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娘子、既然明少这么热情,看来,咱们今晚的住宿问题算是解决了。”

    君莫邪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唇。

    慕容夜抬眸、捕捉到某王爷眼底深邃的算计,她轻轻莞尔,乖巧点头,冲着王明的方向还不忘抛了个勾魂摄魄的媚眼。

    王明顿时神魂尽酥。

    送上门的美人,不要白不要。

    ……

    “诶、造孽啊、”

    见慕容夜等人亲自应了下来,人群中的一些好心人不由得怨声载道,一些人甚至试探着想上前提醒一下,无奈却被王明带来的手下阻拦在外。

    就这样,一行人宛如游玩踏青般跟随王明而去,不一会儿,便在东南山脚下依山傍水的位置找到了一处尚为壮阔的大宅院。

    门匾上、一个个大大的王字龙飞凤舞着。

    “小美人、请吧。”

    王明迫切的目光依旧在慕容夜与慕容蝶身上流连,下意识紧抿唇角,他几乎有些迫不及待地要将这俩绝色美人扑倒在怀。

    面对这般炙热的目光,饶是慕容夜也不由得心底泛起一股恶心。

    ……

    然而、众人刚一入府,一群群兵甲之士立刻围了上来。

    “这就是明少的待客之礼?”

    君莫邪似笑非笑地看着王明,没有丝毫的慌张之意。

    “小爷的礼数全部是招待美人的、至于你们这些没用的废物,小爷还是趁早送你们见阎王比较好。”

    王明自傲笑道。

    “你哪来的兵队?”看着眼前训练有素的士兵,慕容夜疑惑道。

    这里、似乎有些沧源着装打扮的士兵,也有……一些貌似是其他国家的,这里靠近星宇国,难道是星宇的?

    慕容夜疑惑,扭头看了眼一旁沉默不语的龙千翊,后者亦是一脸诧异。

    “桀桀、小美人、只要你让小爷高兴了,小爷就告诉。”

    说着、王明一双咸猪手冲着慕容夜就要抓去。

    下一刻。

    “啊!”

    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王明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那接近残疾的男子。

    “来人啊、给我上、把他们都给我剁碎了喂狗!”

    “对了、切勿伤了我两位小美人。”

    王明痛呼道、眉头团团紧蹙。

    他一声令下,所有的兵将执枪拿矛,朝着君莫邪等人而来。

    “慢着、你们可知、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谁?”

    突然、剑拔弩张之际,邪九一声戾吼,面带微嘲道。

    “?”

    “不就是一个半残疾的废物、难不成还是贵族公子哥?”

    王明不屑嗤笑道。

    “当然、若你真是什么王公大臣的公子哥,小爷倒是可以饶你一命,但是……小美人可得留下孝敬孝敬小爷……”

    王明得意洋洋道。

    “咻!”

    王明话音未落,只感面前一道戾风划过,他伸手阻挡,身形却猛然退了数步方止。

    停步、看着那静静躺在手上的璀璨玉佩,王明瞳孔骤缩。

    那上面、双龙汇聚,一个“邪”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邪、邪王、……他是邪王。”

    原本寂静的人群,顿时有了些许骚动。

    “安静!”

    王明登时不忿。

    “单凭一块玉佩、你怎么能证明?”

    别人尚且惧怕邪王,但王明可不怕。

    地处两国交界之处,他大可以小事化了。

    “本王不需要证明。”

    君莫邪淡淡开口,冷眸横扫,朝着大院中的沧源士兵道。

    “你们、还记得自己身上肩负的使命吗!”

    一声夹杂着内力的咆哮,令的众士兵心神惧荡,有些当场扔掉了兵器,惭愧万分地朝着邪王跪了下去。

    曾几何时、他们作为沧源边关的征服军,事何等的耀眼微风,可直到这清平县的县令与星瑶县的县令喜结良缘,他们原本崇高使命,就是被这一个二世祖深深欺压着。

    当沧源的地方官与星宇的地方官沆瀣一气,最受痛苦,却是那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多少次、他们亦从噩梦中惊醒,徘徊在厉鬼寻仇的阴影中。

    可惜、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他们的任务、就是即便拿命也要保护这位罪孽滔天的二世祖。

    此刻见到邪王、无论真假,他们都甚为欣喜,一些将士更是激动痛哭,涕泗横流着,宁可流血也绝不流泪的一众男儿,此刻脆弱得像是一个孩子。

    “一群废物!”

    王明有些恨铁不成钢道。

    转眸看向君莫邪,他傲慢的双眸虽有丝丝忌惮,但却还不会像这群废物便尊严尽失。

    “就算你是邪王又如何?小爷我可曾是星宇皇室的侍卫长、似乎,可不在你大名鼎鼎邪王的控制下啊。”

    王明继续得意道。

    “咻!”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再次自面前袭来,王明眼角一痛,嗷呜一声惨叫起来。

    又是偷袭?!

    王明怒火沸腾地看向自己打伤自己眼眶之物。

    那是一块金牌。

    金色的五芒星阵上,一个龙字显得格外霸气恢弘。

    “你、你……”

    王明颤抖地指向那面带银具的挺拔男子。

    在星宇、龙字金牌毫无疑问是皇室的象征,而……星宇皇帝唯一的继承人,龙千翊,似乎就是银面示人。

    不、不会这么巧吧。

    这一刻、王明不由得狂冒冷寒。

    沧源星宇历来不算太过友好,这两尊神有是棋逢对手的存在、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同一空间呢?

    不可能、肯定不可能!

    “星宇国卫何在!”

    然而龙千翊下面的一句话,彻底让王明面色惨白。

    “参见殿下、”同样涕泪横流的情形,依旧在星宇士兵这边上演着。

    “不、不可能!”王明摇着头。

    不行、今日的事情一旦败露,留给他的,一定是难以想象的惩罚。

    为今之计、只有……斩草除根!

    王明猛地咬牙,既然沧源和星宇的狗用不了了,还好他还有自己的家丁。

    “他们是假冒的、来人啊,给我上,拿下他们的头颅,小爷重重有赏!”

    王明嘶吼道。

    ……

    “看来、最后还是不可避免流血牺牲啊。”

    慕容夜轻轻叹息,刚才若不是顾忌百姓,他们也不会拖到现在,自然也不知道地方官府相互勾结的情况。

    “这群毒瘤。”君莫邪等人面寒如冰。

    “沧源将士……”

    “星宇卫……”

    两道咬牙切齿的绝傲之音同时响起,下一刻,原本壮丽恢弘的宅院顿时响起无数惨叫。

    ……

    “诶、可怜了那几个面容清秀的小伙丫头,看来,又是惨遭毒手了。”

    听着里面传来的惨叫,一些民众不由得臆测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