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邪卫的一声惊呼,顿时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慕容夜低头、有些难受地抚着小腹。额头上渗出的早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下落的雨水了。

    巨蟒、还真是难缠啊。

    若不是她出发前留了一手,利用前世所学制作了几枚土炸弹,今天怕是还真得交代在这里了。

    映着雨水与火光的冲刷,巨蟒的挣扎也即将接近尾声。

    很快、“轰”得一声落地,水花四溅,一些血渍也喷到了慕容夜脸上,她顿感觉有些恶心。

    低头、她诧异地看着自己腿部的血迹。

    一种难言的心痛顿时浮上心田。

    “夜儿、”龙千翊率先赶到,心疼万分地将她搂在怀里,细心用内力为她调养着。

    君莫邪也在邪九的帮助下迅速到了慕容夜身边。

    一众邪卫则是双眸腥红地拔剑而上,悍不畏死地阻扰着那一条条妄图靠近的巨蟒。

    看着一名小小女子屡次为了他们身陷险境,他们真的愧为七尺男儿。

    “小夜儿、你哪里有不舒服?”

    慕流川也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一手搭上她脉搏,一边愁眉紧锁地询问道。

    “我、我不知道……就是觉得浑身有些乏力、还有……一点恶心。”

    看着那令人触目惊心的血红,慕容夜神色呆呆道。

    她突然有点害怕。

    曾经她数次死里逃生也从未有过这般心悸。

    她这是怎么了?

    看着她有些惊慌的神情,君莫邪有些万分自责地轻轻抱住了她,轻声安慰道。

    “她到底怎么了?”回头、一计冰眸递给了有些走神儿中的慕流川。

    慕流川这才反应过来,苦涩勾唇,神色间是一抹难以名状的失落。

    “她、有喜了。”

    龙千翊狠狠咬牙、腥红的目光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目光灼灼地看向君莫邪。

    眼眸深处、竟是无法掩藏的害怕、畏惧。

    她有喜了。

    她竟有了君莫邪的孩子!

    他在触及到她的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异样。

    即便很微弱,可在她纤若的身体内,的的确确还存在一个细微的小生命。

    一瞬间、龙千翊只觉天上的大雨仿佛化身为一道道如刀利剑,刺得他难以喘息……

    “你、你说什么?”

    君莫邪猛地一愣,他几乎忽视了龙千翊眼中看向他的敌意,迫不及待道,又急不可耐地看向慕流川,在得到后者确认点头后,他依旧是满脸震惊。

    目光柔和地看向夜儿平坦无波的小腹。

    孩子、那里、是他君莫邪的孩子。

    “听到了吗?你有了我们的宝宝。”

    回头、他手心轻轻摩擦着她面庞,神色间尽是满足。

    真好、

    若有一天,他不在了,有这个孩子的陪伴,她也不会太过孤单。

    嗜情蛊的毒就像是一枚定时炸弹,就连他,也无法预料自己的生命。

    ……

    孩子吗?

    慕容夜神色愣愣地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

    那里、有一个属于他们的生命正在逐渐成长。

    怪不得、她会越来越脾性无常。

    怪不得、她会经常反胃。

    怪不得、她看到血迹的刹那会惊慌失措。

    原来……是她有了宝宝了。

    “她、她、她现在怎么样,有危险吗?”

    她突然伸手,猛地抓住慕流川问道。

    “胎儿尚不稳定,以后、你要更加注意,这次暂且保住了、下一刻,怕是没这么幸运了。”

    敛去面上复杂的神色,慕流川叮嘱着。

    孩子没事儿啊。

    慕容夜心头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扭头、清澈的眸子温柔似水凝望着君莫邪。

    十指相扣,相对无言。

    抬头、二人极有默契地看向远处尚在靠近的巨蟒,眸底间是毫不动摇的坚定。

    宝宝放心,妈妈一定带你平安出去。

    下意识低头,温柔地抚摸着小腹,即便她的孩子尚且太小,不存在胎动,她依然十分满足。

    轻轻莞尔,借着慕流川的帮助,她站了起来,扫了眼已经阴沉下来的天空,听着四面八方而来的“嘶鸣”之音。

    果然、该来的都来了。

    这些热带丛林的野兽、怎么也不舍得放过他们这些到嘴的肥肉。

    看着周围愈发靠近的危险,君莫邪抱着她的手臂微微紧了紧。

    一路上、她将他保护得很好。

    而这一次,是该他保护她们母子的时候了。

    低头、他神色淡然地看向两条僵硬如铁的腿。

    若是他强行打通自己四肢,会不会在短时间内借助嗜情蛊,助她们化险为夷?

    “龙千翊、”君莫邪挥手,一道檀木而制,雕刻得十分精致的盒子便到了龙千翊的手上。

    龙千翊下意识接了过来。

    神色猛然一亮,错愕万分地看向君莫邪。

    他给他的,正是至尊石。

    还是经邪王玉开启之后的至尊石。

    “护她离开。”

    唇瓣微喃,君莫邪神色贪念地凝望着正在指挥中的慕容夜的背影,仿佛要将眼前这抹倩影,深深印刻在骨子里。

    眸眼微缩,龙千翊心头俱震。

    半晌、他沉声点头。

    就这样,原本昔日棋逢对手的二人,彼时有了一样的默契。

    “邪九、流川、你们先护送夜儿先走,待我与龙千翊引开众蛇,就与你们汇合。”

    君莫邪握了握拳,尽量让自己的语气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

    ……

    另一边、一道泛着血色横波的血兰湖面,此刻,千万的雨滴“噼噼啪啪”汇合而至,溅起无数艳丽水花。

    “少主、您还在等什么?”

    一名白衣老者躬身将一把伞撑在了白衣少年身上,目光疑惑地扫了眼不远处那片号称“死亡之地”的丛林,纳闷道。

    “一个邪王、一个神算子,杀叔,你可千万不要小看了他们。”

    白衣男子清然勾唇,抬头,露出了他那熟悉的容颜。

    不是飞毅是谁?

    “当然、还有那名叫夜的姑娘……应该就是前几日闹得沸沸扬扬的邪王妃吧。”

    飞毅悠悠开口,他的眼神中有赞赏,有欣慰,更多的,则是浓浓可惜。

    那般优秀绝丽的女子,可惜却是名花有主了。

    “飞环那边有消息了吗?”

    突然,他微微蹙起眸子开口道。

    “没有、似乎遇到了一点点麻烦。”他身边的老者皱眉道。

    “哼、那个满脑子只有女人的废物,就知道他靠不住。”飞毅冷然勾唇,哪里还有那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不过还好、幸好有这群冤大头了,让他们替我们牵制住血兰花的守护者,我们倒是减少了不少伤亡。”

    飞毅抿唇莞尔。

    “快速打造木船,渡河、这一次,血兰花务必不能有失!”他猛地喝道,清润的眸子闪出一抹炙热。

    血兰花、那可是有望长生不老的传说之花啊……怎能让他不为之疯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