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热,果子给你解渴。”

    正午休息时分,邪九一手用衣服兜了包青红色小果,一手随意地蹭着面额,朝着一旁的慕容蝶咧嘴一笑。

    这丫头、身体明明娇弱多病,大病未愈。为了不影响队伍进程,这一路上,她竟一声不吭,坚韧挺着。

    看着她额尖儿不断渗出的虚汗,邪九看着难受,他也只能趁着休息为她摘点果子。

    “谢小九哥。”慕容蝶甜甜一笑。

    看着她纯美笑容,邪九甚至觉得空气中都飘着甜甜的香味儿。

    “小九哥、你等一下。”

    突然,慕容蝶在邪九即将转身的时候叫住了他,轻步上前,从怀中掏出一块绣着蝶字的手帕,温柔地替他擦拭着额头的汗渍。

    看着近在咫尺的俏丽容颜,邪九眸底的笑意顿失,面容微正,呼吸如常,实际却是方寸大乱。

    她、为什么她靠近他的时候,他会这么紧张和……开心?

    突然、他伸手,不明所以地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抚摸着那滑腻的玉骨,他顿感万千虫子蔓延至心,轻轻啃食着他。

    “……”慕容蝶也没想到邪九会突然抓住她,惊得她连忙住手,慌忙低头,手、却是没有丝毫要抽离的意图。

    盛夏虫鸣的热带丛林中,一对少男少女静相对而对,绿荫成片,花丛成林,景色甚为美好。

    ……

    “好哇、小九、果子你连老哥都不给,原来是要献爱佳人啊,啧啧、你这小九九打得可真好、你说、小夜儿若是知道了,你会是什么下场?”

    精美的气氛中,慕流川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突然响起,惊得慕容蝶顿时面红耳赤,慌忙抽回手,逃了似地抱着果子跑开,独留邪九神色稍显落寞地握着那粉白素绢。

    回头、邪九看向慕流川的眸子瞬间变成一副活泼不羁地痞里匪气的模样。

    “怎么样、小川子,你这是羡慕嫉妒恨了?”

    邪九丝毫不留情道。

    慕流川虽年长他几岁,但与他关系却十分要好,开些玩笑自然无伤大雅,谁让他吓走了蝶儿呢……

    “小九、你怎么称呼哥呢?”慕流川登时不乐,直接跳起来和邪九理论。

    “哥纵横花海无数、怎么可能会……”

    然而、慕流川趾高气昂的自夸还未说完,后脑勺便被人狠狠一拍。

    “纵横花海哈、我让你纵横花海!”慕容夜自后而上,纤纤玉掌恰到好处地偷袭了慕流川。

    “我让你嘚瑟、你不是纵横花海吗?怎么连一个果子都采不到。”

    慕容夜依旧不依不饶道。

    慕流川一惊,恍然逃开,一边逃,还不忘一边指着一旁幸灾乐祸看热闹的邪九。

    “小夜儿,都是这个小兔崽子,他把我采的花果都抢走了啊。”

    慕流川委屈道。

    可恨的这小子竟然还借花献佛,送个了自己的心上人、那可是他原打算送给她夜儿的啊。

    “王妃你看,他自己不行,还找借口。”

    “明明是他刚抢我果子,结果还吓走了蝶儿。”

    邪九抓着机会落井下石道。

    果然、他一句话落下,慕容夜俏脸顿黑,危险万分地看向慕流川。

    “真的吗?”

    “没有的事儿,他胡说、我怎么可能敢打蝶儿的主意呢。”

    “明明是他、我刚亲眼所见他在对蝶儿献殷……”

    “呯呯呯!”

    然而、慕流川祸水东引还未成功,迎接的便是新一轮彻底暴打。

    尘土飞扬中,他清晰看到了邪九冲自己抛起的得意眼神,这小子,是在报复自己坏了他好事儿啊。

    慕流川了然,转而神色迫切地看向慕容夜,只是,还不待他解释,慕容夜便又是“霹雳巴拉”一顿,一追一逃,瞬间在热带丛林一处稍安全地带上演起来。

    “小夜儿、你听我说,我算是看出来了,那小兔崽子……”

    “呯!”慕容夜反身后手勾拳。

    “那兔崽子对蝶儿……”

    “呯呯呯!”三百十六度侧前踢,慕流川直接投入了大地母亲的怀抱。

    不多会儿、慕流川徒显鼻青脸肿地地上躺尸。

    “欸、真凄惨……”

    琉璃荼翩跹而来,俏眸淡瞥,悠悠道。

    “哪里是惨、分明就是蠢!”

    龙千翊虎步龙倨,居高临下地瞥了他一眼。

    几天来,除了君莫邪与龙千翊的关系还比较微妙,其他人倒是相处得很好,尤其是龙千翊与慕流川,一热一冷,偶尔拌拌嘴,打发着无聊时光。

    “誒!我说龙千翊、好好说、不待这么人身攻击,说谁蠢呢!”被人说蠢,慕流川当即不悦。

    龙千翊撇嘴,瞥了眼地上的某二货。

    这傻缺,怕是此刻还不知道为何会被夜儿暴打吧。

    邪九和慕容蝶……

    这一路上,凡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夜儿一直试图给他们制造着二人世界,就连一些邪卫都选择悄悄避开,唯有这个傻缺,擅自搅和不说,还试图公然揭开这个秘密。

    即便是心知肚明的秘密,可为了照顾到慕容蝶的女儿心思……你说慕流川该不该打?

    可怜这货就是个木头脑袋,竟还枉称花丛高手!

    “喂、龙千翊,你给我说清楚。”

    慕流川侧着身子,不依不饶道。

    “不对哦、这才叫人身攻击。”趁他不注意,琉璃荼猛然一脚,踢在了前者的腿上,令得慕流川登时痛呼,怨声载道,所有的矛头尽数对准了琉璃荼……

    众人的嬉闹声顿时乱作一团。

    “接下来……是这里吗?”

    趁着慕流川等人的嬉戏娱乐之时,慕容夜拿来龙千翊手上的地图,指着一处空白、询问的目光纷纷看向君莫邪与龙千翊。

    龙千翊曾经也只到了稍前面的地点,因此,所绘地图有限。

    而据他所说的“寸心丹阳花”,曾也是他们一队人马唯一幸存者带回来的讯息,只可惜,那个人回来身中剧毒,没过多久就死了,所以他们只知道大致方向,而不知具体路线。

    “蝶儿的病无法再拖了、看样子,无论是龙潭虎穴,我们都得搏一搏了。”

    君莫邪面容淡然,温溺的笑容永远都是慕容夜最大的后盾。

    相互对视、默契一笑。

    慕容夜询问的目光扫向龙千翊。

    “嗯。”后者淡淡点头,虽然他承认非常不满他们二人的交流默契,但蝶儿对于他就像是妹妹,他没道理愿意看着自己妹妹身处险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