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从这里、穿过一处深林、就是血布泊、而血兰花、应该就是在泊海之后的魂天崖。”

    “当然、我们即将穿越的深林、极为危险、里面不仅沼泽遍布,荒草猖狂,就连一些寻常美艳的花儿,可能都会有致命的危险。”

    “所以、我奉劝大家,千万小心。”

    飞毅手上拿着绘制娟图,冲着众人解说道。

    “飞毅小哥、有这么万全的准备,我看、那血兰花,你是志在必得啊。”

    慕容夜半抱着膀子,笑语嫣然地挪移道。

    “还是说……这幽冥之森你早已极为熟悉了。”

    红唇微启,慕容夜琼眸微潋,淡然地把玩着细长的马尾,丝毫看不出她的故意。

    她身后的龙千翊与君莫邪闻言却是深深一滞,别开了眼睛。

    虽然他们对这飞毅也甚有怀疑,可、但看着慕容夜一路上连枪夹棒的试探,就连他们都不禁为其心生怜悯。

    “夜姑娘严重了、在下与你们一样、家有病重老母,这才寻尽良方、只为一尽儿女之责。”

    飞毅悠悠道,面上尽是一副失落模样。

    “失礼了。”慕容夜冲着对方抱拳。

    却丝毫没有放弃追问。

    “敢问飞毅小哥父姓何处、师承何方?”

    无论是武功,还是医术,总归不会是凭生而有的吧、

    还有……飞毅只是并非是姓。

    他的手下一众尽数尊称他为少主。

    他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

    “抱歉、飞毅才博疏漏,不敢示尊师之名讳,以免有损吾师圣名。”

    飞毅抬头,神色似看向远方悠悠道。

    一句话算是断了慕容夜的试探。

    毕竟、人家都自贬身份,说自己没资格成为师之弟子了,再追问,倒是显得他们小气了。

    慕容夜微笑点头,转而行至另一端。

    “夜儿、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你这般怀疑于他、恐怕不太利于我们接下来的合作。”

    另一边,君莫邪轻轻拉住她,忧心劝解道。

    “……”慕容夜。

    “嗯、一路上,明眼人都能看出你对他的针对,这般小气,看起来可不是你的作风啊。”

    龙千翊难得地竟然和君莫邪统一战线数落起了她。

    “难道你们都不怀疑吗?”慕容夜秀眉紧皱。

    他对这里、与其说是熟悉、不如说是了如指掌。

    而且、他的身上就像安装了雷达一般,所过之处,群蛇乱舞。连累得他们每每到了一个新地方都不得不再次逃窜。

    几番折腾,早已身心俱疲。

    而他们也在不知不觉间,顺着他给的路线偏离了原本太多。

    照这样下去、她们根本无法做到明天早上与蝶儿汇合。

    即便她已经派了数人回去通信、可她心里还是不安。

    每每看到那个飞毅冲她谦谦柔笑,她全身的鸡皮疙瘩便会尽数沸腾。

    “我们自然也怀疑,但、我们必须沉得住气、不能打草惊蛇。”

    见她蹙眉、君莫邪又不忍心将话说得太重,他轻轻上前,一手搂过她纤纤细腰,一手宠溺万分地捏着她脸蛋儿,无奈道。

    “你啊、怎么越来越像一个小孩子了。”

    君莫邪弯了弯唇角。

    他最近可是发现,他的夜儿,更感性、更活泼,行为举止竟愈发地像极了一个小孩子。

    虽不知原因、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她,更加令他迷醉。

    深深剜了他一眼,慕容夜原本神色间的幽怨神色尽被他这个温柔举措尽数化解。

    低头、盯着近在咫尺的精美玉颜,君莫邪轻潋眸子,旁若无人就欲吻上去。

    “呯!”

    “有蛇!”

    突然、就在他们二人即将唇瓣相接之时,龙千翊猝然而动,脚边儿一块石子便轻轻飞了出去,精准无缺穿过二人,打在身后的深从中。

    这其中、故意的成分显而易见。

    哪来的蛇?

    君莫邪冷然挑眉、无声的眸宇间尽是质问。

    慕容夜亦是勾了勾唇角,她正欲说话,余光却陡然瞥见一抹纤华。

    电光火石间,她身体几乎是下意识地将君莫邪推了出去、借助作用力,整个人向后倒去。

    “嗖!”得一声,锁龙索猛地定格在一桩粗壮的龙木上。

    蓦然回头、她冷冷望向先前他们二人所站之位。

    那里、是一只诡异的花、花蕊间腥牙暴咧,一口几乎彻底吞下了他们先前地方的土地。

    没错、是一只花、

    一只吃人的花。

    食人花对她来说也不觉得奇怪。

    只是、顺着那食人花的茎部望去,那里、有着一个不深不浅的齿轮印子。

    食人花都有自由的固定领地、不会特意离开太远。

    除非……

    是被强行折断、即便它们知道自己是黔驴技穷,可它们还是为了活下去不停地吞食猎物、直到……耗尽所有能量。

    结合她先前惊鸿之间瞥到的纤华。

    似乎、有人早已按捺不住了啊。

    ……

    “发生了什么?”

    这里的意外,很快吸引了大部分人。

    飞毅与慕流川相伴而来,看到食人花,众人均是面色煞白。

    “天呐、这、这是什么?这还是花吗?”

    慕流川脚步趔趄,行动极为奇怪,但这丝毫不影响他此刻的惊讶。

    “这是食人花、花蕊处均含剧毒、若被其吞下,不消半刻,便会化为一滩血水。”

    飞毅蹙眉解释着。

    深深地看了眼那奄奄一息的食人花,这才冲身后众人抱拳道。

    “诸位、此地看来也不安全了,我们也是时候穿过这片深林了,否则到了晚上、只会更加危险。”

    飞毅转身,神色异常认真道。

    在这四处还林之地、若是拖到深夜的确指不定还会遇到什么诡异之事,因此,慕容夜并未反对。

    她速身而回,与君莫邪十指相扣,乖巧地依偎在他身边,清澈的眸子却是一闪不瞬地盯着飞毅。

    “轰隆……”

    就在此时、早已闷热许久的天空陡然一个雷霆,一股热浪空前袭来,豆大的雨点说来就来。

    “天呐、这究竟是什么鬼天气、一会儿是巨蟒、一会儿是会吃人的花、现在又是漂泊大雨、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慕流川半侧着身子,埋怨道。

    “快点走吧。”

    瞅了眼远处那片乌云,这雨,怕是一时半会儿还停步了。

    他们必须在天黑前穿过这片深林。

    现在加上这突如其来的大雨,他们的行程似乎变得更加艰难了。

    “等等、”

    “流川、你、怎么了?”

    看着慕流川越发诡异的行为方式,慕容夜突然皱眉,叫住了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