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风、你说,这就是我们与沧源的差距吗?”

    龙千翊凝眉,深深地望着远处那豪迈不羁的一道道身影,暗自思索。

    沧源的士兵勇猛不羁、视死如归。

    而反观他们星宇,祖祖辈辈的辉煌又积累了多少子子孙孙的贪婪呢?

    ……

    “呯!”

    又是一剑

    君莫邪了绝一蛇,脚步微晃,身形凛动,朝着远处速掠而去。

    突然、脚下一滑、脚下的蛇顿生嘶鸣,体内的蛊毒顺势而来,他眼前一黑,无力地倒了下去。

    顺着漫天雨水,他轻轻莞唇,余光扫到蜂拥而至的众蛇,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深深的满足。

    他的夜儿、此刻应该平安了吧。

    一念至此,他抬头,极目远眺。

    他想再一次,看看她离开的地方,即便、那里已经彻底没有了她的身影。

    “夜儿?”

    然而、下一刻,看着远处浩浩荡荡的人群、他神色微微呆了呆。

    准确的说,那不是人群,而是一群群人高马大的花株、张着血盆大口,露出里面森森的牙齿。

    “莫邪!”

    慕容夜娇音暴喝,锁龙索猛然触至一头巨蟒,身形一闪,宛如炮弹般急速而回。

    “夜儿、小心!”

    巨蟒自然也察觉到了慕容夜的举动,顿时转变了目标,朝着她咆哮而来。

    君莫邪猛地咬牙,强忍着体内冰寒与燥热相交的两重生死,他猛然一跃,在蛇群即将缠上慕容夜之时,先一步抱紧了她。

    然后借助锁龙索的回制力,双双被甩了出去。

    “你怎么回来了?!”

    君莫邪的眼底有惊喜,有诧异,更多的则是气急败坏。

    “混蛋!”

    他不说还好,一说这个,慕容夜一记粉拳当即毫不客气地呼在了他脸上。

    含着热泪咆哮道。

    “你想让我孩子刚出生就没有父亲吗?!”

    一手轻轻抚摸过那熟悉俊逸的轮廓,慕容夜的视线在触及他那头银白色的如瀑长发之时眸中一滞,由衷闪过一丝心疼。

    果然……

    和她预料的一样。

    “这次、是你喜欢的银白色了。”君莫邪一手紧紧抱住她,眸彩微溺道。

    “我们走!”一手揽过她,君莫邪借助锁龙索的力道,尽力一跃,瞬间跃开了数百米。

    地上、一众食人花的队伍与巨蟒狭路相逢。

    两者均是热带丛林不同地域的霸主,在自己的地盘可谓无敌,可正是由于机缘巧合的缘故,在此相逢。

    生机消逝的食人花,狂暴腥怒的巨蟒,两尊强敌,到底孰强孰弱呢?

    “夜儿、你。”看着那浩浩荡荡扑过去的食人花,君莫邪神色一呆,低头,如渊凛眸静静地凝视着怀中的女子。

    尽管一身狼狈,可那双眸子依旧精彩绝艳。

    她、怕是又吃了很多苦吧。

    她忍受的、又何止很多?

    另一边,将食人花引过去的慕流川展身而回,看着相拥的两人,他叹息的神色却是担忧地扫向慕容夜看似平坦的小腹。

    那里面、不知那个小生命可还存在?

    直到现在,他都还记得夜儿执剑冲向食人花丛林的一幕。

    他拉住她、朝她怒声咆哮道。

    “难道你不想要孩子了吗?”

    而她、却是血眸静眸,淡淡地扫了他一眼。

    “他在、我和孩子就在。”

    “他若不在、我和孩子还有存在的理由吗?”

    “我不想让我的孩子、没有爸爸……”

    她静静诉说着、冷静地就像是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眸底的疯狂却是令的慕流川一身冰寒。

    他想、也就是这一刻,他将心底那本不属于他的情愫彻底封存了吧。

    有些人,一开始就注定了她的归属。

    ……

    “嗷呜”

    “嘶”

    大雨倾盆,丝毫没有半点颓势,而食人花与巨蟒的战斗却逐渐陷入了白热化状态。

    食人花虽毒性强烈,数量居多,奈何它们均是被慕容夜隔断了生机,一路吸引过来的,长途奔波,几乎耗尽了它们精力。

    而面对巨蟒那强悍的攻击力与防御力,它们无法做到第一时间将其吞噬,久而久之,败退得一定是食人花。

    远处、低沉的嘶鸣声不断而来,蛇族的大军正在逐渐赶来。

    “不行、我得去帮它们。”

    慕容夜蹙眉、扫了眼局势,食人花太过劣势,怕是于他们不利啊。

    若是无法达到牵制作用,那他们不就等同于回到了一开始的艰险困境吗?

    “夜儿、我去……”

    君莫邪怎会看着她去冒险,当即抽剑而去,却在运息之时,身躯一颤,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流川、流川!”慕容夜当即失了心神,慌忙大喊。

    慕流川快速上前,紧皱着眸子的面庞愈发凝重。

    “蛊毒攻心……”他沉了面色。

    慕容夜亦陡然间面如死灰。

    做了这么多、还是无法留住他吗?

    这辈子,难得遇到一个值得她珍惜的人,她不愿就此看着他离开啊。

    突然、她抬头、双眸中悄然闪过一抹暗茫。

    “如果、麻痹了整个心脏、会不会延缓蛊毒的爆发。”

    慕流川悚然抬头、宛如见鬼般看向慕容夜。

    木讷地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理论上、应该可以……”他面色极为难看道。

    “可现在……这种彻底麻痹所有神经的毒药,我们要到哪里去找?”

    慕流川也不知怎的,就和她一起发疯了。

    “用这个……”暮流川神色微顿,自怀中玉**悄然抽出几根银针。

    这、是她用先前伤人的那只死僵尸猝毒的银针。

    “你、”慕流川倒吸了口冷气,暗自后退了一步,“疯了、疯了、你这是疯了、你会害死他的。”

    慕容夜却不为所动,感受着君莫邪愈发冰寒的身体,她抬手,轻轻抚过他面庞。径自喃喃道。

    “莫邪、能听到吗?”

    “我、我想听听你的意思。”

    慕容夜神色痛苦地看向他。

    而今,死马当活马医,或许,会直接令他猝死。可,若什么也不做,等蛊毒彻底蔓延到他心脉,那就真的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了。

    怎么办?

    第一次,慕容夜整个人仿佛陷入无穷无尽的焦灼。

    “夜儿、动手吧。”

    “不要怕。”

    在她陷入挣扎之时,君莫邪竟强忍着蛊毒的侵蚀开了口,手掌微伸,轻轻握上她柔软的手心。

    傻瓜、死有何惧。

    我只怕这辈子不能活着陪在你和孩子身边。

    他的夜儿在为他们的未来赌、他又何尝不愿意呢?

    生也罢,死也好。

    他至少不曾后悔过。

    慕容夜抬眸、双目氤氲,神情万分地看向他,良久,终于是重重点了点头,手中的毒针,间不容发地送进了君莫邪的心脏。

    君莫邪猛地一抽,一口鲜血自嘴角溢了出来。

    “莫邪!”

    慕容夜慕流川双双大呼。

    失败了?

    慕容夜悚然一惊,刹那间整个人如坠冰窖。

    原来、到最后,竟是她亲手送走了他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