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翌日、车马铃铛、所属人马尽数准备完毕,慕容夜这才命人唤来了蝶儿。

    此时、蝶儿一身大红棉袍,纤长的脖颈间围着一匹雪白的貂毛围脖,整个人看上去更有气色了几分。

    蝶儿的病无法耽搁,她便只能令她随行,当然、为了保险起见,她不仅命邪九在其身侧保护着,还特地找来慕流川这个假半仙随时预备着意外。

    当慕流川得知要随着这群倒霉人前往幽冥之森时,纵然他各种冲着君莫邪咆哮,奈何某重色轻友的王爷就是置之不理,他只能两行清泪,无言悲苦着。

    除此之外,君莫邪还调集了精兵五十、其实他想要更多点的,但是被慕容夜拒绝了,幽冥之森她虽然没去过,但、亚马逊丛林她曾有所领教,在那种地方,人多,并不代表是优势。

    日出东方之时,龙千翊这才一袭银装,一具银面而来,灿烂的朝阳散在他身上,为了他镀上了一层七彩氲光,那模样,颇有一副踩着五彩祥云的模样。

    只是不知道、这般优秀的男子,他的真命天女又会是谁?

    食色、性也。慕容夜不由得看得有些痴了。

    “不许看!”

    突然,身侧一道强悍的力道袭击来,下一刻,她便跌至某人坚实的胸膛,感受着她令人熟悉的气息,不由得嘴角轻咧,无言翻着白眼,暗骂着小气。

    “花痴!”

    正在这时、一道清亮而不失妖媚的女音响起,慕容夜几乎下意识打了个寒颤,若有所思望了过去。

    正巧看到那一身绝彩粉妆,扑灵扑灵的琉璃荼。

    惊得她差点眼珠子没瞪出来。

    “你来做什么?”

    慕容夜无语道,那夜,许多有心人怕是已经识别了他真实性别,他现在竟然还敢顶着女装疯玩,难不成是上瘾了?

    “小美人、本宫欠你一个情,你看,你是决定要我此番随行呢、还是逼得我只得肉偿呢?”

    琉璃荼娇媚一笑,捏着尖锐的嗓音,冲着慕容夜不怀好意笑道,惹得慕容夜浑身鸡皮疙瘩。

    “好了好了、你开心就好。”

    她慌忙挥手、逃也似的朝着龙千翊笑脸相迎而去。

    没办法,这里面,只有这尊神是她重金请来的,她可一定得态度好了,不能得罪了大神。

    “嗯、”面对着她的热情,龙千翊却是浅浅微哼,神色有些游离。此刻他眼前似乎还浮现着她先前看向自己的目光,有羡慕,惊艳,赞许,还有一点点的陶醉,虽然只是一瞬,却也令得他心际颤动。

    慕容夜微微皱眉,怎么感觉这尊神兴致不高啊,反而是他旁边的如风看到自己甚是亲切。

    很快、人员聚齐,到了出发的时刻了。

    慕容夜看着王府前另一条极度宽阔的路,又扫了眼余光不经意间瞥过去的莫邪。

    她知道、他心底之间或许对他有些期待。

    她蹙眉、抬头看了看天,奇怪啊。昨天她明明亲封书信命邪九送达了皇宫,没道理那皇帝老儿今天不出现啊。

    “出发吧。”

    君莫邪开口,率着浩浩荡荡的一行人便欲出发。

    慕容夜有些不甘、这可是一个缓解他们父子恩怨的机会,她不想就这么放弃了。

    “诶呦!”

    突然、就在即将上轿时,她突然捂住肚子叫了起来。

    “哪里不舒服?”

    果然、她这嗷呜一嗓子,立刻将君莫邪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他立刻出手,冷眉微皱、搭上她脉搏。

    然而、慕容夜却实在是低估了自己这嗷呜一嗓子的后果。

    不仅是莫邪一手拽住了自己,她的另一只手,亦是被另一只大掌握住了。

    握着她的人,正是龙千翊,以至于就连她都微微有些惊了,他先前可是近乎在领头的位置,怎么顷刻间就瞬移而来到了自己身边。

    至于琉璃荼与慕流川均是纷纷下马,面色忧心上前。

    慕容蝶在邪九的陪护下也凑了过来。

    慕容夜心中顿时微苦。别啊、她就装个病,你们至于围这么多人吗?

    还一人拉着她一只手,这样还让她怎么捂着肚子装病啊……

    “放手!”君莫邪锋眉微挑,语气冷凛道。

    冰寒的气息却是尽数将龙千翊笼罩。

    另一边、龙千翊抬眸,银光飒飒的面具下,那双睿智坚毅的眸子丝毫没有半点退缩。

    空气中、一股极致之寒悄然飘荡了出来。

    慕容夜蹙眉、他们两个人,桀骜冷酷的性格有时候还真是像,而此行,她最怕的也是他们俩闹别扭,毕竟,她还有事儿求着别人啊。

    这般想着、她回头,试图用眼神劝服莫邪,却被后者的一计极度霸道的眸光彻底断送而去。

    那冷戾的目光似乎就是无声宣誓着他的主权。

    她无奈回头、目光苦恼地对上龙千翊,谁知龙千翊微微耸肩,别有深意地弯了弯唇,那笑容,似乎在说,是你让我来的。

    几番挣扎、她有些绝望了。

    “喂、你们到底谁懂医术啊!”

    二人对峙间,慕流川不由得无语蹙眉,插言进来道。

    二人回头,均冲着他狠狠瞪了过去。

    “……”慕流川,我做错了什么?

    正在这时。

    “莫邪。”

    一道焦急却不失威严的声音响起,慕容夜面色登时一喜,终于来了啊。

    声音的主人正是君尚威,只是、今日的他并非一袭龙袍,取而代之却是一身褐黄色衣袍,上面,巨龙流窜,亦是将他的英气衬托了出来。

    此刻的他、与其说皇帝,不如说他更是父亲,眉宇眸间,他终于流露出了那属于父爱的慈祥。

    声音出现的刹那,慕容夜也是趁着身边二人的微愣慌忙将手抽了出来,笑着“痊愈”躲避一旁。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愣了愣,尽数行礼。

    而由于莫邪腿脚不便,无形中却是免了礼数,至于龙千翊与琉璃荼则是微微欠身,算是行礼,其他人则是一律行跪拜大礼。

    当然、自然也要排除慕容夜。

    跪舔跪地,跪父母,是她慕容夜的一贯准则。

    “平身、平身、我今日不是以帝皇之尊而来,而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

    慕容夜的不敬他并未放在心上,说来,若不是她这个儿媳,或许他和他这个儿子的心结怕是越结越死了。

    一个“我”,不仅显示了君尚威的诚意,也令得众人心惊。

    就连神色波澜不惊的君莫邪,深眸汇聚,陡然掀起无限巨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