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喂、姑娘别怕,在下对你们可是没有半点敌意啊。”

    为首的白衣男子约莫十七八岁,俊逸的面角上还带着尚未褪去的稚嫩。

    “在下飞毅、刚碰巧偶见诸位神勇、不知剩下的路上在下可否与你们相伴而行、一路上也算是有个照……”

    飞毅笑着上前,微微躬身,向着众人示好,俊逸的面庞在阳光下显得更为谦谦如玉。

    “不用了、我们不顺路。”

    不待飞毅说完,慕容夜便上前一步,俏脸微凝,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抬眸、慕容夜近距离观察着面前这相貌青涩却不失一副谦谦君子的和煦男子,清润的眸底闪过一丝由衷的警惕。

    “……”似是没料到慕容夜的犀利拒绝,飞毅尴尬一笑,随即神色恢复了正常。

    不过、显然他并不死心。

    环视一周、甚至扫过早已生逝的林悦,最后的目光却是久久定格在了君莫邪身上,流波一愣、悄然闪过一抹诧异。

    他难道认识君莫邪?

    慕容夜心下一沉、身体微微朝着莫邪的位置偏了偏,大战之后,他们尚处于疲惫状态,若对方真的是敌人、那、局势可就真的不妙了。

    “这位兄台可是患有腿疾?小弟正好对医术颇有研究,不如可容在下一试?”

    飞毅突然很感兴趣地盯上了君莫邪。

    慕容夜悄然微松一口气。

    看起来、对方只是对莫邪的腿有点兴趣。

    “不必了、谢阁下好意,本、我们这边有大夫。”

    君莫邪缓缓向着慕容夜走去,嘴角上扬,谢绝了飞毅的好意。

    自称本王习惯了、差一点,就又暴露身份了。

    显然,他和夜儿一样,对眼前的数十人亦心生怀疑、毕竟,他们出现的太过巧合了。

    一番折腾,君莫邪似乎连拄着拐杖都有些费力,不等邪九上前,一旁的龙千翊便看不过眼地搭了把手。

    君莫邪微愣。

    “礼尚往来。”冷面如常,龙千翊淡淡道。

    虽然他不想承认,但,若刚才没有君莫邪的介入。他一个人直面那条巨蟒,场面必然十分惨烈。

    君莫邪侧眸、霸道的讳莫如深地扫了眼面色淡然的龙千翊。

    “没有礼、何来的往?”

    说着、他生生错开了龙千翊,向着慕容夜身边走去。

    他是为了自己的女人,他可不记得顺手帮了谁。

    他只知道,那条蛇,伤了他的夜儿。

    所以、他杀了它。

    他的女人、他要自己保护。

    “真小气。”

    龙千翊毫不介意地抽回扬在空中的手,耸肩暗道,余光有些玩味儿地看向那执拗的背影。

    看来、他很介意第一时间挡在夜儿面前的人是自己啊。

    ……

    “都听到了吗?神医在此、各位、谢谢啦,打哪儿来的请回哪儿去。”

    见有人意欲抢自己的位置,慕流川当即从林悦的逝世从跳了出来,三步并作两步,气势汹汹地走到飞毅面前,神色极为挑衅道。

    “……”

    “我不是这个、意思”。面对着近在咫尺的慕流川,飞毅无奈地抹了把面上的唾沫横星道。

    “既然你也是大夫、相必一定听过“血兰花”的名头吧。”

    “血兰花?”闻言、慕流川满脸的不乐意尽数消逝,取而代之地是一副巨大的难以置信。

    他几乎瞬间捏住面前宛若小秀才般的少年,激动道。

    “你不会有血兰花的下落吧?”

    迎着慕流川惊喜目光,飞毅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欸、你小子、怎么不早说啊。”

    慕流川以男人之间的情意,捶了一下后者的肩头,表达着他内心的狂喜。

    血兰花、百年方才成熟,九年开一次花,花期最多维持十五日左右。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种花的花瓣中具有极强的生命活力,通过她配置出来的补药,不仅能重塑生命活力,甚至有可能断肢重生。

    飞毅一脸无辜、明明就是你不给我开头的机会。

    慕流川哪管那么多,他立马回身,宛如献宝般跑到了慕容夜面前。

    “夜儿、那血兰花……”直到此刻,他的心头亦是压抑不住的兴奋。

    那可是传说中的生命之花啊。

    看着他激动略带滑稽的模样,慕容夜也是忍俊不禁,轻轻莞尔,空明的眸子却在看向飞毅之时,不动声色地暗了下来。

    寸心丹阳花本是她们此番要寻之物,但,奈何她从未所见。只能靠着几分运气摸索着。

    她之所以在知道这里的地域信息之后,还愿意社险,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在热带丛林人迹罕见的地域,很有可能生长一种花、一种花株剧毒,花瓣成血红色的花朵。

    前一世、似乎在她死前,世界已经有科学家发现了这种植物,并且已经从这种植物中成功提炼出了可以延缓细胞衰老、重塑细胞活性的成分。

    虽然她只见过图片,但……名字似乎就是叫血兰花。

    本来她想、若是真的无望找不到寸心丹阳花,也可以碰碰这血兰花的运气。

    没想到、在这里,还真让他们碰到了。

    “王妃、未成熟的血兰花、自身花期很长,花瓣成金黄色,因此就有寸心丹阳花之称、所以……你明白了吗?”

    短暂的激动后,慕流川轻轻附在慕容夜耳边道。

    什么?!

    慕容夜登时一怔。

    回头、神丝错愕地看向他。

    “你怎么不早说?”

    原来她苦苦寻找的寸心丹阳花,只是血兰花的前身罢了、那这么说、血兰花的药效岂不是对蝶儿更好。

    “你也听到了、血兰花毕竟太多罕见了。”慕流川喃喃解释,他也没想到他们能刚巧撞上血兰花的花期。

    “夜儿、”君莫邪伸手,将她凝脂纤指攥在手心中,右臂轻轻绕过她纤若无骨的柳肩,轻轻捏了捏。

    “既然来了、那就一起见一见这传闻中的生命之花吧。”

    他微笑,更像是某种安慰道轻轻抱紧了怀中的人儿。

    “可、”再继续下去、或许还有更多人像林悦这样怀着巨大的遗憾饮恨而去。

    她抬头、神色复杂地望着面前男人。

    前面是生死未知、后面……是蝶儿的必死之命。

    或者、她可以一个人赌一赌……

    她思索良久,终是鼓起勇气看向了君莫邪。

    谁料,君莫邪猛地俯身,一个冰寒霸道的吻瞬间附在了她唇瓣间,辗转反侧,带着丝丝点点的惩戒之意。

    这个女人、竟然有这般危险的想法,该打!

    胸腔内瞬间被他霸道的气息所充斥,良久,唇分,慕容夜俏面有些红晕地低喘着,美眸微翻,斜斜扫向一旁的君莫邪。

    这个男人、怎么每次都能看透他的想法。

    可……

    慕容夜扭头,狐疑地看向飞毅一行人。

    应该相信他们吗?

    眼前名为飞毅的少年,看起来彬彬有礼,说话做事儿滴水不漏,少年该有的冲动在他身上似乎无从可见。

    这样的人、怎么看都有些可怕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