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奇怪、怎么会这么安静。”

    穿梭在一行丛林中,除过初初遇到过一些变异蚊虫的骚扰,慕容夜他们算是越发地顺风顺水了起来。

    一路上、气候也稍稍有了些温润。

    “王妃、安静多好啊,一路上,那些奇奇怪怪的声音还真渗人。”林悦笑容满面地凑了过来道。

    慕容夜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个邪卫,就是之前受伤大兵的朋友。

    但、警惕性、却是稍微差了一点。

    慕容夜负责断后,加上林悦这个话痨,她便很快知道了很多八卦。

    林悦看起来很开心,据他说,此行之后,他便会回乡娶亲,迎亲他少年时就曾爱慕的女子。

    他自小自卑、从未将心中的爱意透漏一星半点儿,他和她错过无数这才走到一起,能娶到梦寐以求的女人,林悦一路上似一只叽叽喳喳的小鸟儿。

    一会儿去那边溜达溜达。

    一会儿去那边吹吹牛。

    弄得最后,他走到那里,邪卫都是一副面带嫌弃地笑骂声。

    最后、他就一直跟在慕容夜跟前,滔滔不绝。

    “就地休整、半个时辰之后出发。”

    君莫邪低沉的嗓音传来,队伍顿时驻足,休整。

    慕容夜走了上去,看向拄杖而来的君莫邪。

    看着他那凝重的面色,果然,他也察觉了诡异吗?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龙千翊亦跟了过来,面色肃然道。

    慕容夜点头。

    “一路上、我们听到的虫鸣声消失了、而这里、看起来又似乎太过安静了。”

    就连是她,心头也不由得涌起一抹不安。

    过分的安静、只有一种可能、他们进入到了另类庞大生物的领地了!

    “那我们……”邪九与慕流川相互对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里的不安。

    可、寸心丹阳花,又是他们不得不冒险的存在。

    若没有它、那蝶儿……

    邪九眸眼微紧,下意识握紧了拳头。

    “啊、啊、救命、救命啊!别、别追我!”

    寂静的丛林中,一道惊悚骇然的声音猛然响起。

    慕容夜猛地回头、双眸似电般扫过一众邪王。

    “林悦呢?!”

    落音而动,她整个人如风般朝着那惨叫声初始的方向跃了过去。

    “他、他去、去方便了……”一名稍显瘦弱的邪卫打了个哆嗦惊恐道,王妃规定至少两人为伴。刚才、若不是林悦谢绝了他的陪伴,那此时……

    君莫邪等人亦是震惊,朝着声音发出的一林快速而去。

    “林悦!”

    慕容夜是第一个到达的,她刚钻出一片芭蕉林,瞬间便看到了双臂血淋的林悦。

    他满头虚汗,似乎受到了极大惊悚,左脚微跛,正慌不择路地逃窜着,听到慕容夜的声音,他骤然一喜,慌乱的眸眼中,陡然闪过一片欣喜。

    “王妃、救我啊……有……”

    “蛇!”

    看到林悦身后的庞然大物,慕容夜眉眼俱惊,生生倒吸了一口凉气。

    刹那间、林悦在离慕容夜还有数十米的位置彻底停了下来,那句没说完的字音深深湮灭在他无穷无尽的绝望之中。

    “嘶”

    刹那间、林悦只感脖颈一凉,随即便被一股巨大的疼痛所覆盖。

    “王、王妃、救、救我……”

    林悦拼命地挣扎,双眸因为强压的挤压变得血红一片,他紧紧咬牙、心中强烈呼唤着。

    他不怕死、

    他只是怕远方那个等他的女子会形单影只。

    “坚持住!”

    慕容夜在见到林悦的瞬间,就速展身形,朝他而来,当看到那身长十几丈的巨蟒时,纵然是她都生生吃了一惊。

    蟒蛇!

    她曾在热带丛林度过三个月的生死时速,很多次,她都是提前察觉了这类生物后,悄然避开。

    但即便如此,她有几次还是险险和它们有过几次近距离接触。

    可、眼前的这条、让她不禁庆幸,曾经的自己该是多么幸运了。

    这应该算是她见到最大的蟒蛇了吧、没有之一。

    疾步、快速、慕容夜几个呼吸间跃到了林悦身边,银梭挥动,电光火石间,她用尽全力朝着蛇之命脉刺了过去。

    “夜儿、小心!”

    身后、紧随而来的君莫邪等人看到巨蟒亦是身形俱震。

    慕容夜速度快,可那缠上林悦的热带丛林之王岂是寻常之辈,巨尾横扫,带起无数劲风向她袭来。

    慕容夜一惊、若是被这将近十几吨的东西打中,不死估计了残了。

    可、林悦近在咫尺、他的心愿也久想于耳。

    蛇的利器有两个、一是毒牙、二是它的缠绕。

    蛇是一个很有耐心的动物,它会先一点点颤上猎物,禁锢住他们的呼吸,生生绞断他们全身的骨头……方才会享用它们的大餐。

    若她顺势退下、下一刻的林悦必然有死无生。

    一切思绪只在短暂间,慕容夜猛地咬牙,双腿猛地揣在巨蟒身上,希冀能借到些许力量,刹那间“噗嗤”一声,银梭瞬间没入巨蟒身上。

    可惜、它皮糙肉厚,银梭只是稍稍戳破了它。

    但即便如此,它“嘶”地一声。

    松开毒牙之下的林悦,回头,蛇信冷冷地朝着自己,阴寒的眸子尽数暴怒。

    看着面前的血盆大口,嗅着那近在咫尺的腥臭味儿、饶是慕容夜也稍稍有些眩晕。

    就是现在!

    趁着这东西嘶鸣之时,慕容夜甩手,十八根银针朝着它血盆蛇口而去。

    “嘶!!!”

    巨蟒怒了,就算是慕容夜也能清晰感受到它的愤怒。

    回身、抽击、它硕大的尾巴横空绕过林悦,快若闪电般朝着慕容夜挥击而来。

    几乎眨眼之间,便到了慕容夜面前。

    糟糕!

    身体尚处于脱力阶段,没有支撑点,她根本走不了。

    依这畜生的速度,这么短的距离内。纵然她使用锁龙索也无法逃生。

    ……

    就在她下意识避开周身重要部位,迎接这重要一击之时,身体突然被一股柔和的力量一圈,缓缓带了出去。

    她用余光、瞥到了一袭银光俊逸的飒飒的风光。

    “龙千翊!”

    她大惊失色。

    看着推她出去、而致使自己迎上蛇尾的龙千翊。慕容夜心中一震,此刻的他、衣玦翻飞、双手握拳,鼓足全身的内力,朝着巨蟒轰了出去。

    “帮他!”

    君莫邪虽行动不便,但宝剑在手,他将全身努力尽数灌输在剑身,以一个极为刁钻的方向朝着巨蟒凛然而去。

    与此同时、邪九与慕流川亦是纷纷出手,试图分担龙千翊的压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