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来做什么?”

    君莫邪轻轻蹙眉、快速敛去心中震荡,漠然地看向这个眼前和自己血脉相连的男人。

    原本他以为他放下了,可当得知他为了自己耗费了全身内力修为时,说不感动是假的。

    “幽冥之森、地势险要、危机四伏、我、来送送你。”君尚威下马,神色有些微窘。

    “我们要走了。”君莫邪沉眸道。

    这下子,君尚威面上有尴尬,有担忧,也有一些隐隐父亲对儿子的怒意。

    非要把天聊死吗?

    慕容夜暗自无语,不由分说地将君莫邪推至一旁,而后嫣然一笑,冲着君尚威递过去一个鼓励的眼神。

    “你们慢慢聊、我再去做一下最后的检查。”

    说着、不顾某人那尖锐如刀的眸彩,逃也似的跑开了。

    “你很怕他吗?”

    看着她有些躲闪的目光,龙千翊皱着眉头走在了她身边,语气沉了沉。

    慕容夜神色疑惑。

    “既然怕他、为何不离开他。”如果是他陪在她身边,他是一定不会让她如此小心谨慎的。

    看着龙千翊的目光,慕容夜这才了然。

    勾唇、星眸汇聚,扬起一抹她专属的微笑。

    “不是害怕、是在乎。”她解释。继而开始最后的出行检查。

    是因为在乎?

    龙千翊不解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

    “莫邪、你是什么时候中的毒。”良久、君尚威这才开口打破沉默。

    “很久之前。”君莫邪轻微皱了眉头,一副显然不愿深聊的模样。

    “你、母妃……不是你、对吗?”

    君尚威面色一白、很久、很久之前啊,他这个父亲,到底是有多失职呢?

    提到母妃,君莫邪平静的神色终于出现了波动。

    抬眸、冷眼瞥了眼这个给了自己生命,却在自己最无助时候将他推向万丈深渊的男人、君莫邪嘴角嚅动许久。

    “是或不是、信不信,不都是取决与你吗?”

    嘲讽莞尔,他的目光近乎有些挑衅地看向他。

    母妃本是冷宫的浣纱女,出生卑微。若不是母妃与那沧源传奇大将慕容清愁的夫人关系甚好,这个男人,怕是根本不会正眼看母妃一眼。

    母妃所承受的所有欺凌,威压,他都一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至于他这个儿子、呵,他何曾记得过他这个儿子?

    若不是亲眼见证了自己“杀死”了母妃,他还不知道竟然长得那么大了。而他、第一反应却是想到了追杀自己。

    如果没有邪九父亲的拼死保护,幼年的他根本活不下来。

    而即便活下来的他,也被发配,不过是判了死缓罢了……

    “莫邪、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

    感觉到眼前这个儿子刹那间聚起的冷酷气息,君尚威心中一片懊悔,当年,若不是受了慕容狄的蛊惑,他又怎么可能会怀疑自己的儿子?

    那个可恶的老狐狸、若不是因为慕容夜的关系,他早就诛他九族,而不是放他告老还乡了。

    ……

    “王妃姐姐、我们舍不得你。”

    即将临别,小丫众人亦不舍地围了上来。

    “放心,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慕容夜微笑着捏了捏丁咛的小脸蛋儿。

    众人一一告别。

    “公子、要小心啊。”

    就在这时、一道淡青色的身影出现,却是之前许久不见的翠屏出现在了人群中。

    “哼、叛徒还有脸来?”

