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深夜、两队人马跃镇而出。

    ……

    “老爷、星宇上面的赈灾款下来了,咱们这次要怎么弄呢?”

    “丽娘、你怎么打算的呢?”一间香韵萦绕、奢华靡丽的房间内,一位不惑男子抱着一名风韵犹存的美妇,缠绵喘息着。

    “老爷、这次、臣妾想利用这笔巨款,为我那娘家的弟弟在京城某个差事,这样一来……咱们的计划就更为天衣无缝了。”女子娇媚的声音断断续续道。

    “好、都听你的。”男子低沉大笑,搂着女人的手不由得狠了几分,痛的后者娇呼连连。

    “呯!”

    突然、就在二人缠绵悱恻之时,一道破窗声响起,令的一丝不挂的二人一惊。

    “啊、是明儿!”

    看到桌子上凭空出现的血淋头颅,女人先是尖叫,而后辨认出是自己儿子,当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男人面色震惊,强忍住上前捏起明儿头颅边的一封信,只是一眼,男人便心血一急,走了女人的老路。

    信的上面、只有“君莫邪、龙千翊亲至清平镇”寥寥数语。

    可、看着他们横死的儿子、他们几乎不用想,都知道迎接他们的是什么。

    长久以来,他们利用地处交界的优势,贪污受贿,鱼肉乡里。不仅如此,他们还霸占兵队,纵子行凶。却没想到、有一天报应来的如此之快。

    ……

    “李仙儿、你是李仙儿吗?是的话,你就点点头。”

    “王”府后院,慕容夜依着兵将口中的地址寻到那处于肮脏泥泞中的女子。

    女人几乎是匍匐在地,舌头被生生隔断,双眸尽毁。若不是王明为了更羞辱她,怕是连她这对耳朵也不会留下。

    闻言、女人身躯一颤,下意识地躬起身子,宛若蚕蛹般缩成一团。

    “别怕、我不是坏人。”

    慕容夜有些艰难道。

    面对慕容夜的真诚善意、李仙儿沉默良久,方才从呜呜咽咽中醒悟过来,用尽全身力气,猛地朝着声音狠狠撞击过去……

    “放肆!”一些人见这女子丧失理智地要对王妃不敬,便要冲了上去。

    慕容夜却是猛得伸手、一手制止众人,一手不顾李仙儿的撞击,伸手抱着了她。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若是普通的强抢民妇她或许还不算罪孽深重、可、当牵扯上官方权力,便是她们的失职了。

    原来、无论是在沧源,还是在星宇,这些打着官场旗号为虎作伥的人,怕是不在少数。

    李仙儿身躯一顿,剧烈颤抖着,嘶吼着,泪、却顺着那空洞的双眸无声而落。

    李大哥、孩子……

    终于、终于、等到了。

    想起那对自己关怀备至的夫君,想起那未曾出世的孩子,李仙儿心下深深叹息着。

    三年前、她们游行而来,落步清平镇,原以为这里是他们爱恋的开始。

    谁曾想、那个不羁纨绔公子的出现,结结实实将他们一家三口推向了深渊。

    低沉呻吟着、李仙儿挣扎着离开慕容夜,粘稠的长发顶在潮湿的地面,以头呛地,狠狠地在地上划什么,

    口不能言、手不能语,她可不只能以这般手法表述着心里的想法吗。

    死、

    慕容夜心神微震。

    看着地上那淡墨不清的字迹。

    “呜呜”

    很快、李仙儿用空洞无双的双眸紧紧“盯”向自己,呜咽呜咽地磕着头,万分祈求着。

    世上最悲惨的、怕是连死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吧。

    死寂的沉默中,只有那“咚咚”的磕头声络绎响起。

    “你若想生、我会给你、”张了张口,慕容夜试图劝阻她的话在见到她磕破的额角时戛然而止。

    心若死了、所有的荣华富贵又算得了什么呢?

    “好、我答应你。”慕容夜开口,沉沉道,双眸紧闭。

    第一次、她觉得杀人是这么一件痛苦的事情。

    ……

    “清平镇南靠佘山,理应归星宇所有。”

    议事厅内,龙千翊与君莫邪冷面对峙、低沉的气息令的邪九等人愈发压抑。

    “清平镇世世代代尽饮黄海泉、自当隶属沧源管理。”

    君莫邪冷面如斯、毫不动摇道。

    “什么你的我的、你们就不能联合管理吗?”

    死寂的空气里,慕容夜冷声而来,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二人。

    “王明不就是利用了你们两国不和吗?要是你们都不退让、那势必还会有周明、李明,花明……”

    慕容夜腥红着眸宇咆哮道。

    “……”

    “……”

    君莫邪、龙千翊面色均是一怔、余光有些游离地飘忽着。

    “那你说该怎么办。”龙千翊有些无奈道。

    君莫邪也将求助的目光投了过去。

    “既然你们谁都不服谁,那不妨就来场比试、以年为界、百姓作选。你们谁能带领百姓过上更富裕的生活、选择权自然交给清平镇的所有百姓、并且……坚决杜绝一切威逼利诱、官方拉拢……”

    唇瓣轻喃、一些近乎超越朝纲的一些句子自她口中传出,到最后、听得君莫邪龙千翊面面相觑,均看到了对方眼底的震惊。

    不得不说、慕容夜口中的民主自治,让他们在瞠目结舌的同时,也深深感到不可思议。

    一切交代完毕、慕容夜扫了眼若有所思的二人,这才缓步离开了。

    依他们两人的聪明,自己不难明白她的意思。

    在这个封建帝制的条件下,实行民主或许会很难、思想也很难接受,但、只要他们率先接受了、或许……以后的世界会变得不一样也说不定呢。

    没有绝对的公平、但相对的民主、至少给了人之尊严。

    无论是慕容夜,亦或是龙千翊,君莫邪,都不曾想过、今日慕容夜这一观念,会给日后的两国,带来了何种翻天覆地的改变。

    ……

    与此同时、不老山。

    “还有谁不服我继承宗主之位呢?”

    空荡寂冷的大殿内,星挽月一手轻轻把玩着手中那极为袖珍的匕首,一手状若疲倦地撑着脑袋,一双灵秀的眸子却是似笑非笑地扫了眼台阶下寒颤若噤的众人。

    ……

    “疯子、疯子啊!”

    一名站在血泊之中的长老,看着前一刻尚且对着自己笑语的老兄弟,此刻瞪大的那双惊惧之眸,他就像看到了死神一般,嚎啕大叫,仓皇而窜。

    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圣女疯了、他必须要逃走!

    “嗛、还有人啊。”

    见此、星挽月不耐挑眉,似乎也懒得看那人一眼,娇躯一转,直接是将身子背了过去。

    与此同时、手中的袖珍匕首却是凛然而动、嘶啦一声正中那老者后心。

    大殿中又是一阵冷气倒吸、所有人眼观鼻、鼻观心。至此,再无反对之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