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刚才、谢谢了。”

    众人动手、很快为林悦找了一块不错的墓地,热带丛林气候潮湿炎热,就算他们想将其尸骨还乡,怕也是臭了。

    如此,慕容夜只能收取他少许头发,与那钻石一起包了起来。

    起身之时,刚巧发现站在身侧的龙千翊,她不由得上前,轻声道谢。

    刚才若不是他、后果真的难以想象。

    “你我之间,何须言谢?”

    扭头、龙千翊一汪清眸在触及到她之时,悄然温柔了几分。

    轻轻颔首、慕容夜也不过分矫揉。

    正所谓大恩不言谢、这次,算她欠他了一个人情。

    说起来……

    曾经龙千翊说过要还给自己助他从莫邪手上逃脱的人情、那就是那时,她知道了寸心丹阳花的下落、为了方便日后将他控制,她……似乎还给他喂了颗毒药。

    慕容夜顿时一囧。

    回头、凤眸微眯,弯起一抹美丽弧度,唇角翘起,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那颗毒药、是假的……”

    隔着空气、她无声地扬着唇角。

    龙千翊一愣。

    就见她朝着自己狡黠一笑,脚步轻盈地离开了。

    果然、那颗毒药是假的吗?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龙千翊寂漠的神色间悄然勾起一抹了然笑意。

    “公子、如风很久没见你这么开心了,是因为夜姑娘吗?”

    一旁的如风笑道。

    “她真的很特别。”龙千翊轻轻喃语。

    “可、她是君莫邪的女人啊。”看着那早已离开的背影,再看看自家主子留恋的神色,如风心中黯然叹息道。

    ……

    “以后不准离开我视线半分。”

    刚一回到营地,身后,便被一股极其霸道的力量带了过去。

    清眸柔笑,慕容夜不做反抗地顺势躺在男人身上,伸手,一手把玩着男人的如瀑黑发,一手轻轻抵在其胸前,撑着自己脑袋悠悠欣赏着面前这帅绝人寰之人。

    真好,这是她慕容夜的人。

    “似乎银发更配你的气质。”

    久久打量着他的慕容夜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思索着。

    君莫邪性格冰冷,一头银发,倒是显得更为翩然冷酷,令人陶醉,加上他又时常喜欢搭配一身深蓝色衣袍,看上去,真的宛如人间谪仙。

    深眸一怔、君莫邪轻轻扯了扯唇瓣,眉宇间悄然闪过一抹悸痛。

    所谓银发、只是因为嗜情蛊的原因。

    现在它被尽数压制在双腿之间,对他的头部似乎已经没有影响,这样挺好,至少他不会再担心控制不了自身毒性再次暴走了。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啊。”话音出口的瞬间,慕容夜也意识到了不得体,忙腆着笑容,凑了上去,溜须拍马道。

    “你怎么都帅、真的。”怕他不信,她认真地竖起手指道。

    “放心、我会让你尽快站起来的。”

    在心里,她亦暗自对自己道。

    君莫邪伸手、神丝宠溺地将他拉入怀中,低头,唇瓣深深吻上了那令他心驰神往的柔软上。

    ……

    “蛇、蛇……蛇啊……”

    突然,就在二人一番激吻之时,外面陡然一片骚乱。

    邪卫的众人顿时显得有些自乱阵脚。

    “王、公子、阵营里面出现了大量蛇类。”

    邪九前来报告,想起先前王妃的嘱托,他警惕地环视了四周,这才改口道。

    蛇?

    慕容夜一个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迅速整理了稍显凌乱的衣服,看了眼神色幽怨的某人,忙不迭递上去一个香吻,这才匆匆出去。

    果然、刚出帐篷,地上触目所及尽是一些盘旋而行的蛇类,那样子、少说也得有成百上千条。

    有那么刹那,慕容夜恍若深处蛇窝。

    “怎么回事儿?”她快步走向正在指挥的龙千翊。

    她蹙眉、这些蛇虽毒性尚不致命,但胜在量多,一时间,还有些麻烦。

    “不知道、这些东西就像是凭空从地上钻出来一样,层出不穷。”

    龙千翊亦是一头雾水,群蛇出洞,这还是他第一次见。

    他明明命人在外围撒了驱兽粉,按理说这些东西应该对那些稍有忌惮才是,怎么会如此肆无忌惮呢?

    “或许、是又什么东西吸引了它们呢?”

    慕容夜凝眉、怀疑的目光悄然瞟向那被一众白衣护在身后的飞毅。

    似是注意到她的目光,飞毅略微恍神的神色微微正了正,朝慕容夜友好地点了点头。

    慕容夜亦不动声色地笑着点头。

    “你怀疑他?”龙千翊道。

    “你还记得先前慕流川有些戏剧性打在他身上的一拳吗?”

    慕容夜不答反问道。

    “流川内力不算高,可也不算太差,那一拳,他不经意几乎将飞毅当成了你们,用了全力,但飞毅不仅不避不闪地承下了,他身体里的力量似乎还给流川极大的反冲。”

    慕流川谨慎道。

    但是流川过于兴奋或许无从查觉,但一直紧盯着飞毅的慕容夜却没露过这个细节。

    这说明什么?

    飞毅的身手至少比流川要强,这还是不算他身后所带的那群人。

    “只是隐藏了实力、这……似乎很正常啊。”龙千翊蹙眉道。

    “当然不仅于此、这里土地湿润,我在事后前去林悦受袭的地方检察过,那里,除过林悦慌乱逃走的脚印、另一边儿的深从,还有一排掩盖在青荫之下的脚印……”

    “或许还有什么是我们忽略的。”

    慕容夜深深思索着。

    “那你为什么……”龙千翊看向慕容夜的神色愈发有些迷惘了。

    这么危险的人、为什么还要留他同路,这不是与虎相伴吗?

    “当然是为了血兰花了。”慕容夜轻笑,毫不介意道。

    “就算是各取所需喽。”她莞尔。

    当然、若是让她查出他们与林悦的死有丝丝毫毫的关系……桀桀、

    “准备转移。”这里俨然成了蛇窝,慕容夜只得命令众人转移阵地。

    临至飞毅身边时,她突然回头,笑颜如花般朝前者递过去一个天真灿烂的笑容。

    “飞毅小哥、看起来,你还真是讨小动物喜欢啊。”

    慕容夜弯了弯眸眼,状若促狭的笑容尽是试探。

    他一来、就上演了番群蛇出洞的盛况,让她丝毫不怀疑他身上藏了些令蛇类疯狂的东西。

    “夜姑娘说笑了、这凭空乍现的小蛇,可是让我糟透了心。”飞毅苦笑,一脸苦大仇深道。

    “我自小被蛇咬过,所以对它们可是怕得要紧。”

    “哦、那真是辛苦了?不知……飞毅小哥遇到的蛇,比之我们先前屠杀的那只如何?”慕容夜状若调侃道。

    “欸……那哪儿能啊、当年若是遇上这个、我怕早入蛇肚了。”

    飞毅夸张地笑着摆手,起身,继续收拾着帐篷。额头之间,却在转身时,泛起一层冷汗。

    这个女人、到底何方神圣?

    果然、这个人,非敌非友!

    他的身上、似乎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慕容夜深深地看了眼转身而去的飞毅,微微凝眉,心中暗忖。

    后面、不知道究竟还有怎样的危险在等着她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