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缎似幕的夜色中,大雨嘶鸣,夹杂着一股股狂乱的热浪向西面八方袭击而去。

    另一个方向,龙千翊举目眺望,望着远方通明的火光,晦暗的眸子闪过一抹深深的敬重。

    “谁?!”

    突然、他猛地回头,目光似电地望向一处草丛,利剑所至,一大片杂草被生生劈开。

    “琉璃荼?”

    龙千翊满眸暴戾却在见到那抹熟悉面孔之时猛地一滞。

    一样的面孔、但无论是声线亦或是身躯、都毫无意外地揭示着她的身份。

    男人?

    原来,鼎鼎大名的琉璃太子,竟是男儿生?

    龙千翊深深地看眼前者坦胸露骨的腹肌,上面,布满了无数道横七竖八的剑痕。

    看起来,甚是有些时日。

    “如风、”龙千翊深眸微眯,快步唤着如风上前救人。

    ……

    “蝶儿、蝶儿……救、救她……”

    隐约看到眼前的人影,琉璃荼轻轻开口,整个人却在下一刻眼前一黑,彻底昏厥了过去。

    蝶儿?慕容蝶?

    龙千翊心中大惊,难道……蝶儿他们也遭受到了意外?

    ……

    “啧啧、小蝶儿、怎么,跑不动了?”

    死亡之林外围,一颗枯枝败落的枯藤前,一名白衣少年轻轻抱臂,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意味,目光却是炙热万分地自慕容蝶身上回转。

    “飞环、我救你性命、你为何还要恩将仇报,杀害了琉璃姐姐。”

    慕容蝶微微喘息着,扭头,娇眸之中满是怒火地望着面前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年。

    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宛如邻家大哥哥的少年,一夜之间,将她们的驻地弄得四散分离。

    他们救了身中蛇毒的他,却怎么也料不到他一朝反咬,打得他们措手不及,哪一夜,无数高手铺天盖地而来,无数邪卫拼死护她出来。

    直到最后、她才明白,原来对方的目标是她。

    是以、为了避免更多伤亡,她躲开了邪卫视线,只身一人逃进了这片森森幽林。

    一连几天,她既要忍受着追兵,又要承受着夜晚野兽的嘶鸣声,她感觉自己的神经几乎都要断裂了。

    她想,若不是昨夜那蔓延数百里的大火,她或许还逃不出那片方向尽失的丛林,多亏那场火,让她感受到了风,找到了出口。

    现在、她终于可以,暗松一口气,扭头,质问对方原因了。

    眼前的人,她根本不认识,绝对不存在寻仇。

    那又是为何、对方对她苦苦围追。

    “桀桀、小蝶儿、此言差矣,首先,你们可没救我命,其次……我可没杀你那所谓的“琉璃姐姐””

    飞环轻轻嗤笑,似是想起了那男扮女装的滑稽之人,若不是自己所修功法,差点、也被鱼目混珠了。

    “你是装的?!”

    慕容蝶声色微微冷了下来。

    “啧啧、果然,小蝶儿还是一如既往地聪明。”飞环悠悠扬唇,眸彩贪婪地滑向慕容蝶那湿了娇躯的玲珑模样。

    慕容蝶本就具有大家闺秀的温秀贤良,肤白貌美,若不是因为年龄的原因,她怕是又一个拥有红颜祸水命格的女子。

    然而,此刻尽数湿身的她,身体的曼妙体现被展现地淋漓尽致,一头披着雨珠的长发贴至腰间,竟给她平添了几分妩媚。

    是以不禁看痴了飞环。

    “不要叫我名字、听着恶心!”慕容蝶蹙眉,精致的小脸因嫌弃深深地扭作一团。

    飞环一滞,不怒反笑,笑容阴阴地看向她,邪邪道。

    “是吗?本少还有更为恶心的、小蝶儿有兴趣试试吗?”

    飞环抿嘴淡笑,眸底蓦然一寒,俶然拔剑,毫不怜惜地朝着慕容蝶刺了过去。

    如此绝妙的女子,用她的命,正好助他功法大成,到时候,他倒要看看飞毅那个自以为是的臭小子还敢拿什么和他斗。

    哼!

    少主之位算什么?

    待他功法大成之日,他要整个天下都在他脚下匍匐。

    ……

    抬头、邪九看了眼犹自阴沉的天空,此刻,雨势已经渐渐消停了下去。徒行一夜的邪九微微辨识着方向,伸手,拨开身前的密密麻麻的草丛。

    出去!

    他必须要快点出去,追上那群人的下落。

    这也是为何王妃命他极力率先退走的原因。

    可、邪九抹了抹饥肠辘辘的肚子,本想停下来找些吃的,可想到王爷王妃,一想到那正在等待救命良药的他,他便忘了饥饿。

    他寻了一块稍稍安全的地方休息片刻,拿起水壶,喝了几口清水。

    而包裹水壶边缘的一袭白色手绢亦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上面,一个娟细精致的“蝶”字透过微风,轻轻飘起一抹馨香,他不仅轻轻闭了闭眸。

    突然、他猛然拔剑,朝着身后的异样挥去。

    剑身凛至,一条宛如枝丫粗壮的蛇便被他劈成两断。

    “这么小、就这么凶?”对于这种给他们带来深深困扰的爬行动物,邪九简直算是深恶痛绝了。

    原来、那条蛇虽小,却也在追着一只手掌般大,浑身雪白的小兔子。

    她肯定会很喜欢。

    邪九抿唇,伸手就朝着那雪白兔子抓去,然而,他快,兔子的速度更快,见势不妙,拔腿就跑。

    巧的却是、它似巧不巧地一只爪子正好卡在了那条白色纱绢中,然后……一袭白影飘过,水壶应声而倒,那抹白娟像是白旗般随着兔子飘了起来。

    邪九一惊,下意识身形速展,追了上去。

    其实,这么短的距离,他若偷剑,势必能一击命中。

    可、看着那甚是灵秀可爱的小兔,他眉眼不由得弯了弯。

    相必、她一定会很喜欢。

    这小东西跑的还真快。

    不多时、邪九随着它竟不觉追了几公里,等他意识到的时候,竟然哭笑不得地发现自己竟然误打误撞出了丛林,看样子,他倒是应该感谢下这只小白兔。

    然而、他刚一抬头,空气中一道戾风划过,下意识挥剑,空中的利器也被他挡开,生生插在了温润的泥土中。

    可、当他扫了眼那插在泥土中的银粉色利梭时,双眸俱震。

    若是他没记错,这粉色银梭,应该是王妃特意为蝶儿打造的兵器,一头暗藏百根毒针,一头带有救命宝药,那上面,一朵淡粉色蝴蝶草丛盘旋,看上去愈加的栩栩如生。

    这只蝴蝶,还是当初她闹着要自己亲手雕刻上去的……

    蝶儿!

    猛地抬头,邪九双眸宛如充血般死死环顾四周,屏息凝视,静静听着周围的声音。

    蝶儿、你千万不能有事儿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