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喂喂、小尾巴、这里、这里。”

    晦暗阴沉的天空,厚重的雨雾彻底吞没这片天际,而在这阴沉诡异的云雾下,一道黑影宛若燕子般轻盈略过,自一条庞大身形的巨蟒身前一荡,一番,消失而去。

    而那巨蟒也似受到了极大屈辱,几番追逐着。

    “果然难缠。”

    高速移动中的慕流川急促喘息,望着身后乌泱泱的一片,脑袋登时一大。

    扭头、望向那雨雾中淡淡的倩影,根骨分明的玉指,透露着她紧张的心绪。

    莫邪……

    要挺住啊。

    不要让她所有的心血付之东流。

    慕流川心下无限祈祷着。

    回身、流眸轻抬,薄唇深抿地看着面前的一众蛇影,唇角一勾,迎了上去。

    他或许内力不及莫邪,武功不胜龙千翊,但……他的轻功却甚为了得,用来和这群畜生周旋片刻还是可以的。

    加油啊。

    在心底,他也为那个还未放弃的她深深祈祷。

    突然……

    就在这时,慕流川侧眸微微瞥见一道不小心偏离了大部队的黑影,几番试探,竟阴差阳错地朝着慕容夜的方向悉悉索索钻了过去。

    “夜儿!快躲开!”

    慕流川神色骤然一紧,大吼道。

    蛇群众多、光靠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彻底吸引全部的注意力。

    他这一吼,那条巨蟒更像是受到了某种鼓舞般,蛇尾盘旋,吐着腥红的蛇信便围了上去。

    ……

    躲开吗?

    慕容夜清眸如水,俏丽的面颊上,不断接受着雨水与汗水的冲刷。

    在那条蟒蛇朝着她扭头试探而来的时候,她便已察觉了危险。

    或许她可以选择第一时间逃开。

    那可是、莫邪便注定了成为蛇王的大餐。

    在哪里、在哪里?

    清眸似霜,慕容夜目光灼灼地盯着莫邪,手中的银针一遍遍尝试着。

    事关重大,她已经失败一次了。

    这一次,她一定要慎重。

    务必、准确找到蛊毒的凝聚点。

    冷静……一定要冷静……

    她低声道。

    一遍遍告诫自己。

    终于、她猛然潋唇,绝艳的双眸陡然爆发出璀璨的光芒。

    找到了!

    银光飒飒,手上的银针瞬间送到君莫邪心口。

    这一次、君莫邪一口鲜血自口中无意识溢出,原本乌青泛白的面色陡然多了一丝丝红晕。

    成功了?!

    慕容夜心头一热,整个人宛如泄了气的皮球般悄然松懈了下来,身体的全部力量也在心结放下的时候,彻底松散下去。

    “夜儿!小心!”

    远处、慕流川看着她身后陡然张开血盆大口的巨蟒,目眦欲裂,整个人宛如疯了一般冲向她。

    可、下一刻,他看到了她的笑容。

    带着点点氤氲,扬起的唇角竟是那般温柔。

    夜儿……

    这一刻、竟混恍然过了一个世纪这般漫长。

    孩子、对不起你了。

    慕容夜心下微叹,目光贪恋地望着面前男人的俊逸轮廓,请原谅她的自私。

    ……

    “哈哈、这畜生竟敢对我们未来的小世子出手?老铁们,你们说,该怎么弄它!”

    就在慕容夜打算彻底将莫邪推开之时,阴沉的雨雾,突然传来一道豪放不羁的戏谑声。

    “烤了、”空中、一道人影闪掠而至,朝着近在咫尺的蛇头冲了过去。

    “哈哈、是个好主意、这场烤蛇盛宴,就当是咱们送给未来世子的礼物吧。”

    空气中,几道黑影电光略过,朝着不远处的蛇群扑了过去。

    “邪王卫?”

    慕流川一愣、他们不是跟着龙千翊撤退了吗?

    “是你?”

    慕容夜回头,看着身后悍不畏死替她迎上巨蟒的邪卫,他、正是正是自己蛇口救下的王铁。

    “王妃、谢谢了。”

    遥远相望,王铁冲着慕容夜感激点头,虽不明白为何王妃会出现在这里,但、从她先前誓死亦要保护王爷的一面便足矣看出她对王爷的深情。

    扭头、王铁咧嘴大笑,露出森森白牙。

    “畜生、老子老了!”一声怪嚎一声,一抹嘴角的血迹,迎面朝着巨蟒冲了过去。

    正面迎敌?

    慕容夜大惊。

    听着耳边那愈发爽朗不羁的笑音,心中陡然暗道不好。

    然而、还不等她反应。

    不远处,那巨蟒火速缠绕上王铁,而王铁似是早有预料般疯狂咆哮,面色通红,整个人宛如气球般鼓了起来!

    不好!

    他这是要自爆?

    慕容夜凛然而立,大声急切制止着。

    然而、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老铁们、我先走一步了!”

    只见他朗声大笑,桀然舒然的神色就好似他要去昔日旧友畅饮一番。

    “呯!”

    漆黑的雨雾中,一道火光冲天而起,如蛆附骨的火焰更是处于巨蟒的七寸脉,巨蟒咆哮着,嘶鸣着,妄图将这可恶的火焰自身上熄灭、然而……下一刻,它眼前一花,硕大的头颅便彻底落入那猖獗的食人花口中……

    “哈哈、你这家伙。”

    雨雾中,有人大笑,身形微展,朝着面前的一群蟒蛇冲了过去,口中还兀自洋洋自得道。

    “等着我、看老哥给你来个串串。”

    这般说着,他如电身影,猝不及防地撞向一头巨蟒,整个身体犹如气球般诡异鼓起,朝着场中那相撞的两蛇速然而去,嘴角之上,微微扬起一抹悠然自得的满足。

    “住手!快住手!不要这样用这种方式!”

    雨雾中,慕容夜眸色腥红地呐喊着。

    俏影疾动、她前一刻刚打伤一名邪卫,将其从自爆中救了下来,下一刻,就见他不计伤痛地再次冲了上去、周而复始,生生不息……直到,沦为远方夜空那一抹灿烂烟花。

    为什么?

    这一刻,她心里就像是倒了五味**。只能眼睁睁看着仅剩的邪卫面带微笑地沦为无限火焰……

    “他们……是在用他们生命诠释着他们的尊严。”

    慕流川悄然现身,一手轻轻搭在慕容夜肩膀上,轻叹着,神色肃然地望向远方蔓延一片的火海。

    他们、是名震天下的邪王卫。

    是沧源的神话、世界的传奇。

    也是君莫邪一手塑造的骄傲。

    他们、果然没令他失望。

    邪王卫、果然自古不孬……

    ……

    低头,慕容夜朝着身后一片无尽火焰深深鞠了身子,再抬头,一扫伤痛布满的眸子,轻轻揩了眼角的一行热泪,她轻轻莞尔,微微握拳道。

    诸位、一路慢走!

    我慕容夜在此发誓、定将那陷害于你我之人抽筋剥皮,挫骨扬灰!

    雨势不断变大,而那灼灼的火焰依旧不断不熄地灼烧着,火苗跳动,像是在朝着慕容夜微笑。

    深深潋眸,慕容夜最后看了眼这片铁血火海,扭身,带着莫邪与慕流川彻底消失在这片地域。

    飞毅、

    愿你千万不要死在这热带丛林啊。

    心下冷笑,一抹狂澜嗜血的杀意由内而外自慕容夜心底蔓延开来,所过之沿,令的一众丛林的土著瑟瑟发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