道戾风划过,慕容蝶苦涩莞唇,余光却在瞥见那雪白身影身上卷着的白娟时神采顿亮。

    那是……她送给小九哥的手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似是为了解决她心中的疑窦,丛林中,一道墨绿色身影闪出,如风而来,舒然抬手,无数银光朝着飞环射去。

    慕容蝶心中一紧,看到那熟悉的面孔,阳光般的笑意,她只感眼角一涩,就像多年流浪在外的游子回到家乡的激动与留恋。

    “对不起、我来迟了。”

    来人正是邪九,他在见到蝶儿那纤弱的身影时,只觉心中一滞,心脏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紧紧束缚着,直到……那抹柔倩身影尽数落在自己怀中,他方才觉得安心。

    “小九……哥。”

    慕容蝶原本欣喜的神色却在开口的瞬间泪如泉涌。

    猛地扑进他怀里,双手抓住他胸前的襟衣,娇躯因为剧烈的哭泣一抽一抽,看上去格外令人怜惜。

    一天两夜,她一个人奔波在杀机密布的丛林,无数次与死亡擦身而过,她都未曾掉过一滴眼泪,可、却在对上他那担忧心疼的眼光是,泪水宛如决堤的洪水般倾泻而来……

    “……”

    说不清此刻是什么感觉。

    听着她悲凄的哭声,看着她柔弱颤抖的臂膀,邪九轻轻伸出手臂,温柔地圈住了她。

    是他、来晚了。

    此刻的她、衣衫褴褛吗,一身狼狈,原本乌黑亮丽的头发也因为雨水的冲刷,和着泥泞的泥点儿结成一块一块。

    看得他心中一抽,难受的要命。

    抬头、敛去满眸柔情,他那一双阳光般的眸子尽是杀意满满地看向飞环。

    敢欺负他的蝶儿、

    哼!

    双眸微闪,此刻的邪九就像是一座蓄势待发的活火山,周身宛如爆发出一道道气旋,疯狂汇涌着。

    伸手、他猛地解开身上的衣服,露出精烁的上半身,将其披在蝶儿那本已湿透的身上。

    慕容蝶面颊一红,却是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邪九的怀抱,柔唇轻启,彩眸流溢,轻声叮嘱着。

    邪九点头,递给她一个宽慰的笑容。

    “呦小蝶儿、看来是遇见小情郎了啊。”

    飞环好整以暇地望着他们,冷冷嗤笑道。

    “可、你这小情郎看起来也不怎样啊、”

    “桀桀、等哥哥收拾完了他、就好好去……”

    然而,飞环流里流气的痞言还未说完,邪九便势如破竹般黏了上去,那杀伐凛冽的气息,与之前分明判若两人。

    飞环面色一震。

    一番交手,看向邪九的目光愈发地惊奇。

    “小子、你很不错,不如、以后跟着本少,我保你吃香喝辣,美女如云,如何啊?”

    飞环抿唇笑道。

    “或者、你要是有什么条件,尽管开。”

    飞环一副财大气粗的口气道。

    他和飞毅的差距,不就是人力吗?眼前的少年,不过才十六七八的模样,却已练就一身浑厚内力,攻击或者身法又是前所未见地诡异,这、不是天才是什么呢?

    邪九一愣、心下有些哭笑不得。

    抬头,冷眸扫了眼飞环,不屑道。

    “好啊、既然你这么有诚意,不如先奉上你的狗头给小爷当几天夜壶可好?”

    邪九抿唇,似笑非笑地面庞上闪过一抹由衷的阴狠。

    这个人,真不知该说他傻呢,还是天真呢。

    你见过和阎王谈判的吗?

    “你、”

    “臭小子、本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生平第一次被人折辱,飞环当即暴怒,拔剑而过,呼啸而去。

    “小九哥、小心。”慕容蝶轻声娇呼。

    “小心他近身的防护罩。”

    那个家伙、每当她近身,总会被一层似有若无的力量牵引着,以至于完克她近战的敏攻性。

    防护罩?

    剑光凛至,邪九眯起眸子深深凝视着飞环,果然,他所有的攻击都尽数被挡了近乎一半。

    “怎么样?怕了吧、若你能匍匐在本少脚下,给本少叩三个响头,大喊一声孙子错了,本少就勉为其难地放过你,如何?”

    飞环得意洋洋道。

    对于自己内力修炼而成的防护罩,他很自信。

    “嗯、孙子,既知错了,为何还对你爷爷出手?”

    面沉如水,邪九不咸不淡地捉住对方的缺漏,敲打着。

    “你、看我不弄死你!”

    飞环顿时气的哆嗦,面色一片铁青。

    “哦?怕是来不及了。”

    俶尔抬头,邪九一双戾眸划过一道戏谑。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种将内力凝聚在自身小范围内的防御手法,王爷王妃曾所遇到过、为防他们再次遭遇同类敌人,王妃早就将破敌之法告诫于他们了。

    就是现在!

    邪九找准时间,挑剑横出,在对方宛若见鬼般的眸子中剑芒横扫,彻底打乱了飞环的步伐。

    “怎么可能?你是怎么知道我玄天御的破绽的?”

    飞环大惊。

    世界上没有千衣无缝的防御,所谓玄天御,也不过是一种内力演生的障眼法,世上知道破解之法的,除了他,就是他师傅了。

    而这个人,竟眨眼之间破解了他引以为傲的防御,这令得他不得不很颓然。

    “呵呵、奇怪吗?”

    “不过是一下不入流的障眼法而已,难不成你还自以为天下无敌?”

    邪九冷声嘲讽,剑之所至,飞环只能仓促躲闪,偶尔闪避不急,身上便已挂了数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