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莫邪的蛊毒暂时得到了压制,可蝶儿的伤却再也无法搁置,一连多日,慕容夜都皱着眉头,着手准备着一切事宜。

    幽冥之森、她无论如何都要去赌一把。

    准备的时间差不多用了一周,这一周,她除了陪陪莫邪,练练兵,顺手给他的训练场稍加改进之后,剩下的时间,便是经常与莫邪带着蝶儿与慕容毅等人外出游玩。

    即便时令临至立冬,君莫邪依旧找到了一处春暖花开的风水宝地,看着与慕容毅和邪九相互玩耍,嬉戏笑颜的蝶儿,她愁眉微锁,轻轻倾身至身后人的胸膛。

    君莫邪抬手,坚实的臂膀紧紧地圈住了她。试图给她力量,连日来,只有他,能清晰地透过她看出她的紧张和落寞。

    “她会没事儿的。”轻轻低头,下巴温柔地抵在她脑袋间,他开口,语气异常坚定。

    寸心丹阳花。

    纵然搜寻了整个大陆,他也势必不会让她失望。

    “不止她、还有你。”

    感受着那最温暖最实在的鼓励,慕容夜侧头,像个贪恋温柔的小猫般在他怀中又拱了拱,继而认真道。

    无论是寸心丹阳花,还是那世界上绝无罕见的幽冥花……她都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他们两个,她谁都无法失去。

    有时候、她不经意间瞥见镜子里眉宇温柔的自己,都恍然错愕。

    这一世、她有了太过牵挂,太过不舍、不知不觉间、她似乎习惯了成为他身边的女人。

    这份美好固然难得、但……连日来那似海深渊,滔天火焰,还有蝶儿血衣凛冽时的撕心裂肺、每一幕,恍若近在眼前。

    怕吗?

    曾经那个孤独喋血、桀然一身的她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现在变得有些畏畏缩缩、胆战心惊的她,不是她怕了,只因在乎的变多了。

    清眸流动,她目光坚定地看向他。

    他们、就是她无论如何都想要保护的人。

    “傻瓜、不用担心我。”

    “这辈子,我可没有放过你的打算。”

    君莫邪扬眉溺笑,剑眸柔潋,万丈星光尽数洒在她身上。

    相互对视、他们均看到彼此眼中的不离不弃的情意。

    慕容夜无言咧了咧了嘴,眉眼俱弯。

    ……

    夕阳余晖,将他们彼此相拥的身影越拉越长。

    “那天晚上、你说、你不属于这个世界、是什么意思?”

    远远地、一道疑惑男音衔着阵阵冷风越飘越远……

    “如果,我说……我不是慕容夜、至少不是你们所认知的慕容夜,你相信吗?”

    沉寂很久,虚无缥缈的空气中悄然飘出一道声音。

    他不言、只是用更加坚定的臂膀抱住了她。

    从他早先收集而来的信息而来,他已有端倪,但、无论是谁、只要他抱住的是她就好。

    她的心、她的人都是他的、至于灵魂来自哪里,还重要吗?

    ……

    慕容夜空闲的时间也去看了凤姑他们,起初见到那几乎横跨整条街琉璃阁,她险些觉得自己看花了眼。

    直到凤姑将琉璃阁新晋人员的名单交在她手上时,她的震惊早已无以复加。

    起先有了蝶儿的灵计,不少人流离失所的人都纷纷选择加入琉璃,再加上有皇室的支持,琉璃阁瞬间成为京城第一势力。

    里面的文武双全的女子,几乎瞬间成为沧源争相效仿的对象。

    看着如火如荼重建着琉璃阁的众人,慕容夜也没想到这么快,她设想的暗夜组织便初见成效。

    只是……

    这样真的好吗?

    就像一块失水过多的海绵,在突然遭遇了巨大水源的时候,它也同样失去了灵便的代价。

    念头不过是电光火石间,慕容夜叹息着,她现在缺的正是这股力量。

    只可惜、要让这群人完全成长起来,时间怕是还很漫长。

    此刻的慕容夜从来没想到、那场突如其来的滔天巨浪的卷入,彻底将这些人大浪淘沙,洗筋栰骨、一些人一跃成为一代雷霆君王、而更多的人、则徒沦为一抔黄沙。

    为了方便琉璃阁的建设,慕容夜和大海雷霆等人商量了很久,提出一些建实行意见,这才和他们告辞。

    皇城一处幽静却不失荒凉的别苑、慕容夜推着君莫邪,时不时为了顾及夜风,将棉袍紧紧地为他裹作一团。

    “就是这里吗?”

    龙千翊所在的位置。

    慕容夜开口询问。在沧源没有什么是邪六那小子查不出来的。

    “进去吧。”君莫邪面沉如水道。

    慕容夜看了他一眼,无奈走了上去。

    临近立冬,天气骤降,她一个人来就可以了,谁知这丫非要跟来。

    敲门后,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一袭俊逸,银面蓝冠,气质非凡的男子。

    “你来了。”

    莞尔淡笑,对方沉稳的语气,显然是九待多时。

    你来了、

    龙千翊所有温柔视线尽在慕容夜身上,那身侧的英俊男子,却是被他有意忽略了去。

    “本王欠你一个人情、自然得来。”

    君莫邪冷声嗤道。

    凛冽的夜色中陡然火药味儿十足。

    “喂、我说、能不能请我们到屋里、这里很冷啊。”

    慕容夜半抱着臂膀,牙齿微微有些打颤道。

    见此、君莫邪与龙千翊一上一下的冷芒交汇,却难得沉默了下来。

    龙千翊后退了一步,带着二人进屋。

    ……

    “寸心丹阳花、小千,我记得你说过你在幽冥之森见过。”

    一进屋,慕容夜近乎有些迫不及待道。

    龙千翊点头,表示他可以帮忙同往。

    视线淡瞥,瞧见那轮椅之上的桀骜男子,他眉头微蹙,寸心丹阳花是他与夜儿很早之前的协商,若只为了这个,她怕是也没必要特意见自己吧。

    还是和他一起。

    “嗯……小千、我们之中,只有你顺利去过幽冥之森,你能不能做我们此行的向导啊。”慕容夜微微笑道。

    “向导?”龙千翊疑惑。

    “就是帮忙带路。”慕容夜解释。

    “好处呢?”龙千翊顿时化身成一副市侩小人的模样。

    其实,她就算不说,他也会亲自跟去,幽冥之森的恐怖,世上难见,他是在不放心她。

    “至尊石。”慕容夜还未答话,一旁的君莫邪却冷然开口,深邃的目光凉凉瞟了过去。

    他不想她欠他人情。

    “成交。”龙千翊抬头,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即便坐着轮椅却依旧不失英姿霸道的男子,眸眼深眯,几许明灭闪寂,应了下来。

    至尊石、的确是他此番而来的目的。

    至此,幽冥之森的前行计划尽数准备完毕,等待的、便是明日的第一缕晨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