    “就是、我们王府可没有吃里扒外的人。”

    小丫与丁咛顿时冷言冷语。

    那次,若不是王爷找来证据,这个女人可就真的诬陷了王妃,亏王妃平日里待她那么好。

    “你们俩、话别说那么难听。”慕容夜回头,猝不及防给了二人一个暴栗,提醒着。

    “王妃……”小丫与丁咛顿时幽怨委屈地看向她。

    “你怎么来了?”慕流川原本风流浪荡的恣意神色顿时一滞,听着耳边那对于她的七嘴八舌,他亦是不动声色地沉了沉眉,心中突然有些烦躁。

    “公子、翠屏给公子准备了一些换洗的衣服。”

    周围的嘲弄声似让她的头埋得更低了,她仓皇上前,将准备好的细软递给了公子,转而踉跄回身,速度之疾,差点自己绊倒了自己。

    走到靠近慕容夜的位置时、她弯腰鞠躬,几乎将脑袋埋在了地上。

    慕容夜无言扶起她,这个傻丫头。如果换在那人是她,当初,怕也是别无她选了。

    ……

    “出发。”

    整顿完毕,君莫邪发令,冷酷的面色显得更加冰寒了几分。

    这让慕容夜不由得好奇他们的谈话内容了。

    难道他们关系越来越糟了?

    到了分配马车的时候,就稍稍显得有些争执了。

    为了加快速度,慕容夜只要了两辆马车,一辆是为了承载君莫邪,另一辆,则是为了众人休憩所用,毕竟、她们差不多还要连行一天半才能出了沧源国土。

    “哇、小美人、这辆粉妆美丽的马车是为本宫准备的吗?”

    琉璃荼突然伸了一个懒腰,悠然地走向那明显为女子准备的马车,继而回头,还不忘冲着慕容夜一番挤眉弄眼。

    “小美人、本宫只允许和你同榻共眠哦。”说着,抬脚就欲上去。

    “……”

    “有你啥事!”

    慕容夜揉着脑袋,忍受着全身的鸡皮疙瘩,丝毫没有顾忌“某女”的身份。揪着耳朵就给踢到了一边儿,痛的琉璃荼登时哇哇大叫,她们这一闹,倒是让原本沉郁的气氛稍稍缓和了许多。

    “蝶儿、你进去休息一下,等你醒来,估计我们就到边关了。”无视那叽哩哇啦的某殿下,慕容夜回头,笑容宠溺地望着慕容蝶。

    耐不住姐姐的执着,最终慕容蝶只能选择上马车,临进去时,她还不忘回头,看着此行除了姐姐唯一的女子琉璃荼。

    “琉璃殿下若是不嫌弃,可否与小女子同承一车?”温文尔笑,慕容雅颇有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姐姐似乎和她关系很好,也是因为,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关系,让二人之间关系生隙。

    “小美人、本宫倒是想啊、就怕你姐姐不愿意……”琉璃荼媚眼如丝,极度幽怨地看了眼慕容夜。

    这个极度护妹的疯女人,怎么可能会允许他和她那宝贝妹妹处于同一个空间下。

    “怎么会、姐姐很温柔、善解人意的。”慕容蝶笑容微滞,解释道。

    温柔?琉璃荼顿时无言撇嘴、一副你是没见过你姐姐暗夜杀戮的血腥一面。

    “琉璃殿下想与小妹同车而行吗?”慕容夜笑意淡淡回头,开口询问道,但那眸底的冷冷威胁却是像在说,你丫敢同意,我就立马把你扔出去。

    “不、不了、本宫还是喜欢策马扬鞭的自由。”琉璃荼立马别开了眸子。

    这样啊、不明所以的蝶儿稍稍有些失望,长途漫漫,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邪九、你与蝶儿同车。”就在她黯然之时,慕容夜开口道。

    慕容蝶心下微喜,众人却是神色大惊。

    尤其是邪九,瞬间宛若听错了什么一般。

    “王妃、我身骨硬朗、即便纵马三日三夜都问题。”邪九错愕,示意他根本不需要。

    “这是命令!”慕容夜扭头,大有一副逼良为娼的意思道。

    “还是说、你要让我给你拆筋扒骨、将你送上去?”

    “……”邪九登时打了个寒颤、求助的目光看向王爷。然后后者直接是避开了他的目光。

    无奈、他只能在众多略微低沉的笑音中进入那极损身份的马车。

    ……

    “王妃这是咋了?”

    一进马车,邪九就朝着慕容蝶吐槽了起来。

    疑惑摇头,慕容夜也是一头雾水,不过,心里却是对姐姐甚是感激,能与他并肩而处,她便已经很是满足